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玄学大师惊险日常+番外(下)作者:致西禾

时间:2019-05-05 11:10标签: 异能 爽文
此很少有人知道详细。 宋燚闻言,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孙汉游咳嗽一声,道:上古神裔录记载的是各路神仙。其中有一篇是专门讲金乌的。书上说,上古时期,帝俊生有十只金乌,某日,十只金乌全飞到天空,致使江河干涸,草木枯萎,生灵涂炭。巫族后裔见此,
此很少有人知道详细。”
  宋燚闻言,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孙汉游咳嗽一声,道:“上古神裔录记载的是各路神仙。其中有一篇是专门讲金乌的。书上说,上古时期,帝俊生有十只金乌,某日,十只金乌全飞到天空,致使江河干涸,草木枯萎,生灵涂炭。巫族后裔见此,怒而s,he日,十只金乌,仅保全一只。但是书中另注,相传有一只金乌掉落商丘地带,被三皇之首燧皇所救,至此跟随在燧皇身边,据说那只金乌就是断了一足。”
  三皇五帝的传说宋燚有所耳闻,可是传说中的金乌真的有可能就是梦中的黑鸟吗?宋燚想到一点,问道:“金乌怕三昧真火吗?”
  “哈?”孙汉游差点以为他在看玩笑,“金乌连凤凰火都不怕还怕三昧真火啊?三昧真火连给金乌饶痒痒都不够啊。”
  想到梦中被三昧真火烧的遍体鳞伤,却未使用太阳j-i,ng火的黑鸟,宋燚心里有些怀疑,难道只是与金乌有些相像?
  话说另一边取饭回来的姜半夏,半路居然和霄殿的易陵游遇见。
  姜半夏原想装作没看到,闷头就走,结果易陵游直接拦住他。
  姜半夏深吸一口气,抬头笑道:“易修士,请问有什么事吗?”
  易陵游看了眼他的帽子,道:“你的帽子有固定的法门,平时没人理会,但是上了比拼台,会被看台上的各派掌门看穿。为了不引起注意,你最好拿掉它。”
  姜半夏差点怀疑他看出了什么,小心问道:“你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个?”
  易陵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玄门很多道医都会养一些植物类的小妖,但是没有人会用锁灵术锁住小妖的灵气,能动用锁灵术的,都不是凡品。玄门有好些长老寿元将近,他们可不会心慈手软。”
  这通莫名其妙的话把姜半夏完全搞糊涂了,还没等他细问,易陵游转身就走,那一刻,姜半夏脱口而出,“你是谁?”
  易陵游停住,但终是没有回头。
  姜半夏嘟囔一句:“莫名其妙。”
  于是,怀揣着心事的姜半夏忧心忡忡的回到舍馆。
  孙汉游老远就闻到了饭香,他迎上去,把姜半夏手里的饭盒接过。
  季蓁因为身体虚弱,现在正在昏睡,不好叫醒她。
  于是宋燚给她留了饭,剩下的饭菜三人坐在院子里吃。
  姜半夏吃的心不在焉,于是把偶遇易陵游的事说了。
  “宋处,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宋燚和孙汉游对视一眼,孙汉游收起笑脸,面色有些凝重。
  易陵游此举,一是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和夭苏恋人必定有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无法确定。
  二呢,他是主动示好。如果他不说,到时候姜半夏和夭苏很有可能会暴露,即使他们不知道夭苏是神,也会知道这是宝贝。玄门如今危机重重,任何意外都有可能让他们完成不了任务。
  现在一想,或许当初他执意要求比医术,也是帮姜半夏呢。
  只是,既让他们知道他的意图,又不明确告知身份,这又是要做什么?
  思索完利弊,宋燚决定,就按他说的。
  夭苏还在沉睡,孙汉游撤走先前留下的术法,发现没有法术的遮掩,夭苏的气息反而更自然,顿时安心了。
  夭苏是神,即使陷入沉睡,神魂不全,可是护体的本能还是在的。
  很多动植物都有一种与环境同化的本能,夭苏作为神,自然能力更强,在没有法术的保护,她会自行转换气息,眨眼间就成了一株略有灵气可以隐形的植物,完全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特殊事务处三人脸都绿了,合着之前都是多此一举,差点弄巧成拙。
  吃过午饭,孙汉游算了算时间,很有可能快到他了。
  因为孙汉游64号,姜半夏78号,而季蓁还未苏醒,舍馆离不了人。
  所以孙汉游道:“这样吧,我一个人去,反正打不过我就认输,等比完了我就回来看着季蓁,宋处你再带着小半夏去,他头上那个可是不安定的□□,就算预测没事,但是不看着可不行。”
  宋燚想了想,同意了。
  两个时辰后,季蓁就自己醒了,除了肚子饿,没有其他不适。
  姜半夏把饭热一热端给她。
  吃完饭,季蓁终于觉得j-i,ng气神回来了。
  见宋燚和姜半夏还担心的看着她,季蓁放下碗,在院子里走了几步,“我没事了,你们别担心。对了,孙哥什么时候比试完?我们要不要现在去看看。”
  结果说曹c,ao曹c,ao到,孙汉游垂着脑袋推开院门。
  见他脸上有淤青,姜半夏跑过去给他看伤。
 
 
第81章 
  “怎么弄成这样?”
  孙汉游张嘴, 结果扯到痛处,嘶了一声,“还不是苍绛。”
  孙汉游气极, 他都认输了,结果苍绛还是没放过他, 不比玄术,反而劈头盖脸的揍。
  见到季蓁,他努力笑, 可是脸上有伤, 就形成一种怪异的表情。
  孙汉游回来, 意味着比试很快要到姜半夏了。季蓁已然苏醒, 并且伤痛全无。
  作为亲人, 她肯定是要去看比赛的, 于是三人看着孙汉游。
  孙汉游咬咬牙,“我也去。”就他留下, 别人还以为他怕了,不敢见人了呢。
  于上午不同, 比拼台周围的人群明显少了。
  姜半夏稀奇,“怎么人少了这么多。”
  孙汉游没好气道:“第一轮比试, 很少有旗鼓相当的对手,看了一上午三招克敌, 一招制敌的, 估计看烦了吧。等着吧, 决赛的时候, 看客比上午的还要多,那才叫j-i,ng彩比试。”
  特殊事务处几人听取了易陵游的意见,现在姜半夏头上没戴帽子,夭苏隐形发间,就算她突然苏醒,只要不开口说话,就不会让人察觉。
  幸运的是,来此之前,趁夭苏苏醒,他们便叮嘱,如是说话,就用神识交流。
  比试台上方滚动辐条慢慢轮到姜半夏。
  比试当然希望自己赢,但是枪打出头鸟,特殊事务处有名声在外的宋燚,现在要在加一个季蓁,已经吸引了看台上众大佬的眼光,不必节外生枝,所以对姜半夏并不要求赢,尽力而为就行。
  另一边。
  茅萱早已经比完,输给了符门的宫润。此时她待在易陵游身边,表情略显难看。
  易陵游根本没有在意,听到廉容报自己名字时,对茅萱说了句抱歉,直接上台。
  徒留茅萱在原地跺脚,“我又不是不帮忙,只是想让你陪我去蛊门玩几天又怎么了嘛?”茅萱说着说着就掉了泪:“干嘛这么直接拒绝我,你又没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不能追了。”
  话音消失在风里,该听到的人早已离开,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上台的时候,姜半夏很是紧张,怕头上的夭苏被人发现了,也怕自己在比赛时出现失误。
  可是当真正站在易陵游对面后,他就不怕了。就算是输,也不能未战先怯,给特殊事务处丢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