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朝露(下)作者:非木非石

时间:2019-01-30 09:26标签: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无量,学校重金从美国挖来的。 梁瓷笑说:没有。 王鸣盛看向她:什么没有? 她眉头舒展开,漫不经心说:没有什么用得上用不上,老师任用都是学校的安排,就算他真看我不顺眼也不能怎样。顺眼多看两眼,不顺眼少看两眼,课题组有矛盾的老师多了去了,基本都保
无量,学校重金从美国挖来的。”
  梁瓷笑说:“没有。”
  王鸣盛看向她:“什么没有?”
  她眉头舒展开,漫不经心说:“没有什么用得上用不上,老师任用都是学校的安排,就算他真看我不顺眼也不能怎样。顺眼多看两眼,不顺眼少看两眼,课题组有矛盾的老师多了去了,基本都保持着看不上又干不掉的状态。我们只要不走仕途,相互之间也没多大的把柄可以被拿捏。”
  王鸣盛逗她:“你们学校的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就是那个……尹什么的女人,四十来岁的年纪不是挺厉害的?长得还不错,你应该向她学习,当然,漂亮归漂亮,比你是差远了。”
  梁瓷云淡风轻的扫向他,“没这个野心,我上学本来就是想图清闲……学校里虽然没有官场斗的厉害,但也风起云涌的。我那天还听容曼说,某个领导说降职就降职了,一下子降职那么多,不是被使绊子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有件事不言而喻,当着那么多看笑话的人面前,想要留在学校,势必得厚着脸皮,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才行。”
  王鸣盛本就不太希望梁瓷走行政化,这句话不过是试探,看看她有没有这份野心,如果梁瓷真要走这条路,王鸣盛是及不看好的,前途坎坷不定倒是好说,他要赖着她的话,以后势必得被扣上吃软饭的帽子。
  他总得引导着往更明朗的方向发展,不能渐行渐远。当即放下心,往前凑近,搂住她。
  梁瓷的酒劲减少了许多,不过脸依旧红扑扑的,就像熟透等人采摘的苹果。两人对着眼,王鸣盛忽而拉着她往怀里带,缠绵了许久,没有往那方面进一步。
  他说:“原来你喝多了会脸红?”
  梁瓷说:“不是,喝多了会热。”
  他问:“现在还热?”
  她回:“好多了。”
  他又问:“真好多了还是假好多了?我看你脸上红晕一直没消。”
  “那是因为紧接着洗了热水澡。”
  “也是。”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动作,梁瓷没像往常一样态度坚决的表示嫌弃,反而多几分留恋。大概真是酒j-i,ng作祟,人比之前大胆,还比之前敏/感。
  刚才就被撩拨起感觉,扯到工作上的事感觉很快烟消云散,眼下又有点不淡定。
  头脑一热直接坐起来骑跨到他身上,王鸣盛被这个动作吓一跳,卧室的灯已经关了,他睁开眼看过来,窗帘故意没全部拉上,留了一条缝,冬日的月光打进房间,床前银光闪烁。
  他唇角上扬着,两个胳膊枕到脑后,问她:“怎么了?”
  梁瓷被男人问醒,抬腿又要下来,王鸣盛压住她,小腹往上一抬她失去平衡,扑倒他胸膛。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淡淡的酒气裹着沐浴露的馨香扑鼻。
  王鸣盛轻嗅两口,某处渐渐觉醒,掀被子盖住她,上下抚了抚。
  低声问:“想要了?”
  梁瓷肩膀微微一缩,咬唇不说话,死活不说。他往上抬身蹭了蹭,“你还没主动过,这是第一次。”
  说完见她已经不吱声,有些时候不说话是懒得理,有些时候不说话是默许,王鸣盛知道她脸皮薄,大概不好意思了,所以用默许和半推半就也表示自己的态度。
  他也没起来,就着这个姿势磨蹭,红酒可真是好东西,三两下就让她进去状态,可能本来就在状态了,是他没注意,自个一直在状态外。
  最传统的打开方式比较保护女性,此时这个难免艰难,她吃痛了两声才彻底,王鸣盛拉被子裹住她,隔着被子扶住她的腰,碾磨。
  作者有话要说:  王鸣盛:评论刷起来,让我们跟着节奏摇摆!摇摆!
 
 
第55章 
  仓库进了一品烟酒, 吴大伟早起过来清点,烟酒储藏很讲究, 他亲自盯着入库, 从冰窖出来看见王鸣盛到了,脸上带着疲倦, 魂不守舍打了个哈欠。
  吴大伟细看过去,微愣,瞧见他下巴跟脖子接壤的地方多了一道儿红痕, 女人用指甲抓出来似的,不过王鸣盛眼下身边就围着梁瓷一个女人,梁瓷这人他接触过几次,稳重贤惠,不像那么张牙舞爪的妖j-i,ng, 更不要提挠人。
  王鸣盛见他视线一直往他脸上瞥, 瞪了回去, “看什么呢?”
  “盛哥今天怎么无j-i,ng打采的?”
  “昨晚睡得晚。”
  “盛哥,”吴大伟忍不住叫住他,笑说, “昨晚去哪风流了?”
  王鸣盛闻言有些不悦,眉毛一挑, 嚷嚷了句:“说什么呢?”
  吴大伟拿着记录本笑笑, 把碳素笔夹记录本上,顺手往自己下巴上一指,“下巴怎么回事?要不要贴个创可贴?”
  王鸣盛眼下还有些火烧火燎的痛, 不可能不知道伤口在哪,随便摸了一把,混不在意说:“刮胡子的时候失手弄的,很明显?上次我就说那刮胡刀不行,你吹得跟真的似的,要不怎么说你不识货。”
  “明显是有点,主要是这个伤疤吧,容易解释不清。”他关于刮胡刀的事有些冤枉,抿了抿嘴没多说。
  王鸣盛淡淡看他:“我向谁解释?还得给你们解释?”
  吴大伟见他误会,本子往腋窝一夹,摆手说:“不是这么回事,是怕你跟梁瓷解释不清。”
  王鸣盛看他一眼,吸了口气,走到大厅镜子旁瞅了两眼,稍微碰了碰,刺痛感顿时遍布整着下巴,吸口气,回身看着他说:“我不用给梁瓷解释,她还得给我解释呢。”
  这句话说得吴大伟有点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他没有多想,跟在王鸣盛屁股后面上了车,车子从地下车库出来,迅速混入车流,这会儿车流量少,除了几个红绿灯稍微停了停,基本畅通无阻。
  吴大伟这次手脚慢了一步没有开车,王鸣盛手搭方向盘看他一眼,半道儿忽然说:“吴经理,你跟上次那个约会的网红怎么样了?”
  吴大伟没反应过来,反应了两秒微赧,“早就过去式了,我上次给你说她是网红吗?”
  他说:“网红还是网恋,不记得了,反正带个网字的就没几个靠谱的,没听你再提起。”
  吴大伟叹了口气:“一开始对我挺有意思的,后来见我也不开第一次见面开的车子了,就问我什么情况,我说车子是你的,她就没再搭理我。”
  王鸣盛笑他:“这就有点夸张了,揽胜也不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车子吧?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姑娘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吴大伟支支吾吾了会儿,向他解释:“其实也不是,她不知道我有揽胜,我跟她后几次约会一直骑你那辆摩托来的,拉风嘛,我以为年轻姑娘都爱这口。对了,那辆摩托盛哥你最近不怎么骑了啊,平常隔三差五你都骑出去溜达。送暖风的地方有些问题,前几天我让他们拉去修了修。”
  王鸣盛不软不硬解释了句:“你觉得拉风继续骑着,我暂时没那个兴致。”
  吴大伟一上午跟着他没干别得,去超市买了米面和油,不用问也知道又要给家里送补给,他很好奇王鸣盛要是没有如今的身份地位,一大家子怎么生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