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朝露(上)作者:非木非石

时间:2019-01-30 09:23标签: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文案 熟男熟女,直来直去,暗黑系列。 刚才那是盛哥的妞儿吗?看起来很纯良。 你懂什么,盛哥见惯了大风大浪早就返璞归真,喜欢的就是良家妇女强取豪夺。 你们刚才进去看见什么了?动手动脚没? 这妞还拘着,八成不让上手。 我说盛哥最近怎么火气大,原来是
 文案
熟男熟女,直来直去,暗黑系列。
“刚才那是盛哥的妞儿吗?看起来很纯良。”
“你懂什么,盛哥见惯了大风大浪早就返璞归真,喜欢的就是良家妇女强取豪夺。”
“你们刚才进去看见什么了?动手动脚没?”
“这妞还拘着,八成不让上手。”
“我说盛哥最近怎么火气大,原来是太燥。”
看文指南 
1:文风放飞自我。洁癖党慎入。
2:一切不合理皆为剧情服务。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j-i,ng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鸣盛梁瓷 
作品简评
鸣盛和梁瓷是两个不可能产生交集的人,却在一次无意的通话中被他上心,之后梁瓷的生日宴,王鸣盛犹豫再三主动参加,彼时梁瓷尚未单身,婚姻感情岌岌可危,王鸣盛却已经私下对她一见钟情,为了得到她,多次在她危难时给予帮助,并且推波助澜让她在失败婚姻中全身而退,没想到一组不经意的照片,引发一系列的矛盾……文章文笔流畅,细节描写突出,层层铺垫层层伏笔,一步一步揭开悬疑,节奏紧凑,环环相扣,是一篇比较成熟风的现实向小说,人物设定新颖,人物性格突出,塑造鲜明,值得一读。
 
第1章 
  王鸣盛坐在副驾驶座,姿态悠闲,手里拿着一个橙子,赣南脐橙,从高司南车里搜刮来的。车子后备箱整整一箱,没开封,让他先破了,挑了个最大的。
  拿在手里颠来倒去,考虑着待会儿没办法洗手,就没有剥开吃。
  路上的行人有些多,一股脑儿挤在道儿上,助力摩托车走了机动车道,阻碍交通,高司南低低咒骂了句。
  王鸣盛从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男人身上收回视线,道:“活得有些不爱惜,能活到这个岁数不容易。撞他一次就懂规矩了。”
  高司南哈哈笑出声,“这个规矩我教不了,看不下去你来?”
  王鸣盛抹了抹嘴,含笑不语。
  刚过了这茬,车里传来一阵纯音乐铃声,手机自带的音效,王鸣盛跟高司南同款手机,下意识摸自己的兜,抬头看见高司南挂在方向盘右侧的手机屏幕亮了。
  闪出来一堆数字,是个座机号码,归属地本市。
  高司南手机没连车上蓝牙,王鸣盛看他开车不方便,抬手帮他滑了一下,接听,放外音。
  “司南?”
  尽管外面很乱,但车里很安静,车是王鸣盛的,价格不菲,很高调很s_ao气。柔和干净的女声从听筒传出,淡淡的,带几分亲切。
  让人听了心里很舒坦。
  王鸣盛眉梢稍微动了,抬眼皮子看高司南。
  高司南耷拉着眼皮子开车,两手把着方向盘,就问:“啥事?”
  那边安静一秒才说:“你有一封挂号信寄到家里,我替你签收了,有时间过来拿一下。”
  高司南想也没想答应,女人又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现在就有空,这就去拿。”
  高司南自己掐断电话,王鸣盛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这谁啊?”
  高司南没说话。
  他越发好奇,支着脑袋打量,“嗓音不错,好听,说话不紧不慢不卑不亢,感觉像个不到三十,受过教育有气质的女知识分子。”
  高司南回头看他,脸有些尴尬:“继母。”
  “……”原来是你爸的小老婆,王鸣盛顿觉扫兴。
  高司南主动交代:“大学女老师,挺有才情,我爸的学生,后来你大概听说过。”
  王鸣盛心想,还真给猜着了,大学老师,可不就是知识分子,少说是个硕士,保不齐就是女博士。
  王鸣盛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魔了,声音消散许久,心里还一直回味,一直惦记。一时有些嫉妒高司南老爸好福气,风流腻了,这把年纪续弦,还能讨个条件似乎不错的女人。
  体制内的人果然跟体制外不同,老教授还真老当益壮。
  普通男人风流叫风流,文化人风流叫风流倜傥。
  高司南要掉头先回家一趟拿文件,王鸣盛没异议,他很闲,就是时间自由,不像高司南需要上班,严格来说他是无正经工作的无业游民。
  每天早上去会所溜一圈,心情好了多坐会儿,心情不好想走人就走人。
  车子停到楼下,王鸣盛这还是头一次来博学小区,旁边隔了一条铁栅栏就是大学,这个小区住户十有九个是教授。
  论有钱,不比外面那些老板差。
  高司南问:“你要不要跟我上去喝杯热茶?”
  王鸣盛看了一眼车窗外,天色有几分y-in沉,这几天温度不大友好。
  他推车门下来,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烟,示意高司南:“我抽根烟,你自己上去吧,改天有时间再来拜访高教授。”
  高司南笑了下,没说什么,打开后备箱把橙子搬下来,顺手递过来两个,王鸣盛摆手不接。
  啪嗒一声按下打火机,眯着眼抽了一口。
  北风吹得很带劲儿,卷着凉意往他裤腿里钻,半根烟的功夫王鸣盛被冻得哆嗦,抽完最后一口。熄灭烟头。
  裹紧黑色皮衣,慢悠悠上车。
  刚坐定看见高司南下来,这哥们腿脚还挺利索,不等他探头说话,后面又推门出来个女人。
  看打扮干净清爽,头发散着,肩上背了个粉红色亮片单肩包,搭在上头的手指纤细,肤色真叫一个白。
  高司南说完话转身往这走,女人转过脸目送,王鸣盛这会儿瞧见脸,这年头敢眉眼这么素出门的少见。
  可能化了妆,比较淡,距离远看不清晰。
  算不上顶级的美人胚子,不过气质好,是饱读诗书堆砌出来的气质。
  不用问也知道这就是高司南继母,心头有些惊诧,他原本以为高司南的继母是个风俗市井攀附权贵的小娇妻。
  缺什么稀罕什么,大概王鸣盛就是太俗了,书也没读几本,还就比较吃肚子里有点儿墨水的姑娘。
  眼下虽就听了两句话,远远瞧了眼,但感觉还真不错。
  高司南上车,他收回视线,顿了两秒,又顿了两秒,不咸不淡问:“那位是?”
  “梁瓷,我继母。”
  王鸣盛哦了声,车窗落下去没再继续问。吹了会子冷风才忽而开口:“女老师是不是都不爱化妆?”
  高司南停顿住,被他这么无厘头的问题问愣了,摇头笑说:“废话,肯定跟你们会所里那些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姑娘不同。”
  是不同,那些都是俗物。
  王鸣盛有些心不在焉。
  到会所,经理见老板招待朋友,亲自安排姑娘陪场,模样出挑端正,唱歌好听,嗓音也不赖。
  王鸣盛意兴阑珊,背靠着沙发,像个局外人,刺耳的音乐伴奏隔绝一切。经理多会察言观色,凑过来:“盛哥,是不是哪安排的不周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