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一品仙娇(1)作者:文飘过峰

时间:2017-12-09 07:45标签: 重生
第69章 师叔的谋划 前世折了太多的纸鸽,是以,沐晚十指翻飞,转眼之间,就将传讯符折成一只纸鸽。 将纸鸽送给张师叔面前,她笑嘻嘻的说道:师叔好生收着,以后收到这样的传讯符,就知道是弟子发的了。进了宗门后,她在外门,师叔在内门,只怕一年也难见到三
 
  第69章 师叔的谋划
  
  前世折了太多的纸鸽,是以,沐晚十指翻飞,转眼之间,就将传讯符折成一只纸鸽。
  将纸鸽送给张师叔面前,她笑嘻嘻的说道:“师叔好生收着,以后收到这样的传讯符,就知道是弟子发的了。”进了宗门后,她在外门,师叔在内门,只怕一年也难见到三两次,只能用传讯符互通往来。
  张师叔接过来,正反两面看了看,说道:“确实样式新颖,不曾见过。不过,样式是可以模仿的,靠不住。在符文之中留下一道神识印记,才是正解。”说完,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将纸鸽拆开,然后,三两下,又折回纸鸽。
  是的哦。修士的眼力、记忆力皆非凡人能比。如果有心仿冒的话,区区的折纸样式确实谁也难不住。沐晚皱起眉尖:“明明刚刚没看到您留印记呀。”
  张师叔大笑:“我的手法够快呀。”要是老子连送道符,也被你一个黄毛丫头一眼就看穿,老子以后还怎么混?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呢,全是摆设吗?
  沐晚嘿嘿笑着挠头。
  接下来,张师叔为她解惑:原来在注入灵力的时候,同时就要在符文上面加盖上神识印记。不然,传讯符是发不出去的。
  除此之外,传讯符只是下品符,每道符只能使用一次。一旦往符文里注入灵力,并加盖上神识印记,就算是用过了。如果半个时辰之内,没有发送出去,这只传讯符就算费了。
  至于,激活之后,怎么将传讯符发出去呢?
  还是那句老话——随心所欲。只要发送之时。心里想着具体的收讯之人,就万事大吉了。
  沐晚听完,禁不住赞道:“好厉害!”
  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通朗爽的声音:“逸尘贤弟!”
  张师叔喜道:“三泉老兄!”将纸鸽收进储物袋里,他起身相迎。
  沐晚也赶紧站了起来。
  前面,人影一闪,一位白袍青年男子陡然站在他们面前。看到张师叔。他眼前一亮。抱拳笑道:“几年不见,贤弟的修为又精进不少哇!”
  张师叔也抱拳回礼:“本次历练,略有所获。”
  白袍青年看向沐晚:“这便是你讯中提及的师侄?是哪位真人门下?”
  沐晚见了。上前半步,正式行了一个道礼:“晚辈沐晚见过前辈。
  张师叔在一旁介绍:“她是清玉真人在历练之中为宗门收的弟子。真人命我护送她回来。”
  “原来如此。”白袍青年大大方方的受了沐晚的礼。
  张师叔道明来意,说道:“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不方便现在带她回内门。只能叨扰兄长一宿了。”
  白袍青年连连摆手:“哪里,哪里。”说着。他低下头,对沐晚笑道,“小姑娘,我姓尉迟。是个大夫,就住在城里。欢迎你呀,小姑娘。”
  “谢谢尉迟前辈。”沐晚仗着面相稚嫩。仰起小脸,甜甜的笑了一个。心里却直犯嘀咕:不是说有了蓝碧玺灵珠,非元婴以上大能看不穿的吗?难道这位前辈是位元婴大能?
  又转念一想:不对呀。修真界里以修为定辈份。如果前辈是位元婴大能,比师叔高出两辈,两人怎么可能称兄道弟呢?
  不想,尉迟前辈好象一下就看透了她心中所想,哈哈大笑:“姑娘心思好敏捷!我非元婴大能,堪堪结丹而已。”
  沐晚当即惊呆。
  张师叔笑着替她释疑:“尉迟兄是医修,读心之术出神入化……”
  “你也不怕吓坏了小姑娘。”尉迟三泉打断他,对沐晚笑道:“别听你师叔胡吹!”说着,他又看向张师叔,“贤弟不去我那儿坐坐?”
  张师叔还有正事要办,便抱拳说道:“小晚便麻烦兄长代为照看了。明天上午,我再到府上接人。”
  “行,改天,我们哥俩再好好喝一杯。”尉迟三泉爽快的应下。
  张师叔这才对沐晚说道:“小晚,今晚你便留在尉迟前辈府中,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
  “是,弟子遵命。”沐晚乖巧的抱拳应下。刚刚她听得很明白,尉迟前辈是位金丹真人,且擅长读心之术。所以,她唯有敛心静神,哪里还敢跟平时一样神思乱飞?
  张师叔满意的点点头,抱拳与尉迟三泉道别,御剑向太一宗飞去。
  见沐晚神色镇定自若,脸上并无半点不舍与慌乱,尉迟三泉抚掌轻笑,连声说道:“有趣,有趣。”
  沐晚仰头看着他,大眼睛黑黝黝的,清澈明亮。
  尉迟三泉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沐小姑娘,请随我来。”
  “是。”
  见她甚是拘谨,尉迟三泉边走边解释道:“小姑娘,你也别担心。我的读心术和御剑术一样,也要是耗费灵力的,怎么可能滥用,白白浪费灵力?”
  沐晚没有作声,心里暗哼:骗人!
  尉迟三泉哈哈大笑:“小姑娘,我刚刚所言,句句是真,没骗人。”
  沐晚仰起脸,警觉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流光溢彩:姐心里说,你骗人,你立马就狡辩没有骗人。不是读心术,是什么!哼,还说没有骗人!
  尉迟三泉举起双手,辩解道:“真不是读心术。只是察言观色而已。我活了一百多岁,要是连你一个六岁毛丫头的心思都猜不出来,还要靠读心术,岂不是白在世上呆了这么多年?”
  他的个头和张师叔差不多。为了配合沐晚的小短腿,他特意放慢了脚步。
  沐晚跟在他右边的后侧,始终与他保持半步的距离。想了想,她仰起小脸,问道:“前辈,您怎么看出晚辈是个女孩子的?还有,您又是怎么知道晚辈今年才六岁?”她看得出来。这位尉迟前辈为人很随和。也许是看到她过于拘谨,前辈才一直跟她解释读心术。对方是位金丹真人,又是师叔的朋友,无论从哪一层面,她都不能继续保持沉默。那样的话,会显得她很没礼貌。说得不客气点,就是不识抬举。
  尉迟三泉回过头来。看着她。反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刚刚你师叔是怎么介绍我的?”
  “师叔说,前辈是位医修。读心之术出神入化。”
  “不错。你师叔的话,你记得一字不差。”尉迟三泉点头,“我是医修。,望、闻、问、切。是我等医修入门的基本功。是男是女,多大年纪。你觉得能瞒得过一个金丹期医修的法眼吗?”
  沐晚汗然,老实的摇头。
  尉迟三泉轻笑:“小姑娘,你肯定是身上带了能够遮掩身形的法宝,而且。这个法宝肯定非同一般,非常人可破。是以,一朝被我看穿真实Xing别。你便先入为主。先是猜测我的修为,后又受你师叔提示的影响。认定是我用了读心术的缘故。小姑娘,我问你,你就没想到过还有其它的可能吗?”
  沐晚垂眸,脑瓜子飞快的转动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立住身形,恭敬的行了一个道礼,谢道:“晚辈沐晚多谢前辈点化。晚辈明白了,术法、法宝虽强,却都是身外之物,并非己身之强。晚辈恃法宝之强,而忽视了自身的强大,可谓舍本逐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