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青青陌上桑+番外 作者:陆观澜

时间:2019-05-15 12:10标签: 豪门世家
文案 豪门恩怨,风起云涌。 不是开始的开始 我站在二楼,向下望去。 楼下大厅里衣香鬓影,人来人往,一派歌舞升平的场面。 我独自一人倚着二楼的雕花栏杆看着,微笑,但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今天是俞家值得庆祝的一个好日子,也是洗却笼罩在俞家上下y-in霾的
文案
豪门恩怨,风起云涌。
 
  不是开始的开始
 
  我站在二楼,向下望去。
  楼下大厅里衣香鬓影,人来人往,一派歌舞升平的场面。
  我独自一人倚着二楼的雕花栏杆看着,微笑,但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今天是俞家值得庆祝的一个好日子,也是洗却笼罩在俞家上下y-in霾的一个契机。
  因此,所有的人,都欢天喜地地置身事中,唯恐高兴得不够热烈,欣喜得不够直白,祖父祖母固然一早就指挥各色人等妆点这个,布置那个,伯母,父亲,母亲,叔叔,婶婶,包括素来好静的姑母,更是进进出出地为今天的晚宴做着万全的准备,就连家里历来最难见到的俞友铂大少爷,也坐在大厅的那个欧式大沙发上,兴致勃勃地,不时吆喝着两句。
  一句话,自从十天前,接到那个电话开始,家里就一直这么闹腾。
  因为,我的堂姐俞桑瞳,美国韦尔兹利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昨天已经回国,今天,俞家上下,正在为她办一个盛大的晚宴。
  堂妹桑枚昨晚偷偷溜进我的房间,告诉我:“二姐,大姐送我的那件洋装……”她有些害羞地笑,“人家根本就穿不出去啦!”
  她比比自己身上:“又露胳臂又露腿的,”接着,又叹了口气,“怎么穿大姐身上,就一点都不突兀,还很漂亮呢!”
  我正在看《红楼梦》,淡淡地:“人漂亮,自然穿什么都好看。”说着,又翻了一页,刚好看到林妹妹在跟宝哥哥撒娇,大餤宝钗姐姐的醋。
  桑枚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二姐,还在生大姐的气啊,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再说,那个……”
  我阖上书,抬头,看着桑枚有点不知所措,咬着唇的样子,叹了口气:“没有。”
  真的没有。
  桑瞳学成归来,我当然为她高兴,只是,要我欢欢喜喜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旁人一样上前去亲亲热热拥抱她,对不起,恕我办不到。
  为这一点,母亲不知道怪责过我多少次,但是,我仍然选择忠于自己的心灵。
  我承认,我是一个心胸狭窄,爱斤斤计较的人。
  今天晚上,桑瞳真的很漂亮。
  淡蓝色的晚礼服,微露香肩,胸前缀着星星点点的碎钻,正在大厅中央翩翩起舞。
  伴奏音乐是优美的蓝色多瑙河。
  周围的人群自动离她有一定距离,几乎所有的人,都为她的美丽所折服,都在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她优美的舞姿。
  谁都知道,俞家大小姐才貌双全,琴棋书画,跳舞打牌,举凡名门淑女的必修课,无一不会,无一不j-i,ng。
  说来也奇怪,其实桑瞳并不是一个爱念书的人,但就是有本事教成绩单拿出来让父母长辈笑逐颜开,教我等平凡同辈大惊失色。
  所以,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用优异亮眼的成绩,顺利毕业于宋氏三姐妹跟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曾经就读过的那家超一流女校。
  不像我跟桑枚,一个浑浑噩噩地在一个二流大学混着三年级,学的还是祖父所不耻的文学专业,一个在高中过着逍遥日子,喜欢漫画,超迷明星,一肚子不切实际的幻想。
  至于我的哥哥,哈,俞友铂少爷,聪明散漫,隔了五百米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颓废气质,学艺术的人,大抵如此,不值得奇怪。
  所以,桑瞳在家里的一枝独秀,是顺理成章显而易见的。
  所以,无怪乎俞家上下,以老佛爷为首的一干人等都这么重视她。
  我懒洋洋地,继续趴在栏杆上,坐壁上观。
  “二姐――”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纤细的手臂勾住我的脖子。
  我当然知道谁来了,偏过头去,笑看她:“桑枚,你也没下去?”
  桑枚吐吐舌头:“我明天考试,妈妈说让我好好温书。”
  我捏捏她娇嫩的脸颊:“什么时候这么用功了?”
  她看似天真单纯,实质聪明狡黠,此事必有其他缘故。
  桑枚转了转眼珠子,不回答我,反而凑到我耳边,低低地:“二姐,那个人也来了耶。”
  我漫不经心地环顾着大厅里摩肩接踵的人群:“哪个人?”
  桑枚的头离我更近,声音更低:“就是那个,言青大哥啊――”
  我微微冷笑,早就看见了,我揉乱她的短发:“算新闻吗?”
  不算吧。
  进门第一眼我就看到了。
  不能怪我眼尖,只能怪某人实在长得出挑,一身浅色西装,着实算是卓尔不群,再加上桑瞳很是热情地上前去寒暄,引得众人瞩目也是理所当然。
  此外,若是算上他臂弯里挽着的那个千娇百媚的美女,更是锦上添花,令人艳羡。
  桑枚可能没想到我的反应如此冷淡,一愕之余,小心地:“二姐,你真的不在意?”她窥了窥我的脸色,“你不肯下去,真的不是因为……”
  因为他?
  我失笑,继续虐待着桑枚原本就乱蓬蓬的头发:“你太高估你姐姐我的记忆力了。”我淡淡地,不带任何情绪地一瞥,“该忘的,我早就忘了。”
  是懒得去记。
  桑枚好像松了口气般,腆着脸靠近我:“那就好,我温书温腻了,下去跟我跳个舞。”
  我似笑非笑地:“跟你跳舞?”用下巴点点大厅里的人群,“我怕俞桑枚亲卫队们来找我拼命。”
  俞家有女初长成,生得明眸皓齿,落落大方,尽管俞家近来日渐式微,但毕竟算是名门,而上流社会,向来更注重的是身份,比得是谁族谱更厚重,而非单纯的金钱。
  要么郝思嘉的暴发户老爹怎么会那么想要娶一个贵族妻子呢?
  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所以,身份,姿色,再加上单纯,桑枚的追求者向来众多。
  桑枚脸皮厚得很,一把拉住我:“二姐,小女子生平第一次邀舞,给点面子,好不好?”说着,屈屈膝,做了个邀舞的动作,再捉狭地向我挤挤眼。
  我不禁莞尔,无奈实在没兴趣,转身:“一个人去吧,我头痛。”
  她一把扯住我,我挣不开,脚下又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稳不住身形,顺势朝桑枚方向倒去。
  我只听到她惊呼一声:“二姐――”
  紧接着,我们俩就相拥着,从楼梯上骨碌碌地,齐齐滚将下来。
  从滚下第一级台阶开始,我就意识到:大事不妙。
  因为,我清晰感觉到大厅里在几声惊呼之后,突然就一片寂静。
  异常的寂静。
  但是,我还是下意识搂紧了桑枚,将她的重量大半卸到自己身上。
  一到平地,我不顾自己浑身刺痛,就连忙抱住压在我身上的她:“桑枚,桑枚,你没事吧?”
  她脸色苍白地,躺在我怀里,闭着眼,一动也不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