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偏偏喜欢你 作者:橙墨沫

时间:2019-05-06 14:14标签: 天之骄子 制服情缘
文案: 有一天,宁悦点开助理刚整理完的心理咨询预约本,冷不丁瞧见个频繁得过分的名字。 听说他是个挺有名的律师。 也是最初插了队进来咨询的关系户。 宁悦皱眉,简直胡闹! 立马招来助理全部划掉。 谁曾想,这人竟自己拿着预约卡找上门,露出一边的梨涡,
 文案:
  有一天,宁悦点开助理刚整理完的“心理咨询预约本”,冷不丁瞧见个频繁得过分的名字。
  听说他是个挺有名的律师。
  也是最初插了队进来咨询的关系户。
  宁悦皱眉,简直胡闹!
  立马招来助理全部划掉。
  谁曾想,这人竟自己拿着预约卡找上门,露出一边的梨涡,“宁医生,我病得不轻,相思成疾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制服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悦、楚誉 ┃ 配角:很多人~ ┃ 其它:相逢是首歌。
 
 
第一章 
  【周:今天准时下班。】
  【悦:我也是。】
  发完消息,周霁匀准备回办公室,他发小楚誉来给他送文件,这会儿正在他办公室等着。
  穿过长廊,他走到办公室,大门虚掩着,没上锁,“楚……”他推开门,结果,出口的名字未说完,他急急的刹住脚步。
  正对着办公桌的黑色牛皮沙发上,男人斜靠着,闭着眼,眉宇微蹙。
  窗外的暖阳透过落地窗洒在沙发上,洋洋洒洒落在楚誉的脸上,投下一道浅浅的光。
  周霁匀笑了笑,放轻脚步走进办公室,小心关上门。
  自动落锁的大门发出“叮”的一声响,身后同时传来一声叹息,他转过身,没想到楚誉已经醒了,右手遮着眼睛,看不清神色。
  “你醒了?”周霁匀笑着走过去。
  楚誉坐正,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嗯。”声音里都透着浓浓的疲倦。
  “我以为你开玩笑的。”周霁匀走到他跟前瞅了两眼,“失眠的毛病真这么严重了?”
  楚誉不吭声,下意识去拿茶几上的咖啡杯。
  速溶咖啡,并不好喝,但他实在是精神不济。
  没想到被周霁匀眼疾手快的抢走了:“看来是挺严重。”他闻了闻,“嘴巴这么挑的人都开始荤素不忌的喝起麦斯威尔了,我们前台给你冲的?”
  楚誉依然没说话,眉心拧得都能卡张纸。
  周霁匀也没在意,自顾自端着那杯喝了一半的速溶咖啡全部倒进垃圾桶,又重新从柜子里找出一只咖啡杯,却给他倒满了温水。
  “文件在你桌上。”楚誉嫌弃的看着摆在自己面前清淡的温开水,冷声说。
  “谢了。”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只有周霁匀翻阅文件的声音。
  “老周。”楚誉突然叫他。
  周霁匀眼睛都黏在资料上,头也没抬,只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楚誉起身,穿上西装外套,“以后少打擦边球,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迟疑一瞬,劝他,“你家老爷子见到我一次跟我抱怨一次,好好的心理咨询室,偏偏要管闲事惹麻烦。”
  周霁匀留学回国后,开了家心理咨询室,因着他身后的背景关系,来的大多是政商名流,也越发容易招惹是非。前段时间,他就惹上个不该惹的大佬,被蓄意报复,差点沾上官司。
  “我家老爷子的话,你左耳进右耳出就行了。”周霁匀终于抬起头,藏在镜片后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非常事件得用非常手段,楚律师,这话你们这行比我更驾轻就熟吧!”
  楚誉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海景。
  最后一页资料,周霁匀一目十行,“殊途同归,如果是你,你遇上了能不管?楚律师,你当初执意单飞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不愿意来者不拒的接案子。”他翻完资料,闲闲的靠在椅背,双手垫在脑后,“话说,你最近竟然被案子逼得失眠,我以为你做了这么久的律师,心早已足够硬。”
  落地窗前的男人身姿挺拔,侧脸棱角分明。
  周霁匀瞅了瞅他眼底的青色,从办公桌上拿起pad递过去,“看看吧,我这边的心理咨询师都挺好。”
  楚誉拧起眉:“我没毛……”想到发小的专业,他改了个词,“你觉得我心理不健康?”
  “大律师,难道只有无过错方才能成为原告?”周霁匀笑了一下,“心理咨询在现在而言,已经不单单是针对精神及心理有问题的人群。你整天整天的不睡觉,真以为自己是金刚能扛得住?我给你介绍两个心理咨询师?”边说边滑开屏幕,点开几个咨询师的简历,当着他的面一个个滑过去。
  楚誉敷衍的扫了一眼,周霁匀滑屏的速度很慢,一边指着照片,一边碎碎念的介绍。他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上心,任凭屏幕在自己眼前一下下滑过。
  冷不丁的,一张清丽的脸蛋闯入视线。
  “等等。”他伸手,按住屏幕。
  周霁匀惊讶的低头,页面停留在宁悦的照片和介绍。
  照片上的姑娘穿了正装,戴着金丝边的眼镜,脸上微笑的弧度恰到好处,刚刚好。
  楚誉笑起来,目光不禁落到介绍栏里的年龄,92年的小姑娘,还很年轻,照片却看着要比同龄人老成些。
  “就她了。”他说。
  周霁匀摸不着头脑:“你认识小悦?”意外他这么快就改了主意,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
  楚誉只是笑,唇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行吧,我给你安排。”周霁匀越发狐疑,打电话安排。
  楚誉却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似的,盯着打电话的发小。
  小悦?
  周霁匀打完电话,似乎是忘记了之前的话题,犹豫半晌,他说:“楚誉,孟家那一堆的烂摊子神仙也难解,别人是躲都来不及,你偏偏迎难而上,吃力不讨好,我们聊聊?”
  “你平时也是这么开导病人的?”楚誉回头,眼里滑过细碎的温暖的光,他试图将话题重新引到那位“小悦”身上。
  周霁匀没发现,只当他是开玩笑,大着胆子问:“你一个主攻刑事案件的律师,大跌眼镜的横插一脚,要给孟家那个私生子抢遗产,多遭人记恨啊?”
  楚誉双手插在裤袋,看向远处海上的渔船,目光幽沉。
  周霁匀确实好奇,这个疑问憋了许久,“楚誉,你接案子向来有原则有底线,这回孟家的案子明显踩了你的底线,还因此平白整出个失眠的毛病,总该跟我说说原因了吧。”
  “方便治疗。”他补上一句。
  楚誉不为所动:“保密原则,无可奉告。”
  周霁匀耸肩,走过去,“行吧,记得对你的心理咨询师敞开心扉就好。”
  落地窗上清晰映出楚誉好看的眉眼,他姿势慵懒,神色也是淡淡的,周霁匀只瞧了一眼,就觉得人比人大概真能气死人。
  难怪圈里这么多姑娘前仆后继的追着他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许久,楚誉突然模棱两可的答。
  孟家的事,要不是没得选,他也不想去掺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