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叶教授的小黏糖 作者:桉棉

时间:2019-04-15 13:00标签: 青梅竹马 婚恋
文案: 美国拉斯维加拉斯,持续到深夜12点的结婚登记服务。酒醉的许霓拉着男人模模糊糊的登记结婚。 回国后,为了表示最后的反抗。许霓勇敢地在新生个人情况调查表的婚姻状况勾选了未婚。 表格夹在书里,刚好被那人看到。 当晚男人拿红本本把许霓压在墙上:
 文案:
  美国拉斯维加拉斯,持续到深夜12点的结婚登记服务。酒醉的许霓拉着男人模模糊糊的登记结婚。
  回国后,为了表示最后的反抗。许霓勇敢地在新生个人情况调查表的婚姻状况勾选了未婚。
  表格夹在书里,刚好被那人看到。
  当晚男人拿红本本把许霓压在墙上:“你是不认它,还是不认我。”
  后来。
  #金融大鳄幽会女大学生#的热搜上了头条。
  照片中的姑娘小小一只,许霓那天穿搭减龄,哪有博士生的样子。
  一时间舆论四起。
  叶修远平静解释:不是幽会,是约会。那是我老婆。
  小剧场:
  金融大鳄叶修远受聘成为南大的客座教授。
  怎么说两人都是扯证了的人,叶先生这门课许霓是怎么也要安排上。
  后来
  许霓成了犯错的学生,自然是被叶教授请去喝茶。
  叶修远全程面无表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许霓os:小言作者都是骗人的大猪蹄子。
  她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忽然听到男人在她耳畔喃喃:“叶太太我做事向来,公私分明。”
  “嗯……所以?”
  "于公,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
  “于私……叶太太,今晚回房我们好好聊聊。”
  婚恋小甜文。师生恋。
  双C 双初恋。
  排雷:师生间不涉及权力压制、利益关系。三观正,放心食用
  ps:系列文,阅读顺序1.《竹马哥哥牵我手》【完结】,2.《叶教授的小黏糖》如果只喜欢婚恋文,也可以只看这本,不影响阅读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霓,叶修远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南城机场,停车场。
  “我回南城的事,你可要保密。”许霓坐上副驾上,边系安全带边强调。
  “行啦,你都说了多少遍了。”
  关于保密,在不到24小时内许霓隔三岔五换着法子地在她耳边叨叨,随寻双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长茧了。
  看来,拉斯维加斯的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许霓你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说话间车上了高架桥,见闺蜜要送自己回家许霓顿时慌了:“那个……寻双我能不能先不回去在你家住几天。 ”
  呦,这小妮子都已经到了有家不敢回的地步了。
  车开一小会儿,许霓接到科好公司HR的电话。HR说她离职的时候落下了东西,同事小陈已经替她收好,请尽快去拿。
  想着自己现在离那不远,在电话那头应了声,便让随寻双先放她下来,自己往街的另一头走去。
  小陈约她在四楼的茶水厅见面。
  许霓穿过四楼大厅往茶水厅的方向走,往前走了几步便感觉空气中氤氲着诡异的气息,抬眼对上同事目光的那刹那只觉得气氛更微妙了。
  不过她也没多想,推门进入茶水间。
  “谢谢。”许霓从小陈那接过箱子,好奇地随口问道:“今天怎么了,外边的气氛怎么那么凝重?”
  小陈看着许霓探了口气:“张震文出轨了,中午他太太送便当时撞见j,i,an情,现在闹得公司上上下下人尽皆知。”
  “张总监出轨了……怎么会?”许霓小声喃喃。
  许霓刚来着公司的时候是张震文带的,印象里他还挺正人君子的,而且好像刚结婚没多久……
  看着很本分的一人,怎么刚结婚没多久就出轨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
  “所以我们女生还是多存点心,尤其是像张震文这样闪婚的渣渣。骗女人闪婚的男人多不可靠,能闪婚就能闪离。就算不离头上也免不了一片青青草原……”
  小陈这话本无恶意,但许霓听着就有些心虚,因为她也闪婚了,而且还挺像小陈口中所说的渣渣。
  醉酒的是她。
  醉酒后耍赖要结婚的也是她。
  现在偷偷摸摸跑回来的也是她。
  始乱终弃,又不负责。你说渣不渣?
  其实许霓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她其实是没打算始乱终弃,毕竟拉着心上人结婚的是她,她怎么也应该“负责”才是,但她就是有点儿怂。
  怂啊怂啊……她就买了一张票逃回国了,结果跑回来之后人更忐忑了,简直怂得不成人样。
  许霓讪讪地再次道谢,抱着箱子往外走。
  快到了下班的时间,不少同事早已无心工作,正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小声讨论着八卦。
  许霓目视前方一副认真走路的样子,可耳朵却竖立老高。八卦之魂,人皆有之。
  “张太太也太惨了吧……”
  “唉,闪婚这种事真的是自作自受。”
  她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新一轮讨论。
  “听说张震文出轨的是女学生……”
  “他太太不是挺年轻的吗……”
  “男人都喜欢新鲜感。他之前闪婚不也是因为了新鲜刺激……”
  其实许霓不太愿意回忆起前晚的事。
  那晚不仅非常主动而且还无理取闹,无论是哪一点都令她羞耻感爆棚。
  地是刚刚拖好的,地面中央放着防滑标志。不过许霓正处神游中自然没注意到,走两步来了个踉跄才发现地是滑的。
  好在她离墙近,接墙及时稳住重心才不至于摔倒。
  只是这一系列动作下来,身体起伏很大。几个零碎的小玩意便出纸箱中落下。
  离她最近的是便签,橡皮球滚得最远,它们中间还有把铅笔。
  许霓小心地将纸箱看着墙放好,将手伸到身后压着裙角,俯下身子去捡。
  唉,穿裙子是挺不方便的。
  她拾起便签,起身走了几步又蹲下身去捡铅笔。橡皮球离笔的位置很近,她只需要将身体再就可以捡到橡皮球。
  她将视线移向前方,在视线可见的范围内。许霓瞧见一只手替她拾起地上的橡皮球。
  那是一双白皙的手,手掌宽大,骨节分明。
  嗯,是男人的手。
  “嗯,谢谢。”许霓站起身,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橡皮球。微微抬起脑袋,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你说,我十多年前做的橡皮球这么丑……你都带着身边。怎么半夜睡醒偷偷回国就忘记带上我。”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声,低低地在她耳畔响起。
  许霓懵然抬头。
  “嗒——”这两人对目光的刹那,许霓手一抖,橡皮球又落倒地上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