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浅婚衍衍(上)作者:水折耳

时间:2019-04-15 12:45标签: 都市情缘
【文案】: 言喻第一次见到陆衍,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而她是即将为他捐献骨髓的人。 第二次见面,她说:我同意捐献,但你娶我,好不好? 媒体说她恶毒,乘人之危,拆散了陆三少和青梅竹马的恋人。 有人说她不知天高地厚,穷胖子还想嫁入豪门。 陆衍淡漠:
【文案】:
言喻第一次见到陆衍,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而她是即将为他捐献骨髓的人。
第二次见面,她说:“我同意捐献,但你娶我,好不好?”
媒体说她恶毒,乘人之危,拆散了陆三少和青梅竹马的恋人。
有人说她不知天高地厚,穷胖子还想嫁入豪门。
陆衍淡漠:“言喻,我可以给你陆夫人的位置,但我不会爱你。”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不是胖,只是怀了孕。
也没人有知道,她为了救陆衍,付出了多少代价。
更没有人知道,夜深难眠的时候,她看着陆衍的侧脸,心里想着,程辞,你知道吗,世界上还有个人和你这样相像。
陆衍后悔和言喻结婚。
更后悔和言喻离婚。
最后悔的,莫过于听到自己的女儿叫别人爸爸。
你有没有遇到这样的一个人,当你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你就在心里和他一起白了头。——言喻。
遇见了你,此生只有你。——陆衍。
 
  ☆、第一章 言喻,我不会爱你,也不会娶你
 
  B城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零下4度,大雪纷纷扬扬,落了一夜,整座城市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皑皑白雪。
  第三医院住院部,VIP病房里,当言喻的尾音落下的那一瞬间,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又似是一张紧绷的弦。
  “你说什么?”
  陆衍的冷漠的声音扯断了那张弦。
  他半坐在病床上,眉毛乌黑,轮廓深邃,一双漆黑的眼眸浮沉着点点星寒,只是这样坐着,似乎都耗尽了他的力气,支撑着的手背青筋凸起。
  言喻穿着厚重的白色羽绒服,身材看起来臃肿又肥胖,因为胖,那张脸除了皮肤又白又嫩,能入眼的,也就只剩下一双茶褐色的眼睛。
  言喻却仿佛没有丝毫的自知之明,她抿了抿唇,睫毛轻颤:“我说,你娶我,我捐献骨髓给你。”
  陆衍黑如墨的瞳孔几不可见地重重收缩了下,眸色渐深,眼里不带一丝温度,眉间闪过了讥讽,苍白的薄唇抿成了凛冽的刀锋,他直接叫了她的名字,冷笑了下:“言喻,我不可能娶你,因为我不爱你。”
  陆衍眉目清冷,面前的这个女孩,放在他健康的时候,普通得难引起他的注意,可悲的是,他现在却只能靠着她的捐献,才能活下去。
  但这并不代表,他一定要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这个女孩,心机重,野心也大,只见了他两次,第二次就敢提出嫁给他的要求了。
  言喻也不作辩解,只是安静地看着陆衍。
  陆衍很少有情绪,现在却几乎被她的眼神触怒,他攥紧手指,下颔的线条紧紧地绷着,冰冷的声音穿透言喻的耳膜,含着浓郁的嘲讽:“是喜欢我喜欢疯了?还是想嫁入豪门想疯了?”
  言喻的手指被她自己掐得泛白,红唇翕动了下,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出口。
  “说话啊!”陆衍的嗓音忽然提高,他上周做了骨髓穿刺,这周的情况好多了,现在没有c-h-a管子,他忽然就掀开了被子,踩在了地上,长腿一步一步地迫近了言喻,直到将言喻逼到了墙角。
  冰凉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你换个条件,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其他的,除了陆太太这个位置,那是我女朋友的。”
  言喻咬着下唇,忽然说:“她不适合做陆太太。”
  陆衍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个“她”指的是他的女朋友许颖夏。
  他眉目清冷,冷意森森,噙了几分讥笑:“她不适合,难不成你就比她适合了?”
  这样的鄙夷太过直接,让言喻有一瞬间的难堪。
  他收了手,方才贴的这么近,才感觉到了怪异。
  言喻虽然看起来全身臃肿,但肚子的凸起格外突兀。
  他的手指才碰到言喻的肚子,她却像是被碰到了死x,ue一般,突然推了把陆衍,双手下意识地捧住了肚子,做出了保护的姿态。
  陆衍忽然明白了什么,他脸色越发y-in沉,眸光冷冽,声音里透着一股怒意:“你怀孕了?”
  言喻的瞳孔轻缩。
  没有否认,就是默认了。
 
  ☆、第二章 言喻,滚出去
 
  陆衍眼里的温度彻底消失殆尽,居高临下地嘲讽着:“言小姐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捐献一次骨髓,既可以嫁进豪门,又可以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便宜爸爸,我倒是好奇了,你既然想嫁入豪门,怎么不打掉这个……野种,嗯?”
  “不是,这个孩子是你……”言喻咬唇。
  “是什么?”陆衍原本就不是什么耐心的人,打断了她的话,凉薄又讥嘲,“言小姐该不会想说,我是孩子的父亲?我可不记得,我上过你这样的胖子。”
  言喻抿了抿唇,脸色有些苍白。
  “出去吧。”
  陆衍淡漠道,生病了之后,他的脾气更是不耐,胸口却忽然一疼,他猛地弯下了腰,呼吸急促了起来。
  言喻一愣,连忙按下了呼唤铃,大喊:“医生,医生。”
  她跑过去,扶住了陆衍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推了开去:“别碰我。”
  她大着肚子,没有站稳,后腰狠狠地撞上了一旁的桌子边缘,小腹猝然有了尖锐的疼痛。
  她无声地抿紧唇,唇白了一瞬。
  陆衍太阳x,ue上隐隐有青筋起伏,薄唇轻动,说出来的每个字却都像刀刃一样伤人:“想嫁给我,先把肚子里的杂种流了再说。”
  言喻捧住了肚子,她觉得疼,睫毛疼得不停翕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门外早就等候着的医生和家属冲了进来,扶着陆衍回到了病床上。
  陆衍的情况越发严重了,他嘴巴一张,就呕吐了出来,胸口瘀滞,呼吸不顺畅,关节的疼痛从骨髓一点点蔓延开来,疼得他缩成了一团,仿佛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骨架。
  周韵红肿着眼睛,几乎要崩溃,转向了言喻:“言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儿子,不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陆衍躺在病床上,苍白着脸,隐忍着疼痛,湛黑的眼底却有怒意浮现:“不行。”
  他咬紧了牙根,想起来,眼前的光线却越来越暗,陷入了昏迷。
  言喻肚子疼得后背发凉,死死地忍着,声音微颤:“我怀孕了,快要生了,现在撞到了很疼,能不能帮我叫下医生?”
  周韵愣住了:“怀孕?你有孩子?!”
  她的目光往下,落在了言喻被厚厚羽绒服裹着的肚子上,她还以为言喻只是过度肥胖。
  周韵冷下了眸光,声音忽然尖锐了起来:“言小姐,你在耍我们,你太过分了!你怀孕了还怎么给阿衍捐骨髓?我们陆家好声好气,你反反复复不肯答应捐献就算了,你还隐瞒怀孕,你真当陆家是好欺负的么?你给我打胎,阿衍的身体等不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