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明心(下)作者:misono初

时间:2019-03-14 23:34标签: 现代架空
黑,整个人直直倒在地上。 第〇七〇章 用户您好,您所阅读的这个章节由于尚未通过网友审核而被暂时屏蔽,审核完成后将开放阅读。如果您已经享有了【邀您评审】的权限,您可以登入主站自由参与评审,以加快被屏蔽文章的解开速度,审核正确还有晋江点赠送。 以
黑,整个人直直倒在地上。
 
 
第〇七〇章 
  用户您好,您所阅读的这个章节由于尚未通过网友审核而被暂时屏蔽,审核完成后将开放阅读。如果您已经享有了【邀您评审】的权限,您可以登入主站自由参与评审,以加快被屏蔽文章的解开速度,审核正确还有晋江点赠送。
  以下状态的章节不会被屏蔽:
  1、章节最后更新时间在7天内,且未触发自动锁定或被人工锁定的章节;
  2、vip文章中,未触发自动锁定或被人工锁定的其他所有v章、非v章节;
  3、其他已经审核通过的章节。
  &lt返回&gt
 
 
第〇七一章 
  睁开眼睛,大脑还有些眩晕,视野中的存在在反复的挣扎中变得清晰起来。
  扭头望去,金合欢木色的地板,为了镇定情绪而采用的蓝白主色墙壁,云杉木门。
  熟悉,唯一的感觉。
  这个用56万高昂的手续费将他坑进一个疯狂漩涡的,地方,如此熟悉,如此令人无法不介怀。
  房间内光线充足,掠过面颊的微风告诉云端窗户是敞开的,通着风。他坐起来看向窗户,一个挺拔颀长的身影立在窗前,背对着他,正好将落在他脸上那一道光线完全挡在了y-in影之外。
  深色制式服装,同样熟悉。
  却不知道是那所谓管理机构中的哪一位。
  “你……”开口,声音有些干涩。云端低头盯着自己的手背,细小的针管c-h-a在青色的血管中,向里面注s,he着不知道具体作用的液体。
  嘴巴里有种苦涩的味道。
  “黄粱一梦,也该醒了。”那身影说着,转过身来,看着云端,脸上的笑容竟带着见不到的安抚,如同他所面对的这个人,于他来说,所具有的非同寻常的意义。
  逆着光,云端好不容易辨认出那张有些熟悉又无比陌生的脸,在那种匆忙慌乱间,留下的一丝冷淡印象。
  祝唐。
  凌霄所说的,那个人。那个能够告知自己一切的人。
  但是……
  祝唐已经走过来,站在床前,将距离都拿捏得分毫不差,多一步显得过分亲密,少一步又显得过分疏远。云端毫无察觉,语气略有迟疑,“你是……”
  “那么,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绍。‘祝唐锦程’,我的名字。”
  云端脸上迟疑变为滞涩,眼底的诧异就在一瞬间泄露了内心的全部想法。
  有些东西,有些名为记忆的东西,如东付浩瀚,溯源逆流,直入心间。
  ——祝唐锦程。
  ——云端……
  云端……
  ……明心。
  抓着被子的手掌下意识攥紧,指间银色的指环硌得指骨生疼。
  却疼得令人不想松开。
  ——明天我一定会过来的。
  明天……
  云端低着头,手掌遮住了他的表情,他看着白色的被子,只看到了一片红色。闭上眼睛,那副景象便开始在脑海中重演,反反复复,历历在目,难以描摹的画面重叠起来,已分不清是昨日还是明天,亦或是更加遥远的存在。
  孽火尽卷,满庭花落。
  血……血,血!
  沾在他的手上,无辜人的鲜血,至亲之人的鲜血。
  这是……
  梦?
  还是……
  有什么将记忆割裂,将他与过去割裂。
  织造的虚假,这边与那边,哪一边才是真实。
  都不是……
  “云端。”
  谁在叫他,叫他的名字。
  “云端。”
  将他从噩梦中拉回现实。
  “云端。”祝唐的脸在眼前突然放大了数倍,一双眼睛里带着冰雪般的冷静沉着,“看着我。”
  云端看着他,眉头皱起,无力的手臂支撑着无力的身体。他茫然移开视线,一言不发。
  “听着,我让你想起来这些事不是为了让你重蹈十八年前的覆辙。”祝唐说,语气是不容抗拒,是他早就习惯的命令,“接受它,不要逃避。”
  怎么……可能?
  满门上下,千余人,横尸,涂血。
  这一切,得知这一切,都是他自以为十年知交,亲手做下。
  让他如何接受?
  为什么……
  “为什么……”云端喃喃质问,“为什么让我知道?”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他宁愿继续下去,做个一无所知的傻子。
  “因为一个人有权利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任何事情。”
  “但你根本没问过我想不想知道!”
  祝唐忽然笑了一声,“你想知道。”
  云端脸上一瞬间写满不可置信。
  祝唐直起身子,冷冷俯视着云端,“事到如今,又不愿意承认了吗?你把凌霄逼到那种地步,一定要弄个一清二楚的事情,现在我已经全部让你知晓,你倒要反过来指责我的不是了?”
  云端皱着眉,“我没有……没有指责你。”
  他深深吸了口气,头颅无力滑下,手掌深深c-h-a入头发中,刘海在指缝间凌乱得一塌糊涂,如同他此刻被狂风摧残过的内心,“……抱歉。”
  他没有指责谁,不需要指责谁,也没资格指责谁。这不是谁的错,让他恢复记忆的祝唐也好,当初改掉他记忆的铭灵也好,说到底,一定要说有错,也只能怪他自己。
  怪他自己不能接受现实。
  就像凌霄说过的那样,如果自己没有让自己陷入这无法挣扎的漩涡之中,也就不必为这苦果而付出代价。
  坚强这两个字,更适合楼危。
  至于自己……
  仍旧软弱得可笑。
  祝唐站在不远处,只是看着云端,目光里看不出来过多的情绪,却一眼将云端的想法都看穿,一干二净。
  他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来,“篡改记忆一事是前理事长凌归授意。深究起来,从一开始,就没人问过你的意见。”
  但是,这个做法是对是错,谁也不敢妄下断言。
  比起犹有支柱的楼危,和不堪一击的楼汐,那份过于敏感的内心和显得过分坚韧的神经,也许真的会在最后逼疯一个人,不,一个孩子。
  一个人的错误,不是软弱或是强硬,而是无法达到预期。
  并为此挣扎,痛苦,扭曲,直到极致。
  楼危无非也是一个反面例子。
  如果说,最初没有凌归做下的那个决定,云端变成楼危的模样,此刻为难的人,就要变成他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