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少女甜/我老婆精神分裂了+番外(上)作者:一字眉

时间:2019-03-14 19:46标签: 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文案 【正文已完结】【原名《我老婆j-i,ng神分裂了》】 程恩恩车祸撞到头醒来后,发现世界变得有点奇怪。 一向不和的室友对她亲热有加, 严格著称的班主任三番四次给她特殊待遇, 家教带的小朋友总是错口叫她妈, 就连那个商界大佬家长爸爸,也在喝醉后抱着
文案
【正文已完结】【原名《我老婆j-i,ng神分裂了》】
程恩恩车祸撞到头醒来后,发现世界变得有点奇怪。
一向不和的室友对她亲热有加,
严格著称的班主任三番四次给她特殊待遇,
家教带的小朋友总是错口叫她妈,
就连那个商界大佬家长爸爸,也在喝醉后抱着她叫老婆。
最重要的是:
她明明是学霸,为什么数学突然不及格了呢?
离婚手续办到一半,江与城那个得了疑心病的老婆,突然j-i,ng神分裂了。
变成一个软萌可爱小哭包,
每天晚上拿着数学课本泪汪汪地来找他:“这个题好难,我不会做QAQ”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j-i,ng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恩恩,江与城 
 
第1章 
  程恩恩睡过最长的一觉,是一个月零四天又十三个小时。
  这个数字是护士小姐姐告诉她的,监测机器上显示得明明白白。
  护士小姐姐还告诉她,她出了车祸,除了身上的几处轻伤,在漫长的昏迷期间已经快要痊愈之外,还有严重的脑震荡。
  脑震荡挺难受的,头晕,心悸,晕晕胀胀地痛。点头和摇头成了程恩恩最害怕的动作,这两个动作能让她恶心难受好一阵。
  因为昏迷太久的缘故,程恩恩连自己怎么出的车祸都不记得了。
  她对于车祸之前的记忆,停留在爸妈因为两张从口袋中翻出的电影票大打出手;那天她高三开学,推着行李箱穿过j-i飞狗跳的客厅,独自回学校报道。
  车祸的经过及前后,程恩恩都毫无印象。
  她像是断片了,关于事故过程的记忆是一片空白,以至于醒来发觉行李箱不见了,也根本记不起被丢在了什么地方。
  那里面有她的衣物、证件,和包含数学、英语、政史地共计100张试卷、外加一本语文练习册的暑假作业。一同丢失的还有她的手机。
  准确来说,除了她自个儿还完完整整、一穷二白地在这里之外,其他所有的东西都丢了。
  缴费大厅人很多,喧嚷热闹,程恩恩穿着病号服混在其中,手里攥着护士小姐姐好心借给她的手机。
  她的账户里还有新学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不知道够不够付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医药费。
  小穷鬼心里有点忐忑。
  程恩恩醒来的这一周,父母一直没有露过面。
  而她自己对此好像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试图向家里打过一个电话。
  从她有记忆以来,从父母那里得到关心的次数屈指可数。
  那两个人一个忙于工作出差,一个沉溺于麻将,为数不多的共处时间,不是相顾无言、互相视对方为隐形,便是针锋相对、一言不合便起争执。
  程恩恩夹在其中,从幼时的委屈难过,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再到如今的麻木。程绍钧和方曼容吵架吵到摔碗,她也能面不改色地继续吃完那一碗饭,再把空碗递过去。
  她想从爸爸妈妈那里得到的,除了钱,再无其他。
  能得到的,也只有钱罢了。
  从小的娱乐活动有限,发呆成了程恩恩的特长。
  她一边发着呆,一边本能地跟着队伍前进,脑内预演着对班主任说“我出车祸了,作业都丢了”,可能出现的画面。
  老秦是个严厉较真到声名在外,其他学校都闻风丧胆的班主任。他从不听解释,所有的错误不讨论原因与出发点,直接处罚。
  至于学生们花样百出不交作业的借口,在他面前都不成立。
  作业忘带了?——现在回去拿。
  丢了?——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来上课。
  生病了住院?——让你家长带上住院证明亲自来跟我说明。
  被狗吃了?——那你回去,让狗来上课吧。
  ……
  前头说着不知名地区方言的叔叔与工作人员沟通十几分钟无果,黝黑的手拿回被丢回的证件和单据,摸了摸顺着鬓边往下流的汗水,低头嘟囔着什么离开了。
  程恩恩走上前,将身份证从窗口递过去。
  工作人员伸出手来拿,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眼都不带看的。
  食指熟练地在键盘上翻飞敲打,鼠标c,ao作了几下,视线突然瞥过来:“你的费用已经结清了。”
  程恩恩有点茫然,这段时间除了一个新结识的美女姐姐,没有其他人来看望过她。
  她把脸凑到对话窗口,礼貌问:“请问,是谁帮我付……”
  工作人员一把将证件拍回来:“不知道!”
  “……”程恩恩缩了缩脖子。
  对比之下,护士小姐姐的态度简直是天使了。
  还是回去问小安吧。
  程恩恩默默收起证件。
  电梯间总是人满为患的,永远都是挤满了等电梯的人。
  程恩恩知道一个另外的地方,是小安告诉她的,那部电梯因为比较隐蔽,也有些远,乘坐的人要少许多。
  她一路皱眉苦索,不知道究竟是谁帮她垫付了医药费。
  会是爸妈吗?她昏迷的时候,也许他们来看过自己?这个想法一冒出头,就被程恩恩自己拍了回去,怎么可能。
  她七八岁的时候发高烧,烧到凌晨愣是没人发现,自己撑不住爬起来去敲卧室的门。程绍钧加班快到半夜才回,被吵醒发脾气吼了几声,继续蒙头睡。她在客厅等到方曼容牌局结束回家,哭着说自己难受,方曼容却只是摸了摸她的额头,说:“烧什么烧,不热,回去睡一觉就行了。”
  程恩恩等了一会儿,电梯到了,她抬脚踏进去的时候发现有人,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脚步却僵住了。
  里头站着三个男人,呈三角形的结构,一前两后,三个都是黑衣服,一个顶一个的身高腿长。
  后头的其中一个穿黑西装白衬衣,戴眼镜,气质稍显斯文;另外一个体格彪悍,双手交叉放在身前,黑色短袖下肌r_ou_喷薄,巧克力肤色更显强壮。
  至于最前方的那个,个子跟壮男一般高,但是没那般魁梧,宽肩窄腰,有型有度,站在那里就是个活生生的衣架子。他一身都是黑,这个颜色被他穿出了极致的酷感,只是气场太强势,眉眼又过于冷冽,看起来倒是比壮男更不好惹。
  好像是黑社会。
  程恩恩小胆子颤了颤,默默把伸出去的右脚缩回来,转身低头,快步逃离现场。
  背后有人“诶?”了一声。
  听那略显粗犷的声线,应该是那位壮汉。程恩恩的脚步瞬间倒腾得更快了。
  程恩恩还是回去电梯间,自己没费什么力,被后面的人一推就成功挤了上去,只是下电梯时的时候,细胳膊细腿从人堆中挤出来,很是费劲。
  她熟悉的那位小护士叫小安,正忙着给一个患者换点滴。程恩恩便在护士站等她,穿着在她身上显得格外宽大的病号服,像个幽灵似的晃来晃去。
  小安忙完了小跑回来:“好了,我那边弄完了,你找我什么事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