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傅先生今天也很善良(上)作者:一碗麻辣烫

时间:2019-02-20 19:35标签: 情有独钟
文案: 人人都说傅少不好惹,脾气差、出手狠 对此,余曼深以为然,平时他看上去禁欲、高冷的一笔,偏到某些时刻就发疯,力气大到能把她揉碎了嵌入骨头 一次聚会,她被灌了几杯,趁他去接电话,不安好心的人凑过来套话。 鳗鱼,你觉得傅卿言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文案:
  人人都说傅少不好惹,脾气差、出手狠
  对此,余曼深以为然,平时他看上去禁欲、高冷的一笔,偏到某些时刻就发疯,力气大到能把她揉碎了嵌入骨头
  一次聚会,她被灌了几杯,趁他去接电话,不安好心的人凑过来套话。
  “鳗鱼,你觉得傅卿言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微醺的她单手托腮,红着脸答道:
  “善良!”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死心的继续问。
  “那他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她眨眨眼,语不惊人死不休。
  “吻技差!”
  于是,大家确定,她真的醉了
  不久后,傅少被打上“接吻狂魔”的标签,媒体每次拍到的镜头,都是他和太太亲吻的画面。
  只有余曼心里清楚,这特喵的不是秀恩爱,是他小心眼的毛病又犯了。
  “你觉得我吻技不好,那咱们好好练练,嗯?”
  **************
  小剧场
  狐朋狗友:你是不是喜欢她?
  傅傲娇:我傅卿言!就算是瞎了、傻了、残了,也不可能喜欢那个又丧又呆又蠢的女人。
  后来(真香预警)
  狐朋狗友:不喜欢她,你求个锤子的婚!
  傅傲娇:关你屁事,老子明天结婚,你记得准点到,回家吃饭了我,你们慢慢喝。
  狐朋狗友:艹,你的单身夜派对,留我们在这里喝?????
  【阅读提示】
  偏执傲娇大少爷 X 丧系娇软小仙女
  作者君没文笔、处处是狗血、处控党慎入!
  男主:不善良、不温柔、不单纯!
  女主:今天也是很丧的一天,耶!
  治愈系小甜文,人设背景前三章就可以看出来,不喜欢直接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卿言、余曼 ┃ 配角:肖元哲 ┃ 其它:相互救赎
  ==================
 
 
第1章 他回来了
  五月中旬暑气渐重,躺在没有空调的密闭空间,即使把被子蹬得老远,很快也会被闷出一身汗。
  嗡、嗡、嗡~手机没响几下,床上坐起一人,震动声戛然而止。
  偏瘦的脸因为闷热的环境多了几分红润,半睁半闭的眉眼说明她这会儿还没醒,白皙的手背上隐隐可见几条青色的血管,柔弱得仿佛连手机都握不住。
  “过来,现在!”
  男人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余曼张嘴“哦”了一声,便扔掉手机,揉着不大清醒的脑袋去浴室,没过多久带着一串s-hi哒哒的拖鞋印回来。
  她埋着脑袋,用毛巾在发梢来回摩擦,时不时从抽屉里掏一支快落灰的眉笔、眼线笔、口红……
  眼看着道具都快齐活了,手机亮了一下,屏幕上跳出他的消息。
  “不许化妆!”
  看着傅卿言特意带上的“!”,她撇着嘴角挑了挑眉,秋风扫落叶似的,用手肘把零散的化妆品悉数扫落回抽屉。
  换好衣服出门,她刚上车不久,少爷的新指示来了。
  “我还没吃饭。”
  在调头回家和继续前行间,她稍微挣扎了一下,开口对司机说。
  “师傅,先去南京路的客仙居。”
  话音未落,订餐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到傅卿言住的小区,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
  门铃摁了三遍,她才听到拖拖拉拉的走路声,黑色的门向内拉开,露出他那张帅气又讨人厌的脸,以及那套松松垮垮的白色睡衣。
  “我给过你钥匙。”
  提着外卖从他身边走过去,不想承认是故意吵他来开门的,径直走到饭厅,招呼他过来。
  “吃饭!”
  他顶着一头被猫抓过的头发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一副等人上菜的样子。
  余曼对此习以为常,站在他对面,把东西都准备好,连筷子都放到他跟前才转身,走了两步被他叫住。
  “这个星期,你是不是一直没过来。”
  她转过身来,无辜的眨眨眼,反问他。
  “你不在家,我过来做什么?”
  闻言,他面上一怔,盯着她的脸沉默着,无言以对,便干脆转移话题。
  “茶几上的东西,给你的。”
  闻言,怨了一路的她,终于挤出一个笑脸,故作娇嗔的弯了弯腰。
  “谢谢傅少!”
  吃完饭,他从饭厅过来,见她枕着沙发扶手看电视,礼物还原封不动的搁在茶几上。
  “看不上?”
  “没有,东西拆开就不值钱了。”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头也不肯抬一下。
  “你又想拿去折现。”
  她没否认,他也习以为常,不慌不忙的提提裤腿坐下,取了烟点上,吞云吐雾间冲她招手,像是唤着家里的宠物。
  “过来。”
  她放下遥控器顺着沙发爬起来,坐在他身边继续发呆,下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冰凉的手指迫使她看向身边的人,他轻轻皱着眉头,打量着她。
  “今天怎么回事,不高兴见我,还是睡了哪个野男人怕我发现?”
  话音刚落,她学着他的样子,将眉心慢慢皱拢,表示此刻自己哔了狗的心情。
  “傅少又开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闻言,他松了手扯扯嘴角,冷声道。
  “脱吧。”
  话题转得太快,她愣了愣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真没看出来他的身体有那个意思。
  “现在?在这?”
  “生理期?”
  他夹着青烟袅袅的烟,慵懒又高冷的给了她答案,她低头不自然的嘟嘟嘴,心想:我大姨妈没来,你大姨父倒是来了,脾气真臭!
  在她低着头扭扭捏捏解扣子的时候,他又冷着脸吐出两个字,“全部!”
  余曼脸色一僵,抬眼看着他,越发肯定他回来前,在哪里受了气,更不敢再招惹他。
  一番窸窸窣窣的动静后,她面朝下躺在沙发上,余光瞥见手臂上深浅不一的皮肤,意识逐渐飘远,想起当年被皮带抽打的样子,整个人都魔怔了。
  见她又在这种时候跑神,傅卿言有些恼火,提着她纤细的胳膊,把她翻过来,低头重重的咬在她耳边。
  “啊!”
  她疼得浑身一颤,刚要骂他混蛋,就听见混蛋恶声恶气的道。
  “这种时候你还敢跑神!”
  怕再被他咬,余曼不敢想别的事,盯着他那张前后摇摆的脸,即使是这个角度,现在是这个状态,他的脸看上去依然j-i,ng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