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重生之寒门农女(上)作者:慕容素锦

时间:2018-10-13 20:40标签: 古代言情 温馨
文案: 别人是驾着五彩祥云迎来重生,她是踩着狗屎运穿越成了九岁农家女童。 爷n_ai不疼,叔伯不喜,好在还有爹娘护着。 穷乡僻壤,农家小院,家徒四壁,好在性格乐观的她,很好的就是适应了古代环境。 教j-i,ng明能干的爹发家致富,让善良勤劳的娘享受生活
文案:
别人是驾着五彩祥云迎来重生,她是踩着狗屎运穿越成了九岁农家女童。
爷n_ai不疼,叔伯不喜,好在还有爹娘护着。
穷乡僻壤,农家小院,家徒四壁,好在性格乐观的她,很好的就是适应了古代环境。
教j-i,ng明能干的爹发家致富,让善良勤劳的娘享受生活,还要教导护姐成痴的弟弟努力上进。
偶尔还要和极品亲戚作斗争,跟渣女玩心计,跟心爱之人谈情说爱。
她表示生活真累,想要个相公帮忙暖床生包子。
可来的都是,同村的狗蛋,镇上地主家的傻儿子,还有眼前的是......
她:mmp,臭不要脸的,你来干什么?
他:当然是要你对我负责啊,耍完流氓别想翻脸不认人。
本书标签:温馨清水
 
 第一章 这悲催的穿越 
 
    已近黄昏,夏日的太阳还高高的挂在上空,树叶被晒得发白,天气热的没有一丝风,热气仿佛就在四周飘动,闷得人透不过气,知了蛐蛐还在草丛里不停地乱叫着。
 
    桃花村也被包裹在这层热气中,大地像被架在火炉上一样被炙烤着,村里的几只土狗也懒洋洋的吐着舌头趴在地上,无j-i,ng打采的半闭着眼睛假寐。
 
    张初夏蹲在村里溪边树下的一块石头上,双手托着下巴,双眉蹙起,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任谁一觉醒来后,莫名来到这个不知什么年代的陌生地方,恐怕心情都不会好吧,即使在这地方呆了两周之久。
 
    从现代来的她在努力消化自己穿越并且回不去的事实,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晕倒在马路上,醒来就从一个成年人变成一个面黄肌瘦的六岁女童。
 
    前世的她跟着n_ain_ai一起生活,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一家三口出门遭遇车祸,为了保护她,父母双双惨死,那个时候的她几乎没有什么记忆,n_ain_ai将她从医院接回家后,便一直养在身边,祖孙两人相依为命。
 
    父母没出事之前,她们一家住在城里,n_ain_ai住在乡下,出事之后,便和n_ain_ai一直住在乡下农村。
 
    n_ain_ai是农村人,她的父亲在城里结婚生子后,一直想接n_ain_ai去城里生活,但都被n_ain_ai拒绝了。她在村里上完了小学,接着到镇上读初中,市里读高中,伦敦奥运会的那一年她考上了大学,虽然从小没有父母的陪伴,可n_ain_ai对她的爱绝对不少,她还打算毕业工作后好好孝敬n_ain_ai,可就在毕业找工作之际,n_ain_ai却因为意外不幸去世,伤心的她好不容易在一个月后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脱离出来,重新走上求职之路,没想到面试完后晕倒在马路上,醒来发现自己就在了这么个陌生的地方。
 
    那天的天气还是和今天一样的燥热,她是被喉咙的干哑和口渴给折腾的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茅草搭建的屋顶,墙角还有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环顾四周,她闭上了眼睛,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看了半响又闭上眼,反复再三,才确认自己莫名穿越的事实。
 
    翻身坐起来,看着自己的短胳膊短腿,她忽然将手伸向裆部,几秒后吐出一口气,性别没变,还是个女的。
 
    前世的她也喜欢看,曾经还萌生过写的打算,可终究只是想想,未曾下笔,中穿越的桥段她可熟悉,但女主不是穿越成妃子,好歹不济也是个小姐,怎么轮到自己…就成了小村姑?
 
    她坐在床沿,看着自己吊在床边,够不着地的腿,心里默默为自己抹了把泪。
 
    夏日的太阳毒辣,原主不知怎么的在烈日下晒了几个时辰,回到家后中暑一个小心没挺住就过去了,自己就占了原主的身子上位了,而那时候原主的全家都在外忙农活,家里没人,自然都没有注意到。
 
    为了不让全家看出异常,她这两周来都在小心翼翼的说话,不做出格的事,行为举止尽量像个小孩子,好在赶上农忙,大人们早出晚归,又或许是原主的性格本就这样,全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在此期间,她也在积极努力的寻找回去的办法,可是一切徒劳,最后只好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蹲在石块上的她此刻是无比的怀恋背心,光脚丫,空调,西瓜,笑的无惧炎热,毕竟说好的命都是空调给的呢。而现实是她只能找个y-in凉地,蹭点自然风,面朝黄土,低头四十五度数蚂蚁。
 
    对于熊孩子们来说,再热的天也阻挡不了他们玩闹的心,村里有条小溪,河水清澈,水也不深,里面没有大鱼大虾,小虾米还是不少的,每当到了夏天,这里就成了小孩子们的天堂。
 
    “初夏,下来玩水呀,这水可凉快了”,坐在溪水边上的柳翠翠挽起裤腿,将脚放进了水里荡阿荡,回头叫岸上的初夏。
 
    虽说男女有别,但是对于农村的小孩来说,哪里有那么多讲究,此刻小溪里挤满了小屁孩,男孩子们光着身子在水里嬉戏或者摸虾,女孩子们就坐在边上,除了刚才的柳翠翠,还有好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
 
    “不了,待会我就要回家了”,初夏拒绝了小伙伴的提议,她蹲在岸上面,已经看到不远处有大人从田间干完活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桃花村的规划布局很好,村民生活区在小溪的南面,农田在小溪的北面,而水田则在靠近汉江的堤边,方便渠水灌溉。
 
    从农田回来的大人都要从小溪上的石桥经过,孩子们还浑然不知,玩的正起劲。
 
    “狗蛋,老娘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玩水,你是不是把老娘的话当耳边风?”只见一位扛着锄头,穿着粗布麻衣的妇女站在石桥上吼着。
 
    明显热闹的场面安静了下来,溪水中有个瘦的跟猴似的男孩忙着往岸上蹿,边跑边说“娘,我再也不敢了。”
 
    “完了完了,狗蛋这回家又得挨揍。”
 
    “他有哪一天是不挨揍的?”
 
    “昨天我才听见他在家被揍的嗷嗷叫,可惨了~”旁边狗蛋邻居家的小男孩说道。
 
    几个小男孩听完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而跑到岸上的狗蛋正被他娘揪着耳朵往家里提溜。
 
    陆陆续续的有小孩子上岸,有的被回家路过的大人叫走,有的要回家帮忙干家务活,不一会儿,人就走了个七七八八。
 
    柳翠翠叫了她一声,她才站起来,两人结伴回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