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小白杨+番外(上) 作者:水千丞

时间:2018-05-10 18:50标签: 军旅 制服情缘
文案 好吃懒做的Cao包富二代被家人扔进军队调教,在这个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破地方,白小少爷求救无门,哭哭唧唧地被迫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每天忍受繁重的cao练和自尊心的打击已经够让他痛苦了,为什么还要碰上一个处处找他麻烦、觊觎他屁股的煞星?这煞星长得
  
 
文案
 
好吃懒做的Cao包富二代被家人扔进军队调教,在这个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破地方,白小少爷求救无门,哭哭唧唧地被迫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每天忍受繁重的cao练和自尊心的打击已经够让他痛苦了,为什么还要碰上一个处处找他麻烦、觊觎他屁股的煞星?这煞星长得人模狗样,却一肚子坏水,他白小爷绝不会屈服!
 
本文讲述一个扶不起的歪脖子柳在部队里被调教成英姿飒爽的小白杨的故事,且看白小少爷如何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共和国军人!!
 
本文有热血、有基情、有笑也有泪,努力呈现中国军人正直、悍勇、刚毅、厚德的美好面貌~
CP:邪魅狂狷鬼畜攻XCao包富二代受
 
PS:本文主角为《你却爱着一个傻逼》里简隋英的二百五表弟白新羽,
 
文中会有简大少和李二时不时出来打酱油哦。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高干 军旅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新羽;俞风城 ┃ 配角:简隋英;李玉 ┃ 其它:军文强强
 
 
编辑评价:
 
白新羽今年二十二,是个劣迹斑斑,学习不行、生意不懂、成天吃喝玩乐的Cao包富二代。为了白新羽的未来,白家终于下定决心把他送到部队里历练几年。
从此白新羽这个扶不起的歪脖子柳踏上了艰苦的新兵成长之路…… 
 
作者文笔简练而精道,习惯通过对话从侧面塑造出主角的人物x_ing格。文中主角白新羽好吃懒做、欺软怕硬,又爱哭鼻子的x_ing格特点被描绘的淋淋尽致,跃然纸上。为读者一点点的展开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的白新羽在部队中有泪有笑,有热血有基情,不断历练成长的励志史。
    
 
 
 
    第1章
    
    闹哄哄的音乐、艳俗的灯光、疯狂扭动肢体的年轻男女,把这个近期京城最火的酒吧烘托得格外纸醉金迷,酒吧内明明已经开了十足的冷气,但因为热浪的人太多,白新羽缩在沙发角落里,依然出了一身汗,他烦躁地把衬衫扯开了两粒扣子,把酒杯摔在了大理石桌子上。
    “怎么了?出来玩儿你一脸大姨妈,扫不扫兴啊。”邹行抓着他的后脖子捏了捏,笑嘻嘻地说:“是不是没你看上眼的妞儿?”
    “不是。”
    “哎呀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你那脑子里还能装什么呀,看不上哥们儿给你换一批,今儿我做东,你不用给我省钱。”
    白新羽推开他的手,“谁想给你省钱啊,我是真没心情。”
    邹行一拍他大腿,“到底怎么了?”
    白新羽扒了扒刚染的栗色头发,“我前几天碰着我哥了。”
    “你哥?你哪个哥?简隋英?”
    “嗯。”
    邹行咧了咧嘴,“啧啧,他又揍你了?”
    “没有,他肯定想揍我来着,但是我当时在车上,直接开车跑了。”
    “你又怎么惹他了?不过你那个哥吧,也太横了,说实话我都有点儿怕他。”
    白新羽听着邹行说箭隋英坏话,心里不太痛快,但又没法反驳,因为邹行说得也没错,他想了想,还是说:“其实他对我也挺好的……”
    邹行拍了拍他的背,“你这是被虐习惯了。”
    白新羽灌了口酒,“不说了,你们HIGH吧,我回去了。”
    “哎?真走啊?这才几点啊。”
    白新羽踹了他一脚,“改天再宰你。”说完拿起钥匙和钱包就走了。
    出了酒吧,空气虽然不那么浑浊了,但这天儿也忒他妈热了,感觉身上还是粘糊糊的,大脑也直犯晕,他走到停车场,坐进车里,把冷气开到最低,然后倒在了椅背上,重重叹了口气。
    从那天碰到他哥到现在,他的心一直悬着,想起他哥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就手直抖。
    简素英是他表哥,他妈妹妹的独子,他那个小姨命不好,被个小三挤兑死了,让他哥十来岁就没了妈,他妈心疼他哥,就对他哥特别好,他哥呢,长大了很有出息,也就对他好,虽然从小打骂没断过,不过自小给他塞零用钱、帮他打架、投钱给他做生意、替他解决赌债,这些事儿没少干,所以他哥虽然凶了点儿,但确实对他挺好的。他从小就怕他哥,基本他爹妈管不了的,他哥一出马他就老实,没办法,那是真怕啊,他哥一瞪眼睛,他就感觉那大耳刮子要下来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半年前哪儿来的胆子,敢坑他哥的钱。
    想起半年前的事,白新羽一脸懊恼,抓着方向盘拿脑袋使劲撞了几下,车喇叭嗷嗷叫。
    当时他赌球欠了三百多万高利贷,实在不敢跟他爸说,就硬着头皮去找他哥借钱,结果他哥也火了,把他一顿臭骂轰出去了,还说再也不管他了,他当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他哥的异母弟弟,就是那个小三生的儿子找上他了,说能帮他,他当时也真是走投无路了,就跟那小子合伙骗了他哥三套房子,转手一卖,才把赌债填上。他做完这事儿之后,又后悔又愧疚又害怕,就去澳洲他姑妈哪儿躲了半年。
    可是那个鸟地方,净说鸟语,没个认识的朋友,他天天在他姑妈的大庄园里溜狗,差点儿憋疯了,最后实在忍不住回来了。回来之后也不敢声张,没成想才回来没几天,带个新泡的小嫩模去玩儿,刚到停车场就跟他哥撞个正着,吓得他一脚油门就跑了,到现在想起他哥吼他那一嗓子,都吓得心肝儿直颤。
    他觉得自己完蛋了,真完蛋了,他哥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他呢,他怕得连家都快不敢回了。而且他哥到现在都既没给他打电话,也没给他爸妈打电话,这指不定是酝酿着什么风暴呢,一想到他哥那些整人的招儿,他浑身一哆嗦,愁得差点儿哭出来。
    在车里呆了快一个小时,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想来想去,兜里没几个钱了,早晚得回家,怎么想还是家里安全,至少他哥要是找上门儿来,看在他妈的面子上不能打死他,要是在外边儿被他哥逮着,得去半条命。白小少爷被自己的机智感动了,赶紧发动车,往家赶去。
    这时候已经一点多了。白新羽把车停在车库,悄悄打开家门,摸黑往楼上走去。刚走了没两步,客厅的灯突然亮了,白新羽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就见他爸妈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
    白新羽心一凉,赶紧环视偌大的客厅,没发现他哥的踪影,但他还是没放松警惕,他回国没几天,他妈对他的思念还没释放完呢,不可能一下子冷下脸来。他心想,完了,他哥肯定来找过他爸妈了。他心惊胆战地说:“哎,爸,妈,这么晚了你们怎么不睡啊,也不开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