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只为爱/应该+番外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时间:2018-04-27 19:13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你有没有试过在城市最热闹的街道上,拉着你想娶或者想嫁的人,一路狂奔? 下一次,试试看吧!深爱之中的人,分开一秒都会感到焦灼不安。 而他和她,却天各一方整整六年。他恨她,恨到不愿意提起她, 可他又是那么那么强烈地想念她,想到整整六年没有一个夜晚
 
你有没有试过在城市最热闹的街道上,拉着你想娶或者想嫁的人,一路狂奔?
下一次,试试看吧!深爱之中的人,分开一秒都会感到焦灼不安。
而他和她,却天各一方整整六年。他恨她,恨到不愿意提起她,
可他又是那么那么强烈地想念她,想到整整六年没有一个夜晚能安睡。
她爱他,爱到他归来后用尽所有的手段企图破镜重圆,爱到对身边所有的追求置若罔闻,
可让他重新爱上自己的路却是那么艰难。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爱情,很伤人,
可即便如此伤人,他们还是飞蛾扑火永不言悔。因为人的一生,如此甜蜜的事情只此一件。
 
白月光
 
  二零零二年的时候,顾明珠二十岁。那年的七月,她和男友容磊双双拿到了法国里昂国立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未来一片安好。
  
  同年八月,顾明珠的父亲顾博云涉黑,锒铛入狱。继母阮无双心脏病发,抢救无效,死亡。
  
  那年的盛夏特别的漫长。顾明珠在中午十二点的毒辣阳光下徘徊了整整两个小时,当终于横下心走进容宅时,她觉得那道弯弯曲曲的走廊比平时更为幽深寒凉。
  
  容家的管家薇姨走在前面带路,背影曼妙。顾明珠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三步左右。她裹着黑色的长袖T恤,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手臂上每个毛细孔里都渗出细密的冷汗。
  
  好像也是从那年开始,顾明珠讨厌每一个夏天。
  
  “啧啧,小明珠,要是你能用这样的可爱表情躺在我的身下,该有多销魂呐……”方非池不正经的声调在极近的耳边响起,这匆匆六年光y-in“嗖”的一声过去,顾明珠一下子从往事里被推了出来。
  方非池扶在她腰上的手四下游移,嘴里呵出的热气扑在她耳侧。回头看看他英俊而欠揍的笑脸,顾明珠嫣然一笑,娇羞的躲进他怀里,伸进他西装外套的手,牢牢掐住他腰间的Rou转过一个钝角。
  
  身边经过的名流政客都笑着看这柔情蜜意的一对,方非池只好吞下到了嘴边的痛呼,强撑着笑脸,低头对怀里的女人细语:“悍、妇!”
  
  顾明珠仰头看他,精致的五官迎上璀璨灯光,漂亮可口的让人想舔上一口。她笑的甜美,方非池却切实的打了个寒颤。
  有种女人的笑,和罂粟的花是一样的,越娇艳越是毒。所以方非池浑身忙不慎把她从怀里捞出来,保持距离,“开个玩笑而已——”他识相的讨好她。
  
  夜正浓,水晶宫殿般的大厅里,聚集着C市一大半的政要。人人都是盛装而来,三五成群高谈阔饮。方非池陪了她一会儿,耐不住寂寞,晃进人群猎艳去了。顾明珠站在光线寂寥的角落里,远远的看着主席台那边。嘈杂的背景声里,她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那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侧脸的线条深刻俊朗。和六年前一样,容磊话不多,谁和他说话,他就微笑着看着人家,认真的听,偶尔微微点头。
  
  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顾明珠别过脸去,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一贯平静的眼底,此时仿佛汪了两潭白月光。
  一别六年,我亲爱的石头,欢迎回来。
  
  容家是C市土生土长的老式大家族,政界商界都广有涉及。德高望重的容老爷子膝下最疼爱的,莫过于长孙容磊。今晚既是容磊的洗尘宴,也是他加盟家族企业的一个非正式就职仪式,自然隆重非常。容老爷子亲自到场不说,连城中商界龙头梁氏企业,代表出席的都是总裁梁飞凡本人。
  方非池带着顾明珠过去跟主人家打招呼时,容磊已经被敬了一圈的酒,墨黑墨黑的瞳孔比平时更为晶亮。
  他的五官是那种端正柔和的好看,年少的顾明珠曾经很骄傲幼稚的暗自认为,她的石头有种安定人心的帅气。
  
  “容大少!”方非池拍拍容磊的肩膀。他也是高干出身,和容磊从小就认识,勉强可以算是朋友。
  
  容磊笑着和他碰杯,寒暄了两句,看向他臂弯里的女人时,他微微一笑。身边有别家的老总认识顾明珠的,马上为他介绍:“顾小姐是韦博建筑的掌门,人长的闭月羞花不说,能干的很!别看她年纪轻轻的,可是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劲敌呢!”
  顾明珠低头浅浅的笑,方非池替她客气的应酬:“哪里哪里!”
  
  容磊也笑,好像和在场的局外人一般无二,可是握着酒杯的手指尖,却因为用力收紧而泛着白。他开玩笑似的对刚才介绍顾明珠的人说:“黄总,顾小姐当年可是连跳三级考上了C大的艺术系,是C大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女。自然是厉害能干的。”他回过头来,看着顾明珠,微笑着说:“明珠,好久不见了。”
  顾明珠点头,莞尔一笑,“容总过奖。”
  两个人同时伸出手去,轻轻一握。顾明珠眼里满满都是笑意,容磊的表情却冷了好几分。
  
  宴会结束,方非池开着新买的拉风跑车,载着刚刚结识的女朋友扬长而去。顾明珠在休息室坐了一会儿,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她悄悄的从酒店的后门绕了出来,往回慢慢的走。
  身后是无尽黑的夜,路上行人不多,霓虹的星星点点根本温暖不了这沉重的夜色。顾明珠木然的一步步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辆灰色的卡宴,极缓慢的跟着她。
  
  走了一段她有些累,停下来准备叫车,却看到身后已经停了一辆,容磊皱着眉坐在驾驶室里,离她不过几丈的距离。
  顾明珠笑着招了招手,他轻轻别过了脸去。她也不恼,径自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容磊转过来看了看她,神色有些无奈。
  “我看你今晚喝了不少,还能开车么?”一面拉上安全带,她问。
  容磊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我的酒量你还不清楚。”
  
  顾明珠给他指路。车子滑进车河,她言笑晏晏的介绍C市主干道这些年的变化。容磊默默无语的听着,忽然的Cha进来一句:“他一直就这么对你的?”
  顾明珠一愣,想来他应该是注意到了方非池的放浪,她笑,“怎么了?心疼我这个前女友?”
  容磊冷笑,“你顾明珠都需要人心疼的话,这个世界就真的男女平等了。”
  “容磊,你去法国念书,主修的是中文系吧?”顾明珠抱肩,毫不示弱的笑着说。
  容磊牵了牵嘴角,两人打成平手,俱都沉默下来。
  
  到了顾明珠说的地方,她礼貌的问他赶不赶时间,容磊漠然摇摇头,她便下车去,说是马上就来。
  走到大门口,有兄弟正在喝酒划拳,看见她来都乖巧的打招呼:“明珠姐!光哥和睿睿在后花园。”
  顾明珠点头,匆匆的绕过房子去后面找,那一大一小果然在那里坐着,两个人傻傻的仰头在看星星。
  
  程光,表字裸,又字溜溜,号一脱居士,简称六六——以上均来自顾明珠。实际上,C市绝大多数的小混混都尊称他一声“光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