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驭鲛记/驭妖(下)作者:九鹭非香

时间:2019-05-07 23:54标签: 仙侠
倒还有几分怅然。 她收下茶具,轻轻抚摸。 锦桑,谢谢你。 洛锦桑挠了挠头:茶具而已,不用谢,就是要保住它们,太不容易了。 纪云禾闻言,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一些不值钱的茶具而已,还有谁想要故意砸了它们吗? 对呀!洛锦桑气愤道,空明和尚那个大秃驴可坏
倒还有几分怅然。
  她收下茶具,轻轻抚摸。
  “锦桑,谢谢你。”
  洛锦桑挠了挠头:“茶具而已,不用谢,就是要保住它们,太不容易了。”
  纪云禾闻言,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一些不值钱的茶具而已,还有谁想要故意砸了它们吗?”
  “对呀!”洛锦桑气愤道,“空明和尚那个大秃驴可坏了!六年前你不是离开了吗,然后我带着你这个茶具,像之前一样到处寻找大秃驴的行踪,但那次真是找了好久,我找到他之后,他不仅带着我交给他保护的瞿晓星,还救了鲛人。”
  思及那夜明月之下,悬崖的一剑,纪云禾仍旧心头一动。
  “大秃驴说他从河里把鲛人捞起来的,那时候鲛人都快死了,他全然没有求生的欲望,只在只言片语当中透露出是被……”洛锦桑顿了顿,“是被你所害……我当然是不信的,但大秃驴却很相信他,待得鲛人伤稍好之后,大秃驴从他那儿得知了前因后果,气得要将你的这些茶具砸了,说我带着它们,就是帮恶人做事。”
  “呵。”洛锦桑冷笑,“这一套茶具,好端端的,它们做错什么了就得砸了。还有,你怎么可能是恶人!”
  纪云禾笑了出来,一边摸着杯子一边道:“是啊,砸一套茶具能解什么气,要我是空明和尚,现在就该将我杀掉。”
  “你又胡说!”洛锦桑斥了纪云禾一句,接着道,“我当时帮你解释了的。我离开驭妖谷前,你不是告诉我,让我将茶具带走,在外面等你,然后林昊青会把谷主之位让给你吗。到时候,你就会用谷主的身份放鲛人走。”
  纪云禾想了好半天,哦,原来她是这样说的。
  “但是大秃驴嘲讽我,说这个说法奇怪得紧,怎么推都推不通,他说你连我都骗,就说你坏。”
  纪云禾摸着茶杯:“你呢?你怎么说的?”
  “我骂了他一通,然后走了。”
  纪云禾笑得直摇头:“你骂了他一通,还能去哪儿?”
  “去找雪三月呀!”洛锦桑想起当年的事,依旧觉得情绪激动,“当时我知道你因押解鲛人不利,而被朝廷抓了,关在国师府里,急得我上蹿下跳,正巧大秃驴气着我了,我索性就背上东西,自己出发了。”她拍了拍纪云禾手里的茶具,“未免大秃驴趁我不在砸你东西,我把它们都交给瞿晓星了,让他好好藏着,潜伏在北境,等我回来。你看,他也未辱使命。”
  “瞿晓星也在驭妖台吧?”
  “嗯,在的,六年前他一直跟着空明和尚,现在在驭妖台也有个一官半职了。他也可想见你了,就是这鲛人,昨天让我上湖心岛了,都不让他上岛,我看哪,就是觉得瞿晓星是男儿身,不待见他呢。”
  “瞿晓星多大点,那不过还是个小少年。”
  “六年了,小少年都长大了。”
  纪云禾笑着摇头:“后来呢?你找到雪三月了吗?”
  “她之前被青羽鸾鸟带走,后来我听说,青羽鸾鸟在比北境更北的地方出现过,于是我一路北上,到了极北之处,但北方太大了,我在雪原迷了路,真的是绝望到了极点。可……”言及此处,洛锦桑微微红了脸颊,她有些不自然的清咳一声,转了脑袋。
  “大概是那什么天意吧,大秃驴也出现在了雪原,他救了我。”
  纪云禾了然一笑,“哦,茫茫雪原,孤男寡女,患难与共?”
  “对,然后我一不小心就睡了他。”
  纪云禾手一抖,被托付了六年的茶具,其中一个杯子霎时滚在地上,瓷片破裂,宛如惊雷。纪云禾张着嘴,似被雷劈哑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洛锦桑反而心疼得蹲了下去:“呀呀呀!杯子杯子杯子呀!”
  纪云禾把其他杯子往床榻里一塞,将洛锦桑拉了起来:“你怎么了他?”
  洛锦桑默了一会儿,诚实道:“睡了他。”
  “那你现在和他和他……”
  “就还和以前一样呢。”
  “啊!?”纪云禾瞬间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死了,她应该把空明和尚这个渣渣摁过来,问问他该不该先死一死……
  “哎呀,茫茫雪原天寒地冻的,我借他阳气,暖暖身子,不算什么过错吧……”
  是……要这样一说……倒还是洛锦桑占便宜了……
 
 
第六十九章 诸多秘密
  “那他对你,便与之前没什么不同?”纪云禾打量着洛锦桑的神色。
  洛锦桑想了半天:“说没有吧,好像又有点不同,但说有吧,又好像没有那么实实在在的有……反正他这人y-in阳怪气的,我体会不出来。回头你帮我一起看看呗。”
  “好。”纪云禾应承了,但默了默,又道,“就是……拖不得,也帮你看不了几次,之后,你还是得自己为自己打算。”
  言及此处,洛锦桑也沉默下来,她还待说安慰纪云禾,纪云禾却又笑着将话题带了过去:“之后呢?你们离开雪原后,找到雪三月和青羽鸾鸟了吗?”
  “找到了。但我们找到青姬的时候,三月姐已经没有和她在一起了。青姬说,她从驭妖谷救出三月姐之后,没多久,三月姐就走了。”
  纪云禾一愣:“她去哪儿了?”
  “当时离殊不是那啥吗……”
  纪云禾记得,当时离殊为救出青羽鸾鸟,血祭十方阵,离殊身死,雪三月方知,自己不过是离殊心中的一个关于故人的念想。
  “青姬和我说,当初她救走三月姐之后,三月姐很是消颓了一阵,但后来还与青姬打了一架,打完了,便说自己不再想将过去放在心上,要离开大陈国,独自远走去,青姬见她一身根骨,便指点她去海外仙岛了游历去了……”
  纪云禾皱眉:“青姬把雪三月支到海外仙岛去了?”
  “这怎么能叫支呢。青姬说没有这四方驭妖地之前啊,许多大驭妖师和大妖怪,都是从海外仙岛游历回来,方顿悟得大成的。”
  纪云禾点头:“我在驭妖谷看到的书上,倒也记录过些许海外仙岛上的灵珍异草,对身中灵力大有裨益,只是最终都归类于传说志怪,没想到,还能有活人现身作证了……”
  “对呀,我都可想去了。三月姐是不知道你遭了难,这才能安心离开,但我是不行了,我一门心思想救你,所以这才留下的。”
  “就属你最关心我了。”纪云禾戳了一下洛锦桑的额头,“但瞎关心,这最后把我带到这儿来的,不还是那鲛人吗。”
  洛锦桑闻言,不开心了:“鲛人能救出你!那也是我的功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