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大神带我去打鬼 作者:江千苏

时间:2019-05-05 10:55标签: 甜文 灵异神怪
文案: 离奇死亡的断头女尸、偏僻山村的死亡木屋、无人天台的弹珠声、鬼屋里的无名尸体、医院停尸间尸体诡异失踪 从喻芷意外拾到匕首,遇到郁屿辰后,她生活的轨迹便朝着一个不可捉摸的方向展开。 *** 喻芷:你究竟想做什么? 郁屿辰眼里星辉闪烁,薄唇覆
 文案:
  离奇死亡的断头女尸、偏僻山村的死亡木屋、无人天台的弹珠声、鬼屋里的无名尸体、医院停尸间尸体诡异失踪……
  从喻芷“意外”拾到匕首,遇到郁屿辰后,她生活的轨迹便朝着一个不可捉摸的方向展开。
  ***
  喻芷:“你究竟想做什么?”
  郁屿辰眼里星辉闪烁,薄唇覆上她红唇柔软,勾了勾她舌尖:“想……一直喜欢你。”
  夜深花睡,你是我猝不及防的梦,是我这辈子做过最美的梦。
  (夜深花睡…改编自三毛的一篇文的题目)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男主:郁屿辰女主:喻芷 ┃ 配角:一只叫金元宝的蠢猫,好多人,阿飘…… ┃ 其它:夜深花睡,你是我做过最美的梦
 
 
第1章 第 1 章
  “哒…哒哒……”
  漆黑的走道上,响起小皮鞋踩在地砖上发出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在这密闭而又死寂的空间里显得有几分诡异。
  喻芷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壁走,强忍着墙壁上传来的刺骨凉意。坚实存在的墙壁能给予她一些微弱的安全感。
  一阵风倏然拂过,后脖子凉凉的,y-in冷刺骨得就像……从深渊里吹来的一样。
  喻芷打了个冷颤,赶忙裹紧了身上的睡裙,紧抱着自己裸露在外的胳膊。
  她回头往身后看了看,她这一路走来就没看见过一扇窗户和门,那…….这风是从哪吹来的?
  前不久看的恐怖片的画面涌上脑海,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从身后冒出来?越往下想越害怕,她吞了吞口水。
  不能再想了。
  喻芷摆摆头想要把这些恐怖的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却发现,有时候愈是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就越容易牢记。
  脚下的长廊好似怎么也走不完,黑暗像团浓雾如影随形,吞噬着这方小小的空间。
  喻芷的力气也消耗的也所剩无几了,她长吁一口气,靠着墙壁微微闭眼。
  她记得她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一个人在这条走廊里走了好久好久,不知道走了多远,更不知道前行的方向,就这么走着。
  她夹紧了胳膊,吸了吸鼻子,鼻尖酸酸的。
  有点无助。
  突然想家了。算下来,她已经离开家六年了。
  喻芷将手c-h-a进睡裙的口袋里,指尖触到一个微凉的金属,她迟疑了一会拿出了那东西。
  借着脖子上夜光项链的微弱光芒,喻芷总算看清楚了那是个什么——是一把银质小匕首。
  很小巧,她一只手就可以包住。上面繁复的花纹均是阳刻,摸起来圆润很是舒服。
  倒像是用来玩赏的。
  这把小匕首是她在回家的路上捡到的,当时她一眼就看见了这把掉在草丛里的匕首,上面沾染了少许的暗红,想不去注意到都难。她觉得那暗红很有可能是…….血,而且还是干了的血。
  她知道她不该随便捡外面的东西,可是…一看到那柄小匕首她的视线就忍不住被它所吸引,甚至连愿意以灵魂和生命去获得它的想法都出来了。她见四下无人,竟鬼使神差地把小匕首揣进了口袋里。
  只是,这刀怎么会在她睡裙的口袋里?她明明记得她睡觉前把它放在了枕边啊?
  小匕首手柄顶端有一个小环,刚好可以让喻芷把它圈在指尖。喻芷晃动着匕首,听着这在黑暗中唯一的声音,一下,一下,又一下……
  在漆黑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刺耳。
  她有些心慌,脚跟反向踢了踢墙壁,叹了口气,倏地将小匕首收回手心放进睡裙的口袋,认命地向前继续前进。
  看不到前进的方向又如何?她相信,只要怀揣着希望坚定地朝前走着,总会迎来光明。
  前方隐隐传来敲击声的时候喻芷还以为自己是在这个破地方一个人待太久产生幻觉了,直到她又向前走了好些距离,非常清楚地听见“笃笃…笃”的声音。
  她以她的小心脏发誓,这绝壁是敲门的声音。因为,她看见在她左前方有一扇小小的,很y-in沉的木门。敲击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喻芷后背冒着冷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之前是想着能碰见一个人好有个伴可以不那么害怕,可她又不是个傻子:都走了这么久、也大声呼喊过还是一个人也没遇上,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本该是是没有人的。
  现在突然冒出来个敲门声,那…….是什么在敲啊?!
  不知不觉间,喻芷已经走到了那扇木门前。
  好奇心害死人的道理她不是不知道。那么,进去….还是直接转身离开?
  如果进去会遇见什么她也不敢想,不进去什么也不会发生,是最稳妥的选择。可是,如果不进去她就只能一直朝着那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前进,逃避着一切的变故。
  好奇的小心思像只小猫爪子一样在不断拨弄着喻芷的心弦,敲门声还在,有愈来愈小的微弱感。
  喻芷低垂着眼眸,心里纠结万分。
  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上了房门的金属把手上,寒意顺着指尖逐渐蔓延着全身。
  唉,看来她的内心深处也是想进去看看的吧?
  喻芷深呼吸了一口气,握着把手往下压向里面推去——
  她一直紧闭着双眼不敢看,直到门全部打开她才慢慢睁开眼睛。
  “啊!唔……”
  喻芷松开把手死命捂着自己的嘴,将尖叫憋回肚子里。
  她惨白着一张脸愣在原地,c-h-a在口袋里的手握紧了匕首。
  不知哪来的一支小小的蜡烛被放在房间地板正中间,被门因为突然打开而带进来的风吹得烛火有些微弱,但在黑暗的房间里依旧很是突兀。
  微弱摇曳着烛火照映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
  一驾巨大的黑色棺材。
  除了棺材和蜡烛,偌大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了,显得格外死寂。
  “笃……笃笃……”
  之前已经听不见的敲击声再次出现,而且这次,听得更加清晰了。
  喻芷眨了眨眼睛,手不住的颤抖起来,身体仿佛被冻住,动弹不得。
  漆黑描金的巨大棺材两头分别都挂着四颗小小的铃铛,伴随着敲击声轻微地晃动着,清脆空灵的铃铛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弥漫着,回声悠悠荡荡,好似幽魂的哀嚎。
  喻芷转身就想跑,却听得一个尖细的声音——
  “过来……”
  喻芷呆立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站了一小会儿,那声音没有出现,或许是她的幻觉吧?
  她长吁一口气,扯了扯唇角:
  肯定是自己的神经长时间绷紧了,都出现幻觉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