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掌教大人他情根深种 作者:三春

时间:2019-03-14 22:57标签: 甜文 天之骄子
文案: 母胎单身的姜宁,穿成了三岛方外宗掌教大人,那逃跑的白月光。 刚落地异世界的姜宁,只能一无所知地紧抱着一把佩剑。 周遭或热心或不怀好意的围观群众,都在为她着急。 已经好几年都没见过的含章神君佩剑,怎么会突然就在你这丫头身上了? 兄台,我看
文案:
  母胎单身的姜宁,穿成了三岛方外宗掌教大人,那逃跑的白月光。
  刚落地异世界的姜宁,只能一无所知地紧抱着一把佩剑。
  周遭或热心或不怀好意的围观群众,都在为她着急。
  “已经好几年都没见过的含章神君佩剑,怎么会突然就在你这丫头身上了?”
  “兄台,我看你的重点放错了位置。好几年前,含章神君就说过了,他的贴身佩剑赠给了他的未婚妻心上人了。”
  “那姑娘你?”
  “是怎么得到的佩剑?”
  “还是说,你就是含章神君那从不露面的心上人呢?”
  【小剧场】
  沧浪海阁之下是瀛洲岛。瀛洲岛之外是天下。
  姜宁醒后,发现自己被瀛寰搂在了怀里。
  她抬眼望去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都开始下雪了。
  于是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瀛寰见她醒了,心里依恋不过把头搁在了姜宁的肩上道,“是爱你的时候。”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宁 ┃ 配角:瀛寰 ┃ 其它:
 
 
第1章 
  明明在闭眼前,姜宁还是抱着自己的手机,在寝室的床上打算通宵鏖战一篇仙侠网文小说的,直到实在熬不住的地步,这才昏昏入睡去了。
  可这一闭眼,再一睁眼。等姜宁醒来,就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中了。
  她抬眼看了一下那个金碧辉煌的招牌,更是坚定了自己没来错地方的信心。别人穿越不说穿金戴银翻身做主人,怎么也是身份确定有口饭吃,有个床铺睡觉的配角或者路人甲。
  怎么到了自己这里,不但连个身份都没有,甚至身上连一分银钱都没呢。只有一把看似华贵,却连剑鞘的都不能抽出的佩剑。
  姜宁低头看着,手中这把通体琥珀色的宝剑,等同于是在看钱。
  通鉴斋的伙计,既没有低看姜宁一身寒碜的打扮,那是因为她容貌长得好看,也没高看一眼姜宁去热心接待她,那是因为姜宁在伙计的眼中就是个凡俗之人。
  普通百姓家中的人,沦落来到他们这里典当贱卖宝物的,哪还有什么值得攀附的理由。
  可谁能想到,一楼大厅里的掌事只看了一眼姜宁怀里要贱卖的宝剑,连过手去端详的意思都没有,就下了定论,“姑娘,你这东西绝非凡物,还请您劳驾一趟,去二楼。”
  这掌事连带伙计瞬间就对姜宁客气了许多。
  伙计殷勤着引着姜宁来到二楼。如果说一楼的布置还在姜宁的认知里,与她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些典当铺子差不多,那二楼的光景,就与印象中做买卖的铺子完全不一样了。
  姜宁顺着楼梯步步而上,眼前所见的更像是某个大宅院里用来会客的前厅。与一楼金碧辉煌的世俗味道不同,这里的陈设是古意盎然里的高雅沉浸。
  客人们都在圆椅上或低头喝茶,或附耳聊天,还有一两个把弄物件以及正襟危坐的。姜宁见此就不由得把怀里的佩剑,抱得更紧了一些。
  因为她知道,如果一楼的管事说她的手里的剑不是凡品的话,那这些个坐在二楼无论样貌美丑,年纪大小的人,也不是凡人。
  她穿越到了一本修仙小说中,自当也该有修仙之人。这些人连一个余光都吝啬给予姜宁,因为他们从姜宁上楼的步子中,就听出了她是普通人。在修者的眼中,这就是与他们之间存在着云泥之别。
  这个店铺的二楼应该是专做修仙人的生意,而眼前这些只怕全都是修仙修道的人了,就是不知道在其中有没有厉害的人物。是自己在小说里听过的名字呢?
  “姑娘你坐着,先喝茶。我去请掌事的来。”伙计招呼着姜宁坐下。
  等姜宁一坐定在位置上后,双手自然有些放松,这一放松可就露出了这把琥珀佩剑的端倪了。
  还是有好奇的人朝姜宁这看了一眼,就是想知道这个普通人为何能来二楼的,是不是跟她怀里紧揣着的东西有关呢?
  那应该是一把剑。
  已步入心动境的老道修随意瞅了一眼,这可不得了。
  他看见了一只兽眼。
  在剑柄护手轴心处,镶嵌了一颗金色的竖瞳兽眼。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上古异兽乘黄的眼睛。
  那这把剑……
  “姑娘!能否借你剑给老道看一看呢?”这名老者激动地一个踏步,就来到了姜宁面前了。
  有人因此失声笑了起来,“都到了这个修为地步了,还如此失态。”
  “你莫笑他,就是因为他这份心性。都一百多岁了还止步于心动期。”
  这两人的一番打趣的取笑,引得在场除了姜宁和老道人以外,都笑了起来。
  姜宁是因为警惕,不管心动不心动,可笑不可笑。都不是作为凡人的她,能够嬉笑的。
  “你们笑我之前,能先把这位姑娘手里的宝剑给看清楚吗?”老道人一时有气,又转瞬给压了下来,“只怕,你们见过后,也坐不住的。”
  “什么宝物嘛,值得你这样。”有人也跟着上前,来看姜宁手里的佩剑。
  姜宁知道藏不住,干脆就用左右手呈现的方式,给在场所有人展示着这把她身上仅有的值钱东西。
  “这莫非是?”这人有所怀疑,但更是不敢相信。甚至都到了不敢喊出关于这个宝剑的名字。
  “乘黄剑?”跟着聚拢上来的人,替这个人呢喃出了这把剑的名字。
  更有人接着惊愕着补充道,“乘黄剑,含章神君的佩剑……”
  这就是含章神君的乘黄剑吗?姜宁也不经在心里惊诧着。
  她是知道这把剑的。睡前她看的那本名叫《道魔可逆》的小说,讲得是一个名叫赢官儿的少年一路开挂的升级旅途。可无论主角如何开挂,每到遇见他的父亲之时,他的外挂不是自动熄灭了,也会被他的老爹给拍熄了。
  而的老爹就是睥睨这个书中的存在,人称瀛神君的含章神君。
  书中说他极其珍爱自己的佩剑,从不轻易出剑。貌似不单单因为这把剑,是他本命剑的缘故。
  “已经好几年都没见过的含章神君佩剑,怎么会突然就在你这丫头身上了?”有人惊见此剑,不免感慨道。
  应该说是以前佩剑从不离身的瀛神君,突然有一天从不佩剑了。
  “兄台,我看你的重点放错了位置。好几年前,含章神君就说过了,他的贴身佩剑赠给了他的未婚妻心上人了。”
  听闻是道门盛会时,有人借机一问瀛神君“怎么好久都不见你的乘黄剑。”
  神君笑而一答,“已作定情信物,交托给未来的妻子了。”
  当时听闻这个回答的道家一众先天长老们,第一句开口的不是恭喜与道贺。
  有说他糊涂的,哪有把本命法器送人的道理。何况仅是个未过门的道侣。
  有人直接开口指责他,是不是被j-i,ng通摄魂的魔修给骗走了佩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