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游小说 >

好木望天+番外(下)作者:耳雅

时间:2019-03-30 10:14标签: 竞技
皮披风裹着。 老大。去前面探路的乙跑了回来,道,到大黑山城还要翻过一座山,不过天快黑了,这里正好有一间破庙,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再进城?晚上山路难行。 秦望天看了木凌一眼,木凌耸耸肩,示意他没意见。 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秦望天对甲道。
皮披风裹着。
    “老大。”去前面探路的乙跑了回来,道,“到大黑山城还要翻过一座山,不过天快黑了,这里正好有一间破庙,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再进城?晚上山路难行。”
    秦望天看了木凌一眼,木凌耸耸肩,示意他没意见。
    “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秦望天对甲道。
    晚上山风呼啸,这破庙有些年头了,四壁漏风,甲乙丙丁看了看觉得还不如在马车里暖和呢,就索性将马车和马都赶进了破庙里头。冯遇水和岳在云跑去附近抓野味了,他们都知道木凌爱吃,最近已经啃了两天的干粮了,正巧今天还早,就抓只獐子狍子什么的,给他换换口味。
    木凌裹着貂裘坐在马车边支着下巴发呆,他们光赶路就已经花了近十天的时间了,大家都心急火燎的,但又不能太快,以免把木凌累着,还要装出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来,好不影响木凌的心情。木凌敢肯定,这些群小崽子对自家亲爹都没这么孝顺过。
    正坐着呢,就听门口有脚步声,以为是冯遇水他们回来了,众人抬头一看,敢情不是,是四个粗壮的大汉。这几个大汉都有三十来岁了,衣服外面套着兽皮坎肩,肩上背着弓箭,一人扛着一只被s,he杀的猎物,有獐子、狍子还提着一大兜子的野兔和山j-i……应该是当地的猎户了。
    几人进了破庙里头,看见里头正在生火的木凌等人,就是一愣。
    甲乙丙丁见是当地人,便对众人笑笑,道,“几位大哥,借宝地躲个风。”
    几个猎户对视了一眼,也对甲乙丙丁笑了笑,道,“这位大哥太客气了,这庙就是给路人避风过夜的,请便请便,哈哈。”
    “几位是要去大黑山城啊?”几个猎户找了块干净地皮坐下,问木凌等。
    “对啊。”甲笑呵呵地道,“我们家少爷病了,我们这次是给他求药去的。”
    几个猎户有些吃惊地抬眼看了看木凌,都点点头,“是南方人吧?这北边儿可冷啊,小心冻坏了。”
    木凌撇撇嘴,小声嘀咕,“块头大就挨冻呀,老子名字里有个凌字,还怕你冻啊……”
    几个猎户没听到,秦望天可听见了,就问,“怕不怕冻跟名字里有没有个凌字有什么关系啊?”
    木凌朝天翻了个白眼,“冰凌里头也有个凌字!”
    秦望天有些无奈,见木凌脾气臭臭的,似乎有些不高兴,就猜他是饿了,便叫过丙来耳语了两句。
    丙点了点头,走到那几个猎户身边,掏出几两银子给他们,道,“这位大哥,我们能不能买你一只山j-i呀?”
    猎户一愣,随即爽朗笑道,“你们是外地人吧,这些银子买只狍子都够了。”边说,边拿出一只狍子来,“你们这么多人吃掉一只狍子刚刚好,我给你们去皮,这一只山j-i一只野兔就当送你们的。”说完,将山j-i和野兔交给了丙,边给几人去狍子的皮。
    丙高高兴兴地提着野味回去了,秦望天转脸,就见木凌眼睛已经眯起来了,便笑道,“烤了吃吧,再喝两口酒?”
    木凌点头啊点头,秦望天亲自下了车,支起木架子,给木凌烤野味。
    “这位小哥得的什么病啊?”对过的几个猎户也支了个架子靠野兔吃,边问木凌他们,“上北面来求药,要人参还是鹿茸啊?”
    “我们要找麝香。”甲看那猎户像是对这一带很熟,就问,“兄台知道哪儿能弄到新鲜的麝香么?”
    “哦?”其中一个猎户皱着眉头抬起脸来,道,“这可就难啦。”
    “难?”秦望天一听就觉得一揪心,他们现在最怕的就是出什么变故,因为木凌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便问,“怎么个难法?”
    其中一个猎户看了看秦望天,笑道,“你们没见我们打的都是獐子和狍子么?这一带麝基本已经没有了,要找的话,就得去长白山的大山里头。”
    秦望天点点头,心稍稍放下了些,本来他们也就是想去长白山里头找的。
    “另外啊……长白山上有一个白头山庄(==其实瓦很想写万梅山庄滴说……)。”那猎户接着道,“庄主将山上的麝差不多都抓到庄里去养了。”
    “什么?”甲皱着眉问,“这样也行啊?”
    “听说他手里有一只麝王,那些麝都听麝王的,纷纷跑去了他的院子。”那猎户道,“我们也只是听说,长白山一带最近不太平,总是闹些山匪什么的,大多数猎户都不敢进山打猎了。那白头山庄的主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头,总之就是听说山里已经没有麝了,都被他养在他那个大院子里了,每年都有他的家人带着麝香出来卖,那价钱,可是比黄金还贵啊。”
    甲乙丙丁听完后,都回头看秦望天。秦望天也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这说不定也是件好事,起码也算是知道麝的线索了,不用到茫茫大山里去瞎撞,不好的就是……必然又要有一番波折了。
    想到这里,秦望天转回脸,想看看木凌什么表情,该不会担心吧。可是回过头,就见木凌正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他手上的烤兔子呢,就差擦口水了,问,“望望,兔子烤成金黄色的了,是不是就可以吃了?”
    秦望天彻底无语了,摇摇头,看兔子是差不多了,就撤下了一条兔子腿,那出一块随身带着的盐巴,在烤得油乎乎的兔子腿上抹了一把,给木凌递过去。
    木凌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砸吧砸吧嘴,赞了一声美味呀!脱了貂裘,木凌开始敞开了吃,边吃边赞叹,“嗯,好有劲的r_ou_啊!不愧是野味,香啊!”
    说话间,山j-i也烤好了,秦望天又揪了j-i腿送过去,木凌一手j-i腿,一手兔子腿,吃得那个欢啊。
    正吃着,冯遇水和岳在云急匆匆地从庙门外跑了进来,见破庙里头这么热闹,两人也是一愣。
    “来,你俩都吃些东西吧!”甲切下狍子r_ou_想给岳在云和冯遇水递过去,两人却摆了摆手,跑到秦望天和木凌的身边,对两人低声耳语了几句。
    木凌和秦望天一听,都皱起了眉头……
    冯遇水和岳在云原本想到山里去打些野味的,可是这两人一点打猎的经验都没有,而且人生地不熟的,两人也怕走丢了,所以就在附近一带找了找,正在抓一只野兔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山坡上一阵吵闹之声。这深山老林里头还有人,让两人都觉得有些奇怪,就躲到树丛后面看,只见是一些拿着刀剑的江湖人,为首的一个问,“找到了没有?”
    “山上山下都搜遍了,没有啊。”手下的回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