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游小说 >

我送外卖竟也能红[娱乐圈]+番外(下)作者:小霄

时间:2019-03-01 22:13标签: 甜文 娱乐圈
齐廷观隔着被子找到他的手,摸了摸,低声哄道:别胡思乱想,今天是我不对,说话语气太重了。我晚上看剧本,你难受的话就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白昱邈心情好了很多:我明天能拍戏,你睡觉吧,别熬夜了。 齐廷观笑笑,这么多年了,每次进剧组都没有几个囫囵觉
 齐廷观隔着被子找到他的手,摸了摸,低声哄道:“别胡思乱想,今天是我不对,说话语气太重了。我晚上看剧本,你难受的话就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白昱邈心情好了很多:“我明天能拍戏,你睡觉吧,别熬夜了。”
  齐廷观笑笑,“这么多年了,每次进剧组都没有几个囫囵觉能睡的,我也习惯了。”
  他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会,还是回过头来。
  男人的眼神无奈中又有些严肃,说道:“邈邈,我们定一条高压线。”
  “你之前骗我团团转,我没真和你生气。你耍脾气耍小聪明怎么都行,但不能随便糟蹋自己身体。冰天雪地的光着腿跑出去,这种事以后不要做了,知道吗?”
  白昱邈喉咙仿佛被什么给哽住了,过了片刻,他垂眸道:“嗯。”
  齐廷观欣慰一笑,“晚安,别玩手机了。”
  齐廷观说是夜里会来看两次,但其实他每隔一小时就过来一趟,一晚上来了好几回。
  白昱邈睡得不踏实,男人每次来看他他都半醒着,但他迷迷糊糊中睁不开眼,就躺在那挺尸。
  齐廷观每次来了会轻手轻脚地帮他把杯子里凉了的水倒掉一半,兑上热水,然后帮他掖掖被角。
  白昱邈本来心里觉得暖乎乎的,那点不高兴也都烟消云散,但不知为何,他半迷离之际总觉得男人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天亮前齐廷观最后一次过来时,白昱邈已经退烧了。他趁男人侧身去倒水时偷偷睁了睁眼,见男人已经换了家居服,估计是打算开工前抓紧睡一个小时。
  齐廷观把早上要吃的药准备好放在床头柜上,而后回过头来,轻轻在小男孩脑门上亲了一口。
  他站在床边,似是欲言又止。
  片刻后,他轻轻地走了。
  白昱邈听着对面的房门开了又关,平静地睁开眼。
  退烧后人的思绪总是格外清明,他皱眉思索了片刻,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犹豫了一下,给郝秃拨了个电话。
  郝秃才刚起床,声音里还透着困倦,打着哈欠说道:“咋了少爷?大清早的,有什么吩咐?”
  白昱邈纠结了一下,说道:“剧组早上的包子太油了,我昨天晚上发烧,想吃点清淡的。”
  “发烧了?”郝秃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你还好吗?我现在去给你送点药吧,你起床了吗?”
  “起床了。”白昱邈一边说一边摸下床,把药吃了,说道:“我有药,就是想吃点清淡的。观哥昨天晚上照顾我到挺晚,不想吵他了。”
  郝秃听明白了,“那你等我十分钟,我带你开车出去吃点。距离开工还有一个来小时呢,咱们赶得上。”
  白昱邈:“谢谢郝哥。”
  早茶店里。
  白昱邈低头搅着一碗浓稠的红豆粥,郝秃在他对面大口大口地吃着虾饺,看他不动筷子,说道:“吃啊,你是不是胃口不好啊?”
  白昱邈摇头,喝了两口粥,忽然轻声道:“郝哥,观哥在我之前是不是有什么旧情未泯的前任啊?”
  “噗……咳咳咳咳!!”郝秃呛疯了,赶紧扯过一张纸巾掩住口鼻,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他给自己顺着气,啼笑皆非道:“什么鬼?旧情未泯?他有旧情吗?”
  “老子跟他这么多年,要不是碰到了你,老子还以为他是修仙一族出身,六根清静呢。”
  白昱邈愣了愣,有些没想到:“他六年来都没有过喜欢的人?”
  “对啊。”郝秃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像他这种专注事业的男人,啧啧……不是跟你吹啊,我们观哥心如止水到什么程度?碰到你之前,我都不知道他竟然喜欢的是男人!”
  郝秃说到这唏嘘了一声,后怕地抱紧自己,“还好还好,从带他开始我就直白地暗恋韩国那个心儿了,不然他可能早就对我下手了。”
  白昱邈:“…………”
  他干巴巴道:“你怕是对自己的容貌有什么误解。”
  郝秃嘿嘿一笑,并不以为侮,他挤眉弄眼地笑道:“咋回事,在他手机里翻到初恋情人的小照片了?”
  白昱邈:“……没有。”
  “那是啥?用过的那啥?”
  “没有。”白昱邈被他烦的头大,匆匆低下头,说道:“吃饭吧。”
  他想了想,又说:“别跟他说我问过。”
  郝秃哧了一声,“你们小两口啊……年轻就是折腾呗。”
  他幽幽道:“赶着还没秃,能折腾就抓紧折腾。等你们哪一方秃了啊,到时候再折腾,对方都懒得哄,知道吧?”
  白昱邈没吭声。
  这件事情绝对不对劲。
  回到剧组时刚好赶上众人起床,白昱邈打包了虾饺、凤爪和红豆粥回来,给剧组上上下下全都发到。
  齐廷观一大早上起来先和康池请了今明两天回家的假,买了机票,跑到白昱邈房间里却没找到人,找了一圈,总算是在休息室里找到了。
  白小少爷看起来并没有羸弱的病气,他已经换好了今天要穿的那套衬衫搭毛坎肩,坐在休息室一边喝咖啡一边看剧本。
  休息室里聚集了二十来个人,大小演员、化妆助理全都在,大家吃着本不该属于剧组早餐配置的茶点,气氛很活络。
  齐廷观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他走过来揉了把小男孩的头,“退烧了?不难受吗?”
  白昱邈把给男人打包的升级豪华版早餐推给他,哼一声,“年轻人身体好,你们老年人懂吗?”
  齐廷观笑了,“好好好,你是年轻人,我就是一颗老树,行了吧?”
  男人搬个凳子坐他旁边,低声道:“白小少爷呼风唤雨,叔叔伯伯家相亲相了一圈,还是回来吊在我这棵老树上了吧?”
  白昱邈被他说得脸红,瞪眼道:“吃饭得了,早茶也堵不住你的嘴。”
  齐廷观闷笑,一边拆包装盒一边说道:“对了,我等会回趟北京,最晚后天回来,你一个人在剧组好好呆着,让郝哥看着你,行吗?”
  白昱邈一愣,“回北京干什么?”
  齐廷观淡定地说道:“工作室有点急事,要面签两个合同,我本人得到场。”
  男人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白昱邈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他犹豫了一下,琢磨着要不要问问他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事。
  他正小心措辞,却突然听见一阵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从门外走廊远处咣当咣当走近,那个声音停在了门口。
  空气中一瞬间充斥着浓郁的香奈儿五。
  他默默抬眼望了过去,只见一红呢大衣女子站在了门口,手上提着一只白色Kelly,轻轻拨了下发梢的大卷,杏眼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