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夜深沉之战长沙 作者:却却

时间:2019-04-22 12:48标签:
文案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老乡亲 湖南人是不怕死的! 湘潭才子杨度说过,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在国家危难之际,无数湖南少年,热血沸腾地投入抗击外侮的斗争中,求死报国。 有史为证: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与日军打了二十二次大会战,其中七场大会
文案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老乡亲
  湖南人是不怕死的!
  湘潭才子杨度说过,“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在国家危难之际,无数湖南少年,热血沸腾地投入抗击外侮的斗争中,求死报国。
  有史为证: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与日军打了二十二次大会战,其中七场大会战发生在湖南,包括四次长沙会战,一次常德会战,一次衡阳会战,一次湘西会战,如此惨烈!
  400万的湖南儿女参军抗日,抗战期间,全省伤亡262万人,其中90多万平民被屠杀。
  北平陷落,天津陷落,太原陷落,上海南京陷落,徐州陷落,武汉陷落,唯独长沙艰难地挡住了敌人的铁蹄,战火中巍然屹立。
  抗日保乡的游击战,湖南人打得尤其狠,民众为部队提供兵员,带路修工事,保障后勤供给,破坏道路桥梁,抗战最前线,无处不见湘音。
  有人总结,湖南人自尊心强,排外思想旺盛,富于尚武风气,反抗心理强,多慷慨悲歌之情……
 
 
 
    长沙大火 第一章 民国二十七年十月二十日
 
 
  月亮粑粑
  兜里坐个爹爹(dia)
  爹爹出来买菜
  兜里坐个奶(三声)奶(四声)
  奶奶出(qu)来绣花
  绣个(za)粑粑
  ……
  娭毑(奶奶)的歌唱得虽然中听,可每天早上被歌声吵醒,脾气再好的人也难免心有不忿。
  “娭毑,莫吵啊,我昨天忙到半夜才回来呐!”听到晴空一声霹雳,胡湘湘浑身一个激灵,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在枕头下摸索半天,没摸到姐夫刚送的手表,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发凉,放弃了努力,将怀里卷成一团的棉袍紧了紧,整个缩进被子里,仿佛这样就能躲起来安静睡觉,不受外界的干扰。
  一只冰凉的手伸进被子里,准确无误地给她一个立壳崩(弹脑门),她这回反应过来,双手抱住那只手臂,顺藤摸瓜,捉住那人脑袋,给予重重反击。
  听到双胞胎弟弟小满夸张的哎呦哎呦惨叫,胡湘湘扑哧笑出声来,松开他的手,瞧他一身崭新的洋服不顺眼,将被子卷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起这么早做什么呐,外头又不安全,待在家里看书多好!”
  “你就晓得看书,外头几(多)好玩!”
  小满嬉皮笑脸凑上来,又蠢蠢欲动,胡湘湘和他“战斗”了十六年,早就有所防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去,给他好一顿立壳崩,声音十分响亮。小满捂着脑门连退三步,哭丧着脸道:“好男不跟女斗!我是跟姐夫出去,想吃什么不?”
  不是斗不过她,虽然比她高壮,他哪里敢对她动手,要知道她外表虽然娇弱,还整天捧着那本破书哭哭啼啼,以林妹妹自居,其实心眼比针眼还小,吃不得半点亏。而且全家老少,从娭毑到小不丁点的薛平安都吃她这一套,从小到大他听得最多的几个字就是“不要欺负湘湘”,天可怜见,明明是他多年如一日忍气吞声!
  听到有吃的,胡湘湘一直迷迷蒙蒙的眼睛登时闪闪发亮,小满牙齿磨得嘎吱直响,伸出三根指头,y-in森森笑道:“给我弹三下,三个德园包子!”
  胡湘湘眼珠一转,嗲声嗲气道:“哥,我要吃玫瑰白糖包!”
  胡刘氏生两人的时候正好家里没人,连胡刘氏都不知道哪个大哪个小,光看个头就认定胡湘湘是姐姐,这也成了小满一直不服气的原因。
  没想到她这么快认输,果然是好吃鬼!小满不禁为之气结,突然嘿嘿笑道:“以后叫我哥,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
  胡湘湘撇撇嘴道:“你零花钱比我还少,哪个信你!”
  “这你就不懂了吧!”小满趴在窗户朝外看了一眼,见隔壁屋子还没动静,一屁股坐在床榻上,顺手扯扯她的长发,凑到她耳边悄声道:“反正现在不太平,大家都没心思上课,姐夫说让我跟他混一阵子,趁战乱捞点本钱再说。跟着姐夫出门,连吃带拿,根本不用花钱。”
  胡湘湘呆了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想去敲他,小满扣住她的手腕,正色道:“这事别告诉别人,娭毑跟爷(ya)老倌(爸爸)就不用说,姐姐肯定又会跟姐夫吵架,到时候惨的还是我们。”
  “是你不学好,关我什么事!”胡湘湘挣不开他的手,急得满脸通红,压低了声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夫是什么人,为什么还跟他混?”
  小满斜眼看见一块手表,捞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又冷着脸塞到枕头下,胡湘湘微微一怔,满脸尴尬,突然轻叹一声,重又缩进被子里。
  小满下意识在她脸颊一摸,果然摸到满手的水,连忙从口袋掏出手帕去擦,胡湘湘突然抓住他的手,颤声道:“不管你学好学坏,都要好好的,遇到危险赶快逃跑,别傻傻往前冲。你上次帮姐姐逃婚被人打断腿,我陪你痛了十多天……”
  底下的话被他轻轻用手堵了回去,胡湘湘自知失言,在他手上用力咬了一口,恶狠狠道:“等下没玫瑰白糖包别想进门,还有,九如斋的五香牛r_ou_干,杨裕兴的卤腊味……”
  “胡大娭毑,你饶了我吧!”小满胳肢她一下,夺回惨不忍睹的手,夺路而逃。
  胡家住在黄兴南路的小公馆,薛君山娶湘君时买下,这房子的来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住着也舒服,而且又出了小满被打那档子事情,知晓其满面和善笑容后的真面目,平时在他面前都战战兢兢,哪里敢说三道四。
  这里是长沙最早的一批公馆,建于清末,辗转易手多次,之前是一个南货商的产业,薛君山看上湘君的同时也看中这房子,一边追求湘君一边跟他谈,只不过南货商生意不错,抵死不卖,薛君山根本不说第二句,抓共产党的时候顺便添上南货商的名字,将他丢进监牢。
  他家人也乖觉,立刻搬家把房子让出来,还重新添置了最新式家具,千求万求,终于求得薛君山搬进来住,南货商被收拾一顿,出来时只剩半条命,一家人立刻结束生意,离开长沙,不知所终。
  公馆是中西合璧式的两层小楼,坐北朝南,宽敞明亮,一层有五六间房子,呈L形分布,外边由四米高的厚墙围出一个小小院落,院中四棵梧桐枝繁叶茂,一晚上就落了满地的花叶,胡十娭毑起得早,全都扫好了堆放在墙角。
  所谓男进女满(本地做生日的规矩,男人逢九为整生,女人逢十为整生),胡十娭毑今年刚好七十,而胡长宁也刚做完五十大寿,胡十娭毑身体十分好,牙口也不错,现在还能吃蚕豆,每天颠着小脚跑来跑去,一会都不肯闲着,把个重外孙带出了猴子般的性子,一天到头要往外跑,不出门就在地上打滚,只有胡十娭毑哄得住,让一家人头疼不已。
  胡十娭毑年轻时也算长沙街上的美人,胡十爹过世后她也不过三十出头,风韵犹存,上门求亲的人不断,来打主意的混混也不少。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本就不是窝囊的人,干脆随身带把做裁缝的利剪,谁敢乱来二话不说就捅过去。那些男人到底被她吓唬住,加上胡十爹知书达理,在街坊邻居里颇有名望,胡十娭毑既已放出话来守寡,别人也不好强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