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冰峰魔恋/胸大有罪(下)作者:秦守

时间:2019-04-22 12:17标签: 悬疑推理
毁。 她的双腕仍被反铐在身后,焦急无比的扭动着身躯不断哀求哭叫。 阿威抓住女护士长的腰肢,让她两脚叉开的蹲在自己身上,光溜溜的大白屁股悬在半空中,恰好对准了自己高高b-o起的y-inj-in-g。 想要挤奶么,那就先把我的大j-i巴塞到你的s_aox,ue里去 话音
毁。
 
  她的双腕仍被反铐在身后,焦急无比的扭动着身躯不断哀求哭叫。
 
  阿威抓住女护士长的腰肢,让她两脚叉开的蹲在自己身上,光溜溜的大白屁股悬在半空中,恰好对准了自己高高b-o起的y-inj-in-g。
 
  “想要挤奶么,那就先把我的大j-i巴塞到你的s_aox,ue里去……”
 
  话音刚落,石香兰就迫不及待的摇摆着屁股,很快将s-hi漉漉的r_ou_缝对准了男人粗大的龟*,然后猛地向下一坐。只听哧溜的一声响,已经充分润滑的y-in道立刻将r_ou_木奉吞噬了进去,长驱直入的一捣到底。
 
  一股酥麻酣畅的快感沿着神经中枢直迫脑际,石香兰像久旷的怨妇受到雨露的浇灌,几乎是立刻就来了个高潮,子宫里狂涌出大量滚烫的汁液。
 
  阿威也兴奋的仰天嘶吼,双手尽情挤捏着女护士长胸前那对圆鼓鼓的巨r-u,粗大的ya-ng具迅猛无比的冲击着她的y-in道,发出 y- ín 靡不堪的r_ou_声。
 
  “c-h-a……c-h-a死我了……啊啊……c-h-a死我了……”
 
  石香兰狂乱的哭泣着,脑子里一片空白,洁白的r-u汁一股接着一股的从n_aiTou里喷出来,洒的两人身上全都是s-hi滑粘腻的奶水,空气里充满了浓郁的奶香。
 
  “贱货!贱货……看你这对大奶子,就知道你是最 y- ín 荡的贱货!”
 
  阿威青筋毕露的狂吼着,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十三岁那年的情景。光着身子的母亲抖着胸前一对极其丰满的奶子,不知羞耻的迎合着姘头的抽c-h-a……
 
  他更加疯狂了,突然低下头拚命的狂吻石香兰的胸脯,一边将那两个雪白滚圆的大r_ou_团捏的变了形,一边把娇嫩的n_aiTou含进了嘴里拚命吸吮。
 
  “啊啊……别吸……别……”
 
  女护士长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叫,只感到r-u汁像决堤似的被吸了出去,极度的羞耻和强烈的快感交织着遍布全身,很快就再一次迎来了高潮……
 
  ***************
 
  就在这同一时刻,F市刑警总局的队长办公室里,伏在桌上的石冰兰也是一声惊呼,全身颤抖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她急促的喘息着,睁大眼环顾着四周,好一会儿才渐渐平息下来,确定自己还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而不是处身在那恐怖的性虐梦魇中。
 
  然后,女刑警队长的俏脸忽然红了,因为她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传来熟悉的温热感,警裙下贴t-u,n的内裤已经s-hi的一塌糊涂。
 
  ——该死,怎么连白天都做这种梦……
 
  她又羞又恼,一时间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以往石冰兰虽然每遇到压力极大的案子时,就很容易做惨遭强j,i,an的噩梦,但都是夜晚躺在自家的床上做的,次数上也从来没有如此频繁过。这些日子以来她不仅发梦的频率越来越密集,现在还发展到在单位午休时也会发梦了,而且刚才只是因太过疲倦而不知不觉的睡着,稍微打了十来分钟盹而已,居然就……
 
  温热的感觉仿佛蚯蚓般,滑腻腻的一路蜿蜒向下。很快的,连包裹住小腿的半透明丝袜都给打s-hi了,出现了一道道不雅的痕迹。
 
  石冰兰简直是无地自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每一根神经都已绷紧到快要断裂!
 
  过去的经验告诉她,性梦做到最激烈的时候,就是和罪犯对决之时!
 
  ——毫无疑问,这是直觉在发出示警,色魔马上就要逼近自己了!
 
  她忽然感到种莫名的恐惧,手足无措的跳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把s-hi透的内裤和丝袜都脱了下来,卷成一团塞进了手袋里。
 
  这绝对是女刑警队长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性梦,站起身来竟然感觉到连双腿都酸软的厉害,摇摇晃晃的站不稳脚步。幸亏警裙上没有沾到什么污迹,不然就真要狼狈万分了。
 
  但目前这样显然也很不妥,好在值班室里自己还有干净的换洗衣物,赶紧过去换上吧。只有短短的几步路,但愿不会被哪个同事察觉异常。
 
  想到这里,石冰兰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打开了办公室门,正想悄没声息的溜出去,整个人却忽然僵住了。
 
  只见在走廊上,王宇正大步流星的奔过来,气喘吁吁的道:“队长,我有情况要向你汇报……”
 
  “你真是的!”
 
  女刑警队长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她真不想在任何人身边多呆一秒钟,可是看对方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一时又不好喝止他。
 
  “队长,刚才东郊分局打来电话,说昨天有游客在郊外的九仙山踏青时,在个荒僻的山洞里发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经过法医鉴定,可以肯定是因心脏病突发暴毙的。死亡时间距今已有一个多月。由于没有任何外力介入的迹象,他杀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阿宇!”石冰兰实在忍不住了,没好气的打断他道,“既然不是他杀,这种常规性的案子按照正常程序去处理就是了,你这么急的跑来告诉我干嘛?”
 
  “听我说完呀,队长!”王宇连珠炮般的道,“虽然不是他杀,但验尸报告上却有些可疑的地方。一个是死者的尸体像是被刻意破坏过,尤其是十根手指,已经无法再作指纹对比鉴定。更重要的是,这死者也是个驼背老人,推算的年龄和身高竟然都和孙德富差不多……”
 
  “什么?”女刑警队长这才耸然动容,失声道,“孙德富?”
 
  “对!所以东郊分局才要求我们专案组介入调查,想求证死者到底是不是孙德富……”
 
  “怎么可能呢?孙德富早就已经伏法毙命了!”
 
  “我当然知道!”王宇苦笑道,“可是通缉令一直没取消,这件事也只局限在专案组成员知情。现在该怎么回答分局的同志好?他们可是一片热心呀……”
 
  石冰兰也苦恼的蹙起眉头,紧紧并拢着两条腿,内外交困下感到全身都难受的要命。
 
  “等一下,阿宇!这也许是我们的转机呢……”思索了几秒钟后,她的双眼忽然一亮,j-i,ng神振奋的道,“对,对了……一定是这样……阿宇,分局那边由我来应付,你现在赶快去调查几件事……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咱们很快就能打翻身仗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