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叶一尘寻巫录 作者:皓魄

时间:2019-04-18 14:23标签: 随身空间 悬疑推理
文案: 一朝全家灭口,被迫踏上修仙之路,本以为一路刀戟沉沙,却未想温柔公子相伴。 修仙一途渺渺,奈何巫族残戮嗜血,叶一尘只得以命相博,却未想身怀异宝,以一当百,巫魅蛊魉,无处遁逃。 本仙子怀碧其罪呀! 入坑须知: 1 本文架空,【考据党勿入】 2
 文案:
  一朝全家灭口,被迫踏上修仙之路,本以为一路刀戟沉沙,却未想温柔公子相伴。
  修仙一途渺渺,奈何巫族残戮嗜血,叶一尘只得以命相博,却未想身怀异宝,以一当百,巫魅蛊魉,无处遁逃。
  本仙子怀碧其罪呀!
  入坑须知:
  1 本文架空,【考据党勿入】
  2 谢绝【任何n次元范围】的人身攻击
  3 欢迎有建设价值的提议或评论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仙侠修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一尘 ┃ 配角:柳深意,许凉庭 ┃ 其它:寻爱打怪两相宜
  ==================
 
 
第1章 得救了
  昏迷中,好像有人要杀她,她拼命地在逃亡……最后,她昏倒了。
  叶一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从沉睡中苏醒,她还活着。
  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石室中,室内陈设简单,一目了然,想来此室主人生活简朴,不喜铺张。
  她正想着,一位年过花甲的老者走进来,手里端碗粥。他粗眉微皱,一脸严肃,一身粗布衣裳也压不住他的j-i,ng神矍铄。
  “丫头,喝完这碗粥,你就走吧,我这儿不养闲人!”,老者似乎不喜欢惹麻烦。
  “爷爷,这是哪?”叶一尘问道。
  “宿题药园!”老者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喝完粥,你自行离开!”老者并未打算把她留下,也不废话,说完就出去了!
  叶一尘早已饥肠辘辘,也没客气,大口地吃起来。
  吃过几口,感觉没那么饿时,她才开始思考:“宿题药园!”,是县里“宿题天坛观”的专属药园吗?
  她刚穿越到这个时空时,就跟爹娘了解过这个时空。天坛观隶属于宿题太乙宫。
  等等,宿题太乙宫!
  她听爹说过,他们的村叫田园村,属于东瀛神州最北边。而宿题太乙宫是正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修仙大派!
  想到这里,叶一尘放下碗筷,走出石屋。
  一片碧绿葱翠地山谷笼罩在薄雾中,初夏的晨光拥抱着一望无垠地药田,一条山涧自远方流淌,支流把药田分成无数个大小不一地的药园。
  粗衣老者正在田间劳作,叶一尘走上前去,“扑通!”一声跪下!
  “请爷爷收留我吧!我会干活,我也能吃苦!”叶一尘仰起头,祈求地看着老者。
  老者停下手里的锄头,不耐地道:“你怎么还没走,说了,这里不养吃闲饭的!”说完又忙着劳作起来。
  “爷爷!你若不答应,我就跪着不起来!”她小脸通红,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随便你吧!”老者无喜无怒,态度坚决。
  叶一尘跪在田埂边,她不知道要跪多久,但她知道,在没得到老者的同意前,她不能起来!
  到中午的时候太阳毒辣,汗水顺着s-hi透了的头发流了下来,她听到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咕噜地叫声,她吞了吞口水,喉咙里一片烧灼,感觉膝盖碾压般的疼痛……
  看着漫山遍野地药田,她想:不试过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行!
  她以前接触过药材的,随后便想起了刚穿越过来地一事。
  他爹叫卢铸之,是田园村唯一的大夫,她平时总跟着爹爹摆弄药材。母亲叫夏揽云,有一个哥哥名卢炼之。
  只是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有一批黑衣人趁夜潜进她家,将家里除了她之外所有人杀了个j-i,ng光。
  想到这里,叶一尘两行清泪滑下脸颊。
  她想爹娘,想哥哥,想田园村和那里和善的村民。
  太阳渐渐落山了,身上地汗水早已风干,膝盖也没了知觉。
  她不能放弃,她感到黑衣人似乎还在某个黑暗的角落,她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只记得有个人带着铜头铁额的面具。
  还有娘临死前交给她的属神印,和自己这两天的遭遇,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娘临死前留给她最后的信物是个玉珏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五个凹槽,说是五属神的神位,只要集齐他们的j-i,ng血,就会拥有睥睨天下的能力。
  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从那些杀手的行为来看,他们是在找寻这个东西。她收好玉珏,深深地埋下爹娘的仇恨!
  天黑了,她努力地睁开的眼睛,模糊间似有个人影向她走来……
 
 
第2章 我要留下来
  叶一尘恍恍惚惚地,“爷爷!”
  粗衣老者盯着下一刻就要倒下的叶一尘,眼中神色变幻未定,心道:“这丫头不知什么来历,想来昏倒在药谷前,必是遇到了麻烦,林必正啊林必正,你老了老了!居然人也变怂了!另一个声音马上蹿出来嚷嚷:谁说老子变怂了,只是这丫头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你把她留下,还不如找尊菩萨供着。”
  林必正看她跪了一天,心道:也罢,总不能让她又昏倒在这吧,麻烦,他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写,先看看这丫头心性如何吧!
  想到这,便开口道:“丫头,你随老夫进来吧!”说完转身往石屋方向走。
  叶一尘呆滞地眼睛里回现一丝曙光,双手撑地,卸了膝盖的力,双腿依次站起,慢慢地跟随着老者。
  石屋里,几本厚厚的《神农百草》《素问奇闻》《金匮药典》摆在叶一尘的面前,她疑惑地看着老者。
  “一个月内全部记住,外加屋后那亩药田!只要你做到了,就可以留下!”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去,到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旁边有几间厢房,厨房在最西头,敝人姓林。”说完,猛地咳一声,踱步走出。
  “我知道了,林爷爷!”叶一尘心生感激。
  叶一尘走出石屋,到厨房里胡乱吃了点东西,她找了一间干净点的石屋安顿了下来,把几本像辞海一样厚的药书放在石桌上,拿了一本《金匮药典》看了起来。
  书中除了小部分熟悉的药材外,其它都是没接触过的灵草,仙药。
  仔细观之,其形态、功效、用法竞与之前完全不同,“赤冠草,灵草,性温,主筋脉畅通,灵力运行无阻,久服灵力充沛,助境界提升。”
  “金玉芝,仙药,性平,主伤愈,久服益寿延年”,再往后翻,满书皆是,不一而足。
  叶一尘不再犹豫,她在大脑存储空间又开辟出“灵药”总目录、并按药性y-in、阳、平,分出根目录,再根据五行主客关系分出子目录,再把看到的灵药分门别类地放进大脑存储空间,这样,一个晚上她就记住了小半本书的内容。
  到寅时,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她睡着之后,忽然,胸前衣襟里发出一道微弱的光,那枚玺印自她衣襟里钻出,悬在她额前,似乎感应到什么,亲昵地围着她转了三圈,然后没入她的前额。
  第二天一大早,林必正带着她穿过一条溪流,来到西边一片栀子药田边。
  指着山谷的药田,他无比自豪地对叶一尘说:“丫头,此药谷乃先天形成,谷内灵气浓郁,但总有些田地灵气稀薄些,这些田就用来种植普通药材,这亩药田种的是栀子,一月后我再来看它们的生长情况!”说完,就忙自己的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