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一切从相遇开始 Ⅲ+番外(三)作者:藏妖

时间:2019-03-26 10:33标签: 欢喜冤家 惊悚悬疑
自己偷听的问题,昨晚戴了一夜的耳塞,不舒服就摘掉了。我不是故意听的。 没事。听就听了,没关系。说着,霍亮忽然很想跟温雨辰这种心思简单的人聊聊,你说,分都分了,为什么还要和好呢? 小孩儿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你问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
自己偷听的问题,“昨晚戴了一夜的耳塞,不舒服就摘掉了。我不是故意听的。”
    “没事。听就听了,没关系。”说着,霍亮忽然很想跟温雨辰这种心思简单的人聊聊,“你说,分都分了,为什么还要和好呢?”
    小孩儿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你问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人?”
    “你总喜欢过谁吧?”
    “喜欢啊……”温雨辰琢磨啊琢磨,“我喜欢林遥。”
    “那种不算。”
    温雨辰继续琢磨啊琢磨,“喜欢我哥算不?”
    “那是乱l,u,n了。”霍亮真想抽他一巴掌,“我说的喜欢是可以亲的,可以抱的,可以z_u_o爱的。”
    小孩儿脸红了,不吭声。
    还不知道霍亮跟温雨辰已经奔家来的两个师傅,正在被窝里腻歪。司徒早上六点回家的,看着睡的香甜的林遥,心里就开始痒痒。脱了衣服钻进去,把人搂进怀来,上上下下又是摸又是亲,没多会儿扰了林遥的好梦,眼睛还没睁开,便一脚踹过去!可再怎么踹,也架不住爷们死皮赖脸地往上贴,在被扒掉小裤裤的时候,林大爷终于舍得睁眼了。
    “你是不是觉得最近几天闲出花来了?”林遥冷着脸瞪人,“一大早的你干嘛?滚远点!”
    “就一次。”某人不要脸地说。
    “半次都不行,我困。”
    “我也困啊。但是这事咱不能忽略,心情好了,才有动力办案嘛。”
    说到案子,林遥猛地清醒了。推着司徒坐起身来,一本正经地说:“我怀疑于砚府只是被凶手利用了。”
    一听林遥这话,司徒彻底没了那个什么的心思,整个人都不好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很体贴地把林遥塞回被窝,“仔细说说吧。”
    昨晚上,在审过了鲁菲菲之后,林遥就一直琢磨。或者说他一直纳闷。于砚府让鲁菲菲干的事肯定跟魏奕被杀有关,但是,从掌握的线索看来,魏奕案是突发性案件,不是蓄意谋杀。林遥甚至想到:鲁菲菲没有拖住魏奕,魏奕提前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遇上了凶手。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们转移到案发现场。言语不和之下,凶手才杀了魏奕。不存在蓄意谋杀的可能性,也就不存在于砚府知情的问题。而且,凶手也未必会跟于砚府说实话。
    仔细一想。叶慈那边的大堂经理去送于砚府制指定地址的外卖,但是不管是她,还是于砚府都进不去那个地方。所以,于砚府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对方也不可能让于砚府知道。况且,魏奕刚刚被杀,研究所就被焚烧成灰,如果于砚府了解那里的情况,研究所的人会留着于砚府?所以,林遥分析,凶手极有可能找了什么借口,让于砚府想办法拖延魏奕的时间。但于砚府是叶剑羽的秘书,深夜出现在拍摄现场,并不合理。所以,他找到了鲁菲菲。于砚府也没想到魏奕居然被杀,他跟鲁菲菲一样,怕得要死。偏巧,那时候司徒找上了叶剑羽,要详谈关于公司的问题。这样一来,他拉皮条的事必然会曝光,跟魏奕之间的交易、挪用公司公款的事也瞒不住。所以,他只能跑路。关键是:于砚府不承认是他刺伤了叶剑羽。在这一点上,最开始的怀疑,是于砚府没必要跟鲁菲菲说谎。
    林遥说完了自己的分析,司徒靠着床头,想了片刻,才说:“别说最开始的推论了,你最后怎么想的”
    “于砚府在给鲁菲菲发邮件的时候已经被通缉,他也会想到警方顺藤摸瓜也能找到鲁菲菲。我觉得,于砚府是在借鲁菲菲的嘴给自己洗白。就像我最初想的‘他没必要跟鲁菲菲说谎’。”
    林遥做了一个假设。叶剑羽在七点三十八分离开办公室,于砚府在七点四十分离开。叶剑羽遇袭的时间大约在七点四十三分到七点五十分之间。从时间上来看,凶手只能是于砚府。除此之外,没人能威胁到他。他怕谁?怕的就是叶剑羽,只要叶剑羽死了,他还能怕什么?
    林遥分析的这些问题都对,可司徒的表情还是格外的纠结。林遥回身掐他的脸颊,“想什么呢?”
    “凶器啊。”司徒苦哈哈地说,“现在就差这个环节了。我怎么想,都想不通,凶手为什么要换掉凶器呢?不管是你还是雨辰的分析,都很牵强啊。”
    这事吧,林遥说就像是藏东西。一个人藏起来的东西,一百个人都找不到。谁都不是预言家,也没有特异功能,不会看到时间轨道上曾经发生的事。侦探也好,警察也罢,都是人,都不是万能的。一个环节解不开也正常。大不了,抓了凶手逼供。
    司徒诧异地看着他,“你居然想开了!?这不像你啊。”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林遥不再像以前那么固执。该不该说可喜可贺?
    “宝贝儿……老公都憋了好几天。给点甜头呗?”不老实的爷们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们还是在谈案子吧?话题转的是不是有点快?
    身上不着寸缕的林遥很好推倒,挣扎也是象征性地走了个过场而已。汗水滑过线条优美的颈子,喘息声中,红肿的唇呼出一股一股的热气,喷洒在彼此的脸上、肩上。鼓噪的心随着身体的耸动愈发滚烫起来,情到浓时,气不过他的凶猛,在肩头狠狠咬上一口,体内的凶器更加狂妄肆意。
    待风雨除歇,司徒理智地克制着自己。趴在林遥的身上,一遍又一遍地摸他汗津津的身体。
    纵欲,还不是时候。
    就在夫夫俩分头去洗澡这点功夫里,霍亮也带着温雨辰回来了。只是,他很纳闷,纳闷一路了。自从问过小孩儿有没有喜欢的人,这孩子就没说过话,连桔子都不吃了。霍亮觉得问题很大,非常大!进了屋,恐怕就要跟司徒他俩讨论案情,小孩儿的事一时半会怕是顾不上。所以,霍亮把车开进了车库,熄了火,却没打开车门。他很认真地问:“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
    “不对!”霍亮断言,“你肯定有事,桔子都没吃。”
    温雨辰看看已经被他捏了一路的小桔子……
    车库厚实的门将早晨的热闹阻挡在外,车库里安安静静的。霍亮仔细地看着身边的人,长长的睫毛垂着,秀气的小眉头蹙着,嘴角微微抿着。这孩子,想什么大事呢?
    “亮哥……”温雨辰终于开口,“你刚谈恋爱的时候多大?”
    “嗯,好像是十七吧。”霍亮说,“也不算谈,那时候就是都很有好感。高中生,还能干嘛?拉拉手,偷摸亲下脸蛋。正式谈恋爱还是大三。”
    小孩儿哦了一声,又沉默了。
    须臾……
    “我二十了,没谈过恋爱,没喜欢过谁。正常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