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大唐奸臣+番外(下)作者:鱼七彩

时间:2019-03-10 11:31标签: 甜文 都市异闻
知道了,知道了。秦远嫌弃长孙无忌扫兴,多夸他一句能少块r_ou_似得。 秦远告别长孙无忌,就去大理寺呆了小半天,然后按时放值回家。 大理寺少卿戴胄下午刚好去刑部会审案子,这两天他正琢磨着见着秦远之后,自己该如何表现,都酝酿好久了,结果今天还是错过
 “知道了,知道了。”秦远嫌弃长孙无忌扫兴,多夸他一句能少块r_ou_似得。
  秦远告别长孙无忌,就去大理寺呆了小半天,然后按时放值回家。
  大理寺少卿戴胄下午刚好去刑部会审案子,这两天他正琢磨着见着秦远之后,自己该如何表现,都酝酿好久了,结果今天还是错过了。
  ……
  傍晚,秦远吩咐秦府的人打热水进屋后,就打发他们出去,自己更衣沐浴,顺便啃两口苦瓜。
  这热水一泡,全身都舒坦,秦远吃了两个苦瓜之后,正舒服的想闭眼睛眯一会儿的时候,忽然听到奏乐声。
  秦远闭着眼睛,没想搭理,但奏乐声越来越大,似乎距离越来越很近,就在他屋子外头!
  隐约还有杂乱的脚步声。
  为什么这么吵。
  秦远眯不了,带着一股气起身穿了亵衣,扒开窗缝外瞧。
  在他的院子东侧有五个人席地而坐,手里捧着琵琶、鼓等乐器,正在奏乐。有三名身披薄纱低胸裸露的少女,在院子里翩翩起舞。一名裙子粉色,瓜子脸,大眼睛;一名裙子蓝色,鹅蛋脸,凤目柳叶眉;一名裙子绿色,小鼻子小脸,五官j-i,ng致,清新脱俗,竟有六七分像周小绿。
  秦远立刻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推开窗户大喊:“秦——琼!”
 
 
第64章 你才不行
  躲在暗处的秦琼听到秦远愤怒的喊声, 转身就跑。看来他的计划失败了, 诚如温彦博所言,秦远对其她女色并不动心。
  秦琼回到自己的书房,就紧张地等待着秦远过来问责,他已经琢磨好很多个理由去解释这件事。他乃常胜将军, 不打无准备的仗,还能怕一个秦远不成。
  秦琼等了半晌,自己都快等睡着了,也没有见秦远过来。
  莫非他听错了, 秦远那一声喊只是为了感谢自己?莫非他现在已经跟三个美人共赴温柔乡了?
  秦琼打起j-i,ng神正要去秦远那里再看看。管家匆忙就跑来回禀秦琼,“秦少卿已经收拾东西,骑马走了,拦都拦不住。”
  秦琼骂管家没用, 等他跑去马棚的时候人早没了踪影。
  “秦少卿说将军府不欢迎他,他一定要走。”管家道。
  秦琼明白了,秦远这是嫌弃他安排美人给他, 所以跑了。这人真不知好歹, 他都把院里最漂亮的美人让给他了,竟半点不领情。
  生气归生气, 自家兄弟总不能不管。秦琼让人赶紧去秦远家把人接回来。她家现在不安全, 可不能让他回去住。
  半个时辰后,随从回来禀告秦琼, 秦远根本就没在回家。再派人去温府, 温彦博那边回复说秦远也不在他那里。
  “那他人跑哪儿去了?丢了不成?”秦琼正琢磨着要不要动用全城人马全城‘搜捕’秦远, 长孙府那边便传来消息,秦远此刻正在长孙府。
  秦琼忍了,但他只忍了一晚上。
  第二天,秦琼赶早就到了长孙府,想要质问秦远。
  秦远却不在,秦琼只见到了长孙无忌。秦琼要走,被长孙无忌叫住了。
  “昨天晚上你到底做了什么,逼得他居然连夜到这里投奔。”长孙无忌喝了一口酒,方抬首瞧秦远。
  秦琼暗暗抽鼻子闻了一下酒香,感慨长孙无忌居然大早上喝酒,他也要一杯。
  “秦远是我兄弟,我自然是为他好。”秦琼把酒凑到鼻子边闻了一下,仰头一口干,然后高兴地跟长孙无忌讲述自己昨晚为了秦远做出何等牺牲,偏偏他不领情。
  长孙无忌拿酒杯的手顿了下,无奈地盯着秦琼看:“你居然用三个美人引诱他,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往他的伤口上撒盐!”
  “啥意思?”秦琼不明白了,请长孙无忌为他解惑。
  长孙无忌不耐烦地撇了下嘴,有些秘密他自然不能说,只叫秦琼记住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他再这么折腾下去,秦远极有可能会跟他断交。
  “其实我倒是理解周六娘为何会与他分开,这种事她接受不了,早分开利索。外人真帮不上忙,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你知道原因对不对?”秦琼好奇问。
  长孙无忌一脸讳莫如深,随即就赶秦琼走,借口说他还要忙着解决今年官员考绩等各项杂事。
  秦琼纳闷了,到底他兄弟有什么秘密连长孙无忌都忌讳说。不过秦琼也不傻,既然大家都劝他不要管这件事,那他就不讨嫌了。秦琼决定还是先找到秦远,和他好好道歉,再把他领回家。有他这做大哥的这么大的将军府可以住,怎能让兄弟去叨扰外人,这多不礼貌。
  于是,秦琼就大步流星地离开长孙府,随即暗中吩咐手下,全程寻找他失踪的宝贝兄弟——秦远。
  长孙无忌目送秦琼离开后,叹了口气,召来刘管家嘱咐:“这长安城内有哪家大夫治疗男人那方面问题比较厉害的,都给我找来,切记保密。”
  长孙无忌然也会请太医来给秦远瞧病,但秦远的问题好像是天生的,估计不好治,方法多一些比较保险,机会更大。
  刘管家听到长孙无忌的这句吩咐,心里头却惶恐不已了。他一边匆忙应承,一边把头垂得很低,生怕自己露错表情,惹了长孙无忌的不快。他家郎君一直挺威猛的,这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这可愁死人了,本来他家郎君的脾气就臭,再有这样的毛病摊在身上,阖府上下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刘管家垂着脑袋瓜子,悻悻而去,满心愁苦。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找到全国的最好的大夫,给自家郎君治好这个病。
  ……
  今天碰巧是休沐日。
  秦远一直惦记着名册上方鼎的事情,秦远便早早起床了,早早出门,跑去了方鼎家里拜访。
  秦远带了些糕点绢帛,另外还提了一篮子干枣。
  方鼎在昨天傍晚就提前接到了秦远的拜帖,心情非常激动。毕竟秦远现在已经位居大理寺少卿的高位,能主动来拜访他,那就是给他莫大的面子。方鼎万万不敢怠慢,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就起身梳洗,准备好一切,只等秦远到来。
  早风吹着杨柳,当东升的太阳光洒满了大地,驱走昨夜残留的凉气,把四处都晒得暖烘烘的时候,方鼎等来了秦远。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可见他这位朋友也是早起出发,为了早早见到自己。
  方鼎笑得合不拢嘴,连忙邀请秦远进屋,将自己妻子亲手制作的甜梨汁端给秦远。
  秦远道谢后,就笑着把梨汁放在桌上,询问方鼎近况。
  “我还是老样子,每天的日子都差不多。一早起床吃饭,然后就去弘文馆,在弘文馆本本分分地干完活,便回家陪着妻儿。前段时间,偶尔孙一山他们会约我出去游玩,不过他们大多都想跟我打听你,时间久了见我没什么用,就淡了,不怎么爱搭理我了。”方鼎说着这里的时候,便垂下了眼眸,嘴角挂着一丝丝苦笑。
  “总有人势力,既然看清他们是什么样了,以后大可以不必理会。对上不媚,对下不骄,才是能耐人。”秦远劝慰道。
  方鼎连连点头,“我觉得秦兄弟就是这样的人,我自己好像还差一步,还是俗人一个,但我以后会以秦兄弟为榜样,多向秦兄弟学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