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画完整的朝夕+番外 作者:灯塔水母a

时间:2019-04-22 11:37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文案 景亦,晋江弱受系宿主,穿越多个世界一直兢兢业业地被虐心虐身。 顾九重,起点暗黑系宿主,穿越多个世界一直兢兢业业地以杀证道。 一次意外,两人穿越到了同一个修仙世界,并互换了系统。于是 弱受逆袭系统:宿主你好,欢迎来到《我和反派he了》世界。下
文案
景亦,晋江弱受系宿主,穿越多个世界一直兢兢业业地被虐心虐身。
顾九重,起点暗黑系宿主,穿越多个世界一直兢兢业业地以杀证道。
一次意外,两人穿越到了同一个修仙世界,并互换了系统。于是——
弱受逆袭系统:“宿主你好,欢迎来到《我和反派he了》世界。下面为您读取文案:谁说反派生来便是恶人?若有人能温暖他们,或许……顾九重穿越异界,找到了黑化前的幼年妖王,然后……”
顾九重:“知道了,找到我就杀掉。”
废柴逆袭系统:“宿主你好,欢迎来到《灭天魔尊》世界。下面为您读取文案:绝世妖兽印寒,从血雨中重生……这一世,天若压他,他便诛天。天不容他,他便灭天!”
景亦:“QAQ是我的阅读理解能力下降了吗,这文案我竟然看不出攻是谁。等等,天压……难道我的攻略对象是天道攻吗?”
*排雷:前世剧情里,受是攻用自己的弱点制造出的分神,含自攻自受剧情,但是受初始记忆空白,和攻是不同个体。实在介意就没办法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亦,顾九重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章
 
很久以前所有神仙妖鬼,魑魅魍魉都住在人间隐藏在人类中间,保持微妙的平衡。
忽然有一天他们都消失了,对,毫无征兆的从人间界消失了。
从此以后人类也在无飞升之人,渐渐的连修炼都在无进展,人间不在适合修练。
有说法是天上的大能封了通天路,把所有非人类关押地府未免为祸人间,其实这个说法某种意义上的对的。
它们的确都在地府,不能出去但也不算关押,这里有上古神兽,妖怪大能,百鬼众魅,在这里没有规则,在这里强者为尊。
 
“你的任务是拯救世界!维护世界和平!”
“......”“所以呢?”许是他的表情太冷淡,对面黑斗篷男子改了语气。
“我把你带出来,所以你得一直为地府工作,直到业障消除之前。我想你一定会喜欢这工作,毕竟、无论干什么都比在那里好很多。你说对吧,妖刀湮歿。”
他面无表情,漫不经心的斜了一眼黑斗篷男子。“我的名字是星澜,希望你记得这个。”
黑斗篷男子摊手“好吧、好吧、真是无趣!”后半句嘀咕的小声。星澜没理他、只是懒散站着等他继续说。
“人死之后大多当天、子时、鬼门关开放之时自动去往地府。但是有一种意外,执念太深者会强留在人间。无限重复死亡前后过程,直至执念消失或是魂飞魄散。
这一特殊情况会形成“界”,当然这也不是很严重,因为普通人是看不到也进不去的。这就是所谓的生死有别,活人无法触及的领域,但是如果加上极y-in之地加成那就两说了,一定会牵连普通人。
这种情况随着时间推移只会越来越严重,所以你的工作就是消除怨灵的执念,让怨灵顺利来地府。但要记得时间只有49天。”
“可以直接抓回来嘛?”“......”黑斗篷男隔着帽子擦了擦冷汗。“那个,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首先我们不能伤及魂魄,还有我们主要是帮怨灵达成执念。所。。。”
星澜打断“我知道了不散魂就行是吧”“所以要消除执......喂!听我说完啊......”
星澜回头看了一眼  “咳!通行令忘了给你,有了这个可以随意进出地府。还有可以感应y-in气,使用的时候用妖力、灵力都可以。还有可以随便改变令牌的形态。”
黑斗篷男说着递给星澜一块令牌,似木非木、一面写着“令5”、一面是骷髅头叼着花还长着翅膀的古怪图案。星澜接过,低声道 “多谢”心念一动、隐去身形、下一刻出现在人间。
 
“糟糕,忘了告诉他现在人间界情形了!”黑斗篷男扶额 真是的这种不妙的预感是怎么回事,这事真的不能怪我吧。
算了、应该不会有事 吧!要不还是汇报神荼大人一下?
黑斗篷男摘了帽子,那是眉目清秀的少年样子,眉眼弯弯、虽脸色苍白、但意外的一脸纯真。“嗯!决定了,去找他!”
 
“这是......”看着眼前景色饶是星澜心智坚定、也未免恍惚。天上笼罩着散不去的黑云,无法忽视的酸臭味。挤压在一起的高大建筑,还有街上来来去去“川流”“这是现在的人间吗?已经过了很久吗?”
自然没人回答他自言自语,星澜垂下眼遮住眼里复杂情绪。遵循着令牌指示飞向y-in气强烈所在。
 
这是山脚山村,家家户户的房子毫无规律分布在山底。正直夏季、山上树木为风中带来一丝凉意。
山路陡峭、山体险峻、让人担心这山如果哪天坍塌、所有人是不是连带房子一起被埋,所幸房子还不至于破败不堪。此时夕阳西下,陆续有炊烟袅袅、
鸟类挥动翅膀声、蝉鸣声、人们笑谈声、还有儿童嬉戏声,使这里看来祥和又与世无争。
 
星澜坐在半山腰一颗树上、曲着一条腿,托着腮,发呆。
从黄昏坐到月上中央,终于等到要等的人。
那是个中年男人,不高,微胖,衣服凌乱满身酒气,手里抓着女人头发一路拖拽着走,那女人不知为何也不吭声,被扯着往前踉跄的跟着。
男人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你这欠削的娘们一天不打就皮痒是吧,在不说钱藏哪了,老子弄死你”
女人弓着身体、被拖着走,双手握着男人扯她头发的手,试图减轻头发负担,闻言苦着脸哀求。
“那是给孩子上学用的,求你了大福先别回去孩子听到了,工厂的钱马上就要下来了,再等等好不好,这个一定...”
 
“你不给是吧,给脸不要脸的货”男人暴躁的骂,边说边扯着女人转了方向往山后走。
星澜跳下树无声无息跟在后面,这周边除了村民住的山脚平坦一些,周围山不管高矮都险峻,山上乱糟糟的树木植被、山脚周边都是碎石。
男人扯的女人头发往地上狠狠一贯接着拳打脚踢。
看着动作熟的一气呵成,大概平日里也是惯犯了。女人也不敢大喊抱着头小声哀求。头脸和裸露的地方被碎石划伤,看起来凄惨可怖。
男人越打越起劲,踹完之后还想着拎起来甩几耳光。但不知是不是喝多了手脚不灵便没拎起来,这下男人更气,随手抄起石头劈头盖脸的乱砸。
女人才开始反抗,但是根本无济于事,渐渐挣扎力度小了,男人这才啐了一口扔了石头,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才问
“说不说钱藏哪了,说什么交学费,我看你是偷偷养着哪个野男人吧,天天去工厂和那些野男人眉来眼去,当我不知道嘛,就该抽死你,看你怎么勾搭人。”
男人骂骂咧咧半天,女人没动静,男人揪着女人头发要拽起来,这才察觉头发触感不对,这么滑。
男人惊出一身冷汗,酒也醒了大半,哆哆嗦嗦拿出打火机,打了几次火才打着,凑近一照头发底下都是血,女人瞪大眼死不瞑目,脸上都是血,骇人至极。男人吓的大叫一声往后退,站起来转身跌跌撞撞往回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