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钟佐+番外 作者:一世华裳

时间:2019-04-15 11:10标签: 欢喜冤家 星际
文案: 身为人们谈之色变的潜在危险型人种 钟佐这辈子其实没什么太大的追求 无非是和祁政过点平淡的小日子 谁知一次任务却夺走了祁政的命 钟佐心想: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我成全你们 本文又名《老实人被逼上梁山》《钟少教你做人》《你不弄死我,我就弄死
 文案:
  身为人们谈之色变的潜在危险型人种
  钟佐这辈子其实没什么太大的追求
  无非是和祁政过点平淡的小日子
  谁知一次任务却夺走了祁政的命
  钟佐心想: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我成全你们
  本文又名《老实人被逼上梁山》《钟少教你做人》《你不弄死我,我就弄死你》《钟少两米八》等。
  本文非重生、非重生、非重生,重要的事说三遍
  未来星际,有战舰没机甲。CP已定,祁政X钟佐,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佐 ┃ 配角:祁政 ┃ 其它:HE,轻松,未来
  作品简介:
  钟佐与祁政少年相识,同时入学又同进了黑狮特种队,成了到处撒狗粮的夫夫档,钟佐本以为日子会平淡温馨地过下去,谁知祁政却在一次任务里丢了命,且罪魁祸首还不知悔改耀武扬威,他一怒之下宰了对方,锒铛入狱,然后接连换了几座监狱,最终到达星球监狱,与新结识的小伙伴一起越狱出逃,这才得知祁政没有死……本文角度新颖,节奏明快,作者文笔诙谐幽默,人物刻画生动,剧情设计巧妙,随着剧情的铺展,星球监狱背后的y-in谋渐渐浮出水面,引人入胜。
 
 
 
第1章 我们结婚吧。
  “8号晚十点二十三分,某监狱犯人发生摩擦,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以下是死亡人员信息。德克奇,男,102岁,星历352年因抢劫、故意杀人入狱,被判有期徒刑211年……”
  钟佐刚睁眼原本还有些迷糊,听见这条新闻便清醒了,笑着评价:“进去五年才挂,看样子昨晚确实是打起来了。”
  房间自动调节至最舒适的温度,他身上只盖着一张薄被,随着起身的动作缓缓地滑下来,那身型有些偏瘦,但肌r_ou_紧致,饱含力量,人鱼线和腹肌清晰可见,像是头矫健的猎豹。
  四月天,天气正好。
  阳光轻而易举穿透纱帘,卧室一片明媚,男人五官俊秀,带着浓浓的年轻气盛的青春味,因昨晚的亲密,他此时神色间透着若有若无的慵懒和满足,显出了几分成熟性感。
  祁政喝了一口牛奶,抬头便望见这幅画面,而罪魁祸首毫无自觉,还撩开被子赤脚下床大咧咧地在他眼前晃,简直惹人犯罪。他几乎没做挣扎,随手将牛奶杯往餐桌一放,走过去把人一楼,又带上了床。
  钟佐侧头躲开,笑着扬眉:“还来?”
  祁政捏着他的下巴亲了一口,深邃的凤目里满满地装着他这个人:“来。”
  “成吧,”钟佐配合地搂住他的脖子,慢条斯理地补充,“别忘了今天归队。”
  祁政在他身上放肆的手微微一顿。
  钟佐道:“203,现在几点?”
  电子管家203亲切地道:“索亚时间早晨六点三十九分,先生。”
  “哦……”钟佐体贴地解说,“我简单算了算,你大概还有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来吧。”
  祁政的回答是按着他狠狠地吻了五分钟,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
  两个人起床穿衣,收拾好自己坐在餐桌前,顺便通知203退房,等他们吃完早饭,管家203已经将账单发到祁政的通讯器上。祁政付了款,一手拎包一手牵着钟佐,哼着小曲往外走。
  正在收拾客房的203连忙出声恭送他们,恋恋不舍地希望他们下次再来。
  这里是越西星索亚城郊外的一处别墅酒店,环境非常优美,有一种整个世界都静下来的舒适感。祁政上车前看了一眼203栋的房门,提议道:“等我们都退休了,就在类似这样的地方买栋房子二人世界,怎么样?”
  “前提是时间一长,你能耐得住寂寞,而不是把房子一扔出去旅游,”钟佐道,“等咱们回来,房子都荒了。”
  “买个功能齐全的电子管家,荒不了,”祁政说完听见他答应,往回找补了一句,“再说不旅游我也不会腻啊,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寂寞?”
  钟佐笑了:“这调听着耳熟,是不是和二少学的?”
  祁政道:“当然不是。”
  钟佐道:“那就是你变得油嘴滑舌了。”
  祁政道:“宝贝儿,我油嘴滑舌也是只对着你。”
  轿车拔高升入快车道,直奔基地。
  车里播着早间新闻,再次提到犯人打架致死的事件。
  主持人念了几条评论,广大网民都表示喜闻乐见。社会发展到今天,死刑早因“不人道”废除了,犯的事再大也是被关到死而已。不过上届司法部长是个狠角色,一系列明明非常人道的规定颁布下去,愣是把监狱弄成了森林——没点本事都别想活得舒坦。
  监狱刚调整完就死了不少人,社会各种声音差点把司法部的官网淹了,但部长为人极其强势,坚持政策没问题,后来他把犯罪率一公布,给了所有反对的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规定至今已延用八十多年,监狱早被外界想象的妖魔化,过了最初的高死亡期,数据慢慢变得平稳,近几年死的基本是一些新人,尤其是和恋童、虐童挂钩的,因此每当有服刑几年的犯人被搞死,外界的想象力都很丰富,能脑补不少大戏。
  钟佐闲着无聊也上网翻了翻评论,果然看见了花香99、开膛手等几个眼熟的名字。
  这几位都是臭名昭著的罪犯,哪怕犯的事已经过去一两百年,他们的名字还是常被人诅咒,可惜恶人毕竟是恶人,这么多年依旧未传死讯,导致每次有这种新闻,他们的名字都会被拉出来溜一遍。
  钟佐道:“你说像花香99这种变态,会在监狱里平安地活到老么?”
  “大概吧,也有可能步入老年就自杀,免得不漂亮,变态的思维一般人猜不到,”祁政道,“我上次看小说,里面说他们被政府征收去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像模像样的。”
  钟佐笑道:“你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祁政道:“亲爱的,这是我的爱好。”
  “之一,”钟佐接话道,“你还喜欢用五音不全的嗓子唱歌,上网舔人家的猫狗 r-i常,玩一些抽象到让人怀疑人生的拼图……”
  祁政连忙道:“最大的爱好是盯着你看。”
  突如其来的一句情话让钟佐哑住,继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发现你今天嘴挺甜,是不是背着我干对不起我的事了?”
  祁政叫冤:“我假期一直陪着你,能干什么?”
  钟佐只是随口一问,本来就没起疑,笑着把话题带过了,然而等他回到基地迈进宿舍,兜头便被玫瑰花瓣浇了一身。
  宿舍的电子管家不知被装了什么见鬼的程序,窗帘全拉严,调暗光线开始下虚拟的花瓣雨,还放了浪漫的钢琴曲。钟佐心头一跳,来不及拍掉身上的真花瓣,猛地转身,见祁政早已扔掉背包,手里变出一束娇艳欲滴的捧花,单膝跪地,掏出了一个盒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