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女王的恩典(一)作者:魇客

时间:2019-04-08 10:39标签: 爽文 升级流
文案: 题:穿越时空乱流,堕入深渊位面,变为了一只泥巴怪,只有成为深渊女王才能脱离。 问:从泥巴到女王需要几次变形? 对,本文又名《我在深渊玩泥巴》 注脚1(加粗):升级流,冒险向,有男主,有感情戏,但作者也不知道有多少。 注脚2(已经模糊不清)
 文案:
  题:穿越时空乱流,堕入深渊位面,变为了一只泥巴怪,只有成为深渊女王才能脱离。
  问:从泥巴到女王需要几次变形?
  ——对,本文又名《我在深渊玩泥巴》
  注脚1(加粗):升级流,冒险向,有男主,有感情戏,但作者也不知道有多少。
  注脚2(已经模糊不清):设定混杂,不了解也不影响阅读。
  注脚3(手动划掉):乱七八糟的梗有一堆,单开一篇放着,偶尔可以当游戏视频安利帖-w-详见作者专栏。
  警告:时空乱流已导致脑洞不受控制,版本破碎混乱,中二病毒蔓延,各种症状均可能发生,出现任何问题,系统概不负责。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爽文 升级流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请输入名字 ┃ 配角:面目全非的前男友,面目可憎的反派,面目模糊的龙套 ┃ 其它:HE,总会完结的,挤挤就好
  ==================
 
 
第1章 泥潭
  林第一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的景物糊成一团,像蒙在了黄绿色的玻璃纸里。
  而她口干舌燥,动弹不得——哦,还什么都没穿。
  如果这时候她的意识足够清醒,边上再来个满脸惊慌的可爱女仆,或者脸黑如锅的英俊男士——之类的随便什么东西,大概就能立刻脑补出一段又暴力又口口的前情,猜出自己所处的是怎样一个恶俗而又不同寻常的情况,然后列出例如A“询问”、B“惊叫”、C“既然无法反抗那就……”这样的选项,最后根据丰富的理论经验作出正确合理的选择。
  然而什么都没有,除了糊成一团的世界就只有难受,哦,还有光着。
  ——真可怕,是噩梦吧?
  这是她唯一的想法。
  闭眼,她决定先睡上一觉。
  毕竟没有什么噩梦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第二次醒来。
  眼前的世界依旧糊成一团,而她口干舌燥,动弹不得——哦,还是什么都没穿。
  脑袋比刚才更热了,像个水壶似的嘟嘟作响。
  这难受劲反倒让她清醒的时间稍稍长了些,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  她并没有某种号称天然健康亲近大自然的睡觉习惯,所以睡前应该是穿了衣服的——至于什么衣服想不起来了,但一定是穿了的——但是为什么,会有种自己正躺在装满了胶水的浴缸里的感觉?
  真是个既不可爱也不亲切的比喻。
  但奇怪的是,这种感受绝对不算差,甚至可以算得上亲切——如果不是因为脑袋热得发慌,林觉得自己大概愿意在这个装满胶水的浴缸里躺一辈子。
  ——在装满胶水的浴缸里躺一辈子。
  多么可怕的想法。
  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肯定是因为还在梦里。
  于是她又闭上了眼。毕竟如果有什么噩梦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那就再睡一觉。
  然而这次没能睡多久,因为刚一闭眼就做了个梦。
  她梦见坐在自家的椅子上,肝游戏肝了三天三夜,最后一个没坐稳仰天摔倒。后脑和地面接触的瞬间,一个颤抖醒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想要撑坐起来,但胳臂却完全使不上劲,或者说,胳膊没了。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林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想要去摸手。
  这不动没事,一动简直眼泪都要掉下来:所有关节、骨骼、皮肤都像是被细细打成渣再磨成粉,和上水又揉成团,最后“啪”地一声甩到s-hi面缸里——摔得稀烂。
  浑身上下这软绵绵的难受劲分明是在提醒她一件可怕的事:她可能真的摔死了。
  摔死是一种什么感觉?
  如果放在以前,有人问她这种问题,林只会觉得滑稽——这分明是个玄学问题,鬼才答得上来。
  对,鬼才答得上来。而她现在,可能、好像、也许、大概就变成了鬼,或者比鬼更糟。
  因为她感觉不到疼,也动不了。
  不疼,意味着真的死了。死人才不会疼。动不了,说明她可能连鬼魂也不是,毕竟根据经验,鬼魂应该是一种轻飘飘的、脱离r_ou_体的能量状态。
  可她不是。
  她现在根本就飘不起来,沉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没骨头,摊平了的那种。
  在家打个游戏不小心摔一跤就能摔成这样?她很是怀疑。
  林努力想要看清楚自己的处境,虽然身子动不了,但好歹眼皮还能动,就是这视野像加了滤镜一样。
  她眨了眨眼,感觉视线好像清楚了一点点。
  再眨眨,黄绿色又褪去一些。
  她使劲眨啊眨啊,一会儿就眼睛发酸,眼眶发热,挤了几滴眼泪出来。
  这下子,原本满世界的黄绿色顿时像窗户上被雨刷过的泥巴,一下子少了很多。视野也清楚了起来:头顶是灰不溜秋的轮廓,看着像个洞x,ue,除此之外无甚出奇之处。
  ——喂,有人吗?
  她张嘴想喊。可嘴巴像成了面糊,完全打不开。
  ——唔!
  她使劲挣扎。努力调动属于嘴的那个位置,想象着大力出奇迹,想象着胸口起伏,喉咙颤动,嘴唇张开,气流跑出来,发出那种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
  “啵……” 泡泡破裂的声音。
  轻极了,轻到要不是这个地方一片死寂、要不是她一直全神贯注,很容易就会被忽略过去。
  这声音是啥?这嘴巴破裂又粘合上的感觉是啥?
  她觉得有些惊悚,马上又重复了一遍同样的动作。
  “啵。”
  这次倒是清晰不少。应该是个厚实的泡泡,带泥浆的那种。
  ……等等?
  她控制不住想跳起来。事实证明大力确实可以出奇迹。
  随着激烈的动作,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起来”了一点,或者更准确些,是起伏了一下。
  而就是这一下,让她看清楚了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
  噩梦是什么样子?
  如果现在身边有人,那么林一定会告诉他,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她不过是宅了几天肝新游戏,醒来后就变成了一团泥巴。
  ——是的,就是那种s-hi乎乎、黏答答、扶都扶不起来、糊在墙上都还嫌烂的泥巴。
  变成泥巴也就算了,还和周围泥浆浑然一体,泡在泥潭里。
  ——对,就是那种寸草不生一毛不拔,时不时翻几个黑油油绿光光的泡泡,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泥潭的泥潭。
  不过这个黑绿色的不正经的泥潭为何看起来这么眼熟?
  记忆开始如同倒带的老旧影像,带着马赛克闪过脑海:前几天她刚拿到一个新游戏,名字叫《咒语》。类型就是第一人称视角的角色扮演游戏,专注传统地下城冒险,但玩法却颇有独到之处,即如它名字所示,可以“使用咒语来解决地牢迷宫中遇到的各种困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