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冥君追妻实录 作者:左边见

时间:2019-04-06 08:21标签: 逆袭 前世今生
文案: 江南最丑的艺伎忽然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恩客。 听说还是位俊美得能上天的白衣男子,一时引得围观无数。 没过多久她还被赎身了? 只是跟着恩客回京的路上,有一个老道神神秘秘地拽住她,说:姑娘,别跟他们走了,这两位一黑一白,是索命无常啊! 她吓得掉
 文案:
  江南最丑的艺伎忽然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恩客。
  听说还是位俊美得能上天的白衣男子,一时引得围观无数。
  没过多久她还被赎身了?
  只是跟着恩客回京的路上,有一个老道神神秘秘地拽住她,说:“姑娘,别跟他们走了,这两位一黑一白,是索命无常啊!”
  她吓得掉头就跑,他却天南海北追着不放。
  最后她终于被他按在墙上:“黑白无常,真是无稽之谈,孤乃冥君!...你的夫君。”
  她:“???”
  (总之就是一对牛x的神仙夫妇吵架闹和离,老婆要去历尽世间疾苦,老公却半点都舍不得她吃苦的故事。)
  ___________
  排雷:
  1.女主不是真丑,有金手指,背景强大
  2.冥君不是鬼
  3.纯属架空,求不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逆袭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云落┃ 配角:白夜,晚明 ┃ 其它:
 
 
第1章 第一位恩客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看官大人好,这里是蠢作者左左~打滚求个收藏~
  如果你觉得文风太文艺,那么提前告诉你,这种文风维持不了多久的~
  请坚持看到十章以上!以及评论掉红包哟!
  么么哒!
  正是三月初春,朦胧薄雾中细雨微斜,青柳暗垂。江南色好,水城繁华,最引人的却是那花街柳巷中,亭台楼阁错落,莺声燕语娇柔。
  水城离京都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只不过若是达官显贵有兴致乘船顺江而下,便会自然而然地停在水城边,风景太旖旎,脚下千斤重。
  文人曲水流觞吟诗作对,武者对酒划拳剑水一天,清官巡视民情关怀两岸,贪官左拥右抱三千粉黛。说到底,这水城就是一个烟花之地,烟花之中却不止浮糜,总能称了人的万般心愿。
  烟雨楼外种着一排桃花十里,虽是烟花之地却平白多了几分诗意。
  苏云落回屋取了一把油纸伞,芊芊玉手将其撑开,纸伞上描了一川烟雨荷花,淡青墨色遗世独立。
  想来这伞原是一位书生画来赠与心上人的,奈何书生穷苦,在这楼中最不值钱的便是真情,油纸伞只得随着心意一同进了杂物等,倒是让她捡了便宜。
  苏云落倚在窗边,抬头遥望窗外无尽春雨,细雨不沾衣,无声诉相思。
  “咦嘁,”一只手从身后拍了她一下,一脸嫌弃地对她说:“你这个姿势要是女神做起来就好看得不行啦。”
  苏云落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唇舌翻飞的女子。她虽两耳失聪,却独独能听到这女子说的话。
  “可是就你长这样,还装女神,就送你三个字!辣,眼,睛!”
  她偷笑了一下,虽然整个楼里都是嘲笑她丑的人,可是偏偏面前的女子总能想出一些乱七八糟奇哉怪也的形容词。
  她动了动口,虽然没发出声音,却能看出她是很努力地在学那三个字:“辣,眼,睛?”
  “就是!”那女子斜翻了了白眼,视线越过她看向窗外:“别站在窗口辣眼睛,客人们都叫你给吓跑…了…”
  她说着说着就顿住了,苏云落朝着她的视线转头看过去,只见两个极为贵气的身影朝烟雨楼走来。
  其中一人一身白衣优雅非常,在细雨如尘中手摇一柄折扇,掩面浅笑。
  另一人玄衣利落,身旁人温和的气息仿佛从未落入他的眼。她在窗沿上看不清眉目,却已感觉得到那人一身杀气,两袖冷风,倒有些叫人闻风丧胆的意味。
  “我去,好帅啊!!”
  苏云落还来不及反应,身后的女子就猛地往窗边扑来,两眼都是她平日口中所说的“花痴状”。
  这一扑不要紧,窗口本来就狭窄,适才又因为看景大开着,只见这女子圆润粗壮的身材一扑,苏云落下意识地一让便向后直翻,摔了下去——
  这两层小楼的高度,要是平常女子摔下去肯定是会惊叫出声的,偏偏苏云落长大了嘴,手脚舞动,却没能发出一丝声音。
  楼下刚要走进门的白衣公子,就猝不及防地被她迎面砸了个正着。
  身下他的白衣,是丝滑柔软无极的面料,还有淡淡清香迎鼻而来,如同摔在云端上一般绵软舒适,一时犯呆的苏云落还伸手摸了摸手边随意散落的男子青丝。
  “诶哟喂!”才不过片刻,见到贵客迎门,扭着腰身屁股从楼里出来的老鸨就一把将她揪起来,扔到一旁:“你这个贱东西,耳聋口哑还眼瞎!”转而就对着衣着华贵的白衣公子嘘寒问暖:“公子没事吧?别让这小贱人污了您的白衣。”
  苏云落读完了老鸨的唇,也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移到公子身上,却不料对上一双如星如月的明眸。
  灼灼耀眼,却让人如落寒潭,从每根头发丝到脚趾尖都打了个颤。
  “看什么看?!”老鸨一巴掌扫在她脸上,打散了二人交聚的目光:“还不快给我滚进去准备!待在门口砸招牌吗?”
  苏云落起身捂着脸走进小楼,还好只要她转过身,就听不见旁人在身后指指点点地骂她样貌何等丑陋,以及老鸨如何一边赔笑一边解释道:“这不是楼里的姑娘,只是个粗使的,我们姑娘都可水嫩呢,大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说着又去拉扯那俊秀的白衣公子,却被一旁站着的黑衣公子毫不留情地用剑柄拦住。这位如同冷面阎王一样的男子侧首半个眼神就让老鸨浑身寒颤。
  就连对被扶起来的友人嘘寒问暖的时候,语气也迅疾冰冷:“没事吧?”
  “嗯。”白衣公子明显温柔许多,就算不笑嘴角都微微上扬,小声回了句:“腰疼。”
  两人才将将迈入半步,身旁瞬间就已围满了拈花笑回眸媚的女子。
  ……
  名冠天下的江南名妓季流芳迈着躞蹀碎步上台,座下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女子凭借着惊人琴艺流连江南花魁四年,坊间有打油诗作:群起无争满眼荒,乍开一朵引目光,入眼难压心激妄,花开不败艳流芳。
  多少人为她一曲悠琴千金散尽,多少人为了她唇边一笑倾其所有。季流芳却永远是淡淡的,仿佛没人能入得了她那双传情的凤眸。
  可惜这万众瞩目的人不是她。
  屏风后的地板有些生冷,抱琴的膝盖有些发疼,眼眶似有余红,桩桩件件提醒着她那些掌声不是给她的。
  犹记得她初入青楼的那一天,老鸨上下打量口中数落:“你娘倒是给你起了个风花雪月的好名字,苏云落。就是从云端落地的时候不知道护着自己的脸。”
  听说前台的女子是个达官显贵家的小姐,注定是要进宫伺候皇上的。为争权夺势竟将自己的女儿送入青楼,学习留住男人一生一世的本事。
  季大小姐也当真争气,纱掩半面,不行房中事也能大红大紫。
  若说是凭琴艺么…苏云落手下拂动着琴弦嘴角挂上了一丝自嘲。虽说她手中这一曲行云流水的一剪梅也不过是俗乐而已,但好在自己还有这一技傍身,因为双手需常保纤细,这才不至于真被当做粗实丫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