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致命圆桌(下)作者:笑青橙

时间:2019-03-01 22:17标签: 异能 无限流
。 旁人听着都觉得江问源的威胁十分可恶, 更何况首当其冲的程珊, 她听着江问源的话,看着江问源神色平淡的眼睛, 脑子已经背叛了她的想法,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什么样的道歉才能让江问源消气。因为程珊强烈地感觉到, 如果她的道歉江问源不满意的话,江问源一
  旁人听着都觉得江问源的威胁十分可恶, 更何况首当其冲的程珊, 她听着江问源的话,看着江问源神色平淡的眼睛, 脑子已经背叛了她的想法,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什么样的道歉才能让江问源消气。因为程珊强烈地感觉到, 如果她的道歉江问源不满意的话,江问源一定说到做到, 逼迫她丢掉身为人的尊严,在众目睽睽之下拾起餐余桶里的食物。
  程珊犹犹豫豫的态度看在其他人眼中, 更激起了某些人的怒火。程珊的其中一个面嫩的高中男生队友, 用手指着江问源的鼻尖,“陈眠,我劝你最好善良一点!程珊又没做错事, 该向程珊道歉的是你们四个人才对!道——歉——!”他边有节奏的扬手, 边拖长声音有节奏地喊起道歉的口号。
  不多时, 小饭堂里便响起了整齐的掌声, 以及配合着掌声的阵阵口号声, 声音就像无形的铜墙铁壁, 从四面八方把江问源四人给包围起来,“道歉!道歉!道歉……”
  在一声比一声高的口号声中,站在江问源旁边的齐思远第一个做出反应,他淡定从兜里拿出一根十五六厘米的手柄,按住手柄上的按钮,甩臂将手柄往下用力一甩,便弹出1.2米的折叠木奉。齐思远把折叠木奉舞的虎虎生风,折叠木奉划破空气的声音即使在众人的起哄声中都没有被掩盖掉。
  齐思远表现出来的可怕杀伤力,让饭堂里的口号声陡然变小了许多。紧接着反应过来的是吕琦妙。打从见过被少女妆左眼取代的秋主任后,她就已经做好和NPC、和玩家开战的觉悟。吕琦妙拿出江问源借给她的折叠刀,弹出不开刃的钝器工具片。
  单晓冉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中思考了好一会,参见齐思远和吕琦妙的举动,她终于想明白了该怎么做,她双手往虚空一抱,两只玩偶便出现在她的臂弯之中。单晓冉没少在公众场合哭哭啼啼,别的玩家都以为她是个软柿子,可是她却一口气拿出来两个玩偶,大家完全都没有想到,原来看起来最好拿捏的小白花,才是四个人当中最难啃的那块硬骨头。
  有了三位队友的压阵,江问源什么都不需要做,他只是朝程珊的方向走了几步,对众人的起哄声充耳不闻,双眼依旧锁定在程珊身上,“你还没做好决定吗?那就让我来帮你选……”
  程珊仿佛看到江问源的脸变成一张恐怖的鬼脸面具,她被江问源吓破胆,哆嗦地后退两步,一屁股跌坐下来,后背重重地撞在脏兮兮的餐余桶上。还好餐余桶里装的餐余分量够沉,才没被程珊撞撒在地上。
  程珊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失去尊严,从餐余桶里捡食物吃。她是彻底服软了,“陈眠,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对,仗着你们好相处,就对你们口出狂言。实在很对不起。”
  现在程珊没坚持住对江问源低下头,那些起哄喊江问源四人道歉的人再也喊不下去。小饭堂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再没人说话,只有餐具碰撞声、走动声和电风扇转动的声音。
  江问源信步走到程珊跟前,刚才那几个围在程珊身边的队友纷纷退散,只剩下程珊一人和江问源对峙。江问源低头俯视程珊,把她逼退至整个人的后背都贴在餐余桶上才停下来,“这就结束了吗,我怎么还没感受到你道歉的诚意。”
  程珊闻着餐余桶里各种食物和汤汁混杂在一起的馊味,两只眼睛开始变得有些浑浊,“我真的错了,对不起。我不应该在剩菜已经不多的情况下再浪费食物,让你们没菜吃。我现在就去大饭堂帮你们打菜好不好。”
  江问源定定地看着程珊数秒,才轻声说道:“还不够。”
  还不够这三个字犹如千金之重,压在程珊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程珊换着词道歉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江问源一直都觉得不满意,直到第十遍道歉道得她都词穷了,江问源才放过她,“好吧,差不多就这样吧。”
  程珊绝望的脸上迅速划过一丝笑容,“谢——”
  没等程珊说完,江问源打断了她的话,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程珊再次推进地狱,“为了确认你的道歉是否有诚意,你把刚才的十遍道歉再重复一遍。不要求你每个字都一样,但是至少得每句话的意思都相同。我刚刚已经把你道歉进行录音,道歉重复得对与不对,有录音为证,我不会故意冤枉你的。”
  程珊的双眼已经浑浊一片,完全变成死人的眼睛,她流下两行炙热的血泪,却不敢生出半点反抗的心思,绞尽脑汁努力回忆自己说过的话,磕磕绊绊地给江问源道歉。
  江问源极为鬼畜地把程珊折磨了一顿,等她把十遍道歉重复一遍之后,才终于放她。江问源抽出纸巾,擦掉程珊糊满脸蛋的血泪泪痕,“好自为之吧。”
  江问源不着痕迹地把那张沾满血泪的纸巾装进口袋,起身对其他三人说道:“不好意思,耽搁得有点久,我们去吃饭吧。”
  但是单晓冉三人都没动脚,他们都以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江问源。
  可怕的是,江问源居然还读懂了他们全然不同的眼神内容——
  单晓冉:江问源,我原本还以为你性格温柔体贴,看来我真的大错特错,你哪是温柔体贴,你根本就是个鬼畜抖S啊!
  吕琦妙:齐思远昨晚弄残两只眼睛好歹还有道具辅助,陈眠哥把寄生在程珊脸上的眼睛弄残,靠的只有一张嘴而已!社会我陈眠哥,人狠话剧毒!
  齐思远:眼神亮晶晶,没想到陈眠你居然是我的游戏同好!为什么要对我隐瞒身份!现在我们已经彼此亮明身份,接下来我们就一起享受游戏的乐趣吧!
  江问源也以感情复杂的眼神回应他们,复杂的感情归纳为两个字符:……
  你们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经过江问源把程珊戏弄一顿,直到江问源四人吃完午饭回宿舍,都没有人敢再来惹他们。江问源四人回到宿舍,把高二(10)班班主任工作报告里有关司徒静的资料也全部找出来。
  齐思远毫无形象地葛优瘫在椅子上,“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校裙女鬼,她就是穆绵绵吧?她给我的感觉和其他眼睛不太一样,她身上缺乏眼睛那种强烈的攻击性。陈眠,她袭击过你吗,她的攻击方式是什么?”
  江问源仔细回想几次降到穆绵绵的经历,“她没有直接袭击过我。”
  “穆绵绵的攻击方式就是c,ao控眼睛吗?那还不如眼睛有趣。而且她在校门口一看到司徒兄妹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她是害了司徒静感到愧疚而不敢见,还是害怕把她所有价值都压榨干净的司徒谦才避而不见。”齐思远对穆绵绵的兴趣顿时没了,“对了,你把程珊擦眼泪的纸巾带回来干嘛?”
  江问源对齐思远说道:“你很想知道?”
  齐思远猛地点头。
  江问源:“那你求我啊。”
  齐思远极其没有节c,ao,“我求求你告诉我!”
  江问源对齐思远为人的底线又往下降了一些,“其实我给程珊擦泪时想的是她的血泪,和她身体的血是否是相同的血。不过现在我们没时间也没设备,没办法做这个检测。虽然检测没法做,但样本都取了,暂时就先留下来呗,说不定以后有用。”
  这一次整理的资料只有司徒静的,四人分工合作,很快就把司徒静的资料都找了出来。
  在高二上学期的上半学期,司徒静是高二(10)班的班长,穆绵绵担任文艺委员是在下半学期。这个情报江问源上次整理资料的时候就找到了,不过他之前没有细查司徒静的内容,乍看之下上半学期的班长和下半学期的文艺委员根本没啥联系,可是江问源这次仔细排查之后,发现下半学期的班干部并不是全都经过投票选举,有一部分是由上半学期的班干部直接确定的,司徒静的文艺委员就是其中之一,并没有经过选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