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八宝妆+番外 作者:月下蝶影

时间:2018-01-20 13:43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宫斗
文案: 京城众人都认为,皇上给显郡王与义安候府嫡女的赐婚,是一朵鲜花Cha在牛粪上。 显郡王是那朵鲜花,义安候府的嫡女是那不招人待见的牛粪。 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真相往往是谁用谁知道。 穿越架空文,与真实历史无关。女主亲妈文,偏好虐文的大大请慎
 
文案:
京城众人都认为,皇上给显郡王与义安候府嫡女的赐婚,是一朵鲜花Cha在牛粪上。
显郡王是那朵鲜花,义安候府的嫡女是那不招人待见的牛粪。
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真相往往是谁用谁知道。
穿越架空文,与真实历史无关。女主亲妈文,偏好虐文的大大请慎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华夕菀 ┃ 配角:晏晋丘华和晟华楚雨卢氏等 ┃ 其它:穿越,爽文,宫斗宅斗
 
【编辑评价】
本文讲述了一个现代女演员穿越成为侯府千金,因为过于懒散不喜外出,被外人怀疑是无颜女。不曾想一纸圣旨让她嫁入显郡王府。显郡王乃是京城贵女们口中的翩翩佳公子,也是皇帝防备的侄儿,圣旨让两人的生活交缠在一起。只是花非花,雾非雾,真相往往躲在花团锦簇之后。本文作者以一种轻松的语气,描写了皇家人与世家之人的复杂与无奈。并以对男主完美的描写,掩饰了他内在的野心与疯狂,让两个聪明人的爱情故事变得更加惊心动魄。                                                                                  
==================
  
华府有懒女
  冬去春来,义安侯府的一等丫鬟们换下厚重的棉袄,穿上了嫩绿的束腰裙,让整个侯府显得生机勃勃,满满透着春天的气息。
  碧纱帐中,锦被高高的隆起,里面的人仿佛经历很久的挣扎才从被子里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臂。候在纱帐外的几个丫鬟一喜,以为床上的人就要起床时,就见那手臂在床沿边摸了摸,又缩回了被子里。
  “姑娘,已经辰时三刻了。”白夏确定床上的人没有起床的意思后,微微一个福身,声音中带着笑意道,“夫人昨日早早便吩咐过您要早起,说是香螺阁的裁缝要来给您量身做春装呢。”
  “半月前府里制衣房的人不是才给我做了好几身吗?”床上的人抱着被子坐起身,青丝随着她的动作倾泻而下,尽管没有来得及梳理,但仍旧顺滑如丝。
  站在白夏身边的红缨上前替她打起纱帐帘子,笑着解释道:“夫人说了,香螺阁的衣料虽不是顶级,但是胜在手艺精巧,做几身衣服也不打紧。”
  华夕菀从床上起身,由几个丫鬟伺候着净面漱口,坐到镜前左手掩着嘴角打了一个哈欠,用右手托着腮懒洋洋道:“都说春眠不觉晓,莫把睡眠辜负了,白夏你这是扰我清梦。”
  “白夏给姑娘道罪了,”白夏放下手中的木梳朝华夕菀弯了弯膝,脸上的笑意却没退:“您可别恼。”
  身边四个大丫鬟都是跟在自己身边好几年的,华夕菀知道她们不是擅作主张的人,料想上午还有别的事,母亲才会让她们早早把自己唤醒,于是勾了勾手指,示意白夏起身后,便继续托着腮由着几个丫鬟伺候着自己梳妆。
  几个丫鬟心知自家姑娘是能少说一句算一句的懒散Xing子,七手八脚的为她梳妆后,然后捧出几盒钗环首饰供华夕菀挑选。
  华夕菀伸出手指点了几样,起身由丫鬟们伺候着换好衣服,从红缨手里取过眉黛描好眉尾,懒懒道:“走吧。”
  出了小院,华夕菀带着几个丫鬟到了正院,一进门就见自己的母亲卢氏拿着长长的单子翻看,似乎嫌单子上的东西不够多,还不断的让身边人记下要添什么东西进去。
  “女儿给母亲道安,昨夜睡得可好?”华夕菀笑吟吟的走近卢氏,还没福下身,就被卢氏身边最得用的丫鬟扶住了。
  见到华夕菀进来,卢氏把单子放到一边,起身走到华夕菀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掌心,确认是温热的后才放下心:“虽是开了春,不过女儿家还是要注意别受了寒,日后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扶着母亲坐下,华夕菀笑着道:“母亲放心吧,我定不会让你担心的。”
  卢氏叹了一口气,继而又恨道:“若不是三房那些人,当年你又怎么会生那么大一场病。想到他们,我这心头就堵得慌。”卢氏祖上是从武之家,这两代虽出了几个文官,但是家族里的姑娘Xing格仍旧比一般女人泼辣。偏偏当年还是义安候府世子的华和晟眼巴巴把她求娶回来,顶了二十余年惧内的名声,也没有纳过一个妾。
  见母亲动怒,华夕菀端了一杯茶放到卢氏面前:“母亲您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岂不是降了自己的身份?”她父亲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后面一弟一妹由继夫人所出,所以他们一家现在与二叔比较亲近,其他两家不过是面子情。
  “倒也是,那副跳梁小丑的做派,让我瞧着便觉得脸红,”卢氏端起女儿送上来的茶,气消了一大半,嗤笑一声道,“他们整日在外说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以为这样就能显出他们一房的能耐,岂知人在做,天在看,谁该有谁没有,老天爷心里都清清楚楚呢。”
  华夕菀面上的笑意稍淡,随即换上略羞涩的表情:“母亲,您说什么呢。”
  “罢罢,我们不提这事,”卢氏见女儿已经羞恼起来,便笑着取过刚才正在看的单子,“皇上赐婚旨意来得突然,好在几年前我已经开始为你备着了,不然就要委屈到我儿了。”
  在单子上扫了一眼,华夕菀顿时明白母亲刚才看的是什么了,当下也不继续看单子,转而道:“母亲不是说有人来给我量尺寸制衣服?”以往也没见母亲让外面的人来给她量尺寸,这次怎么会让她见外面制衣坊的人?
  “不过是外面的制衣坊,哪能让他们来近你的身,我已经让下人把尺寸告诉他们了,等下我带你去给老太太请安。”作为母亲,卢氏怎么会没看出女儿对圣上这个赐婚并没有感到多高兴,不过如今圣旨已下,说什么都没有用。
  显郡王虽然是皇族身份贵重,容貌才华也出众,是京中很多贵女心中理想的夫君首选,可是在卢氏心中,这样的人恰恰不适合做自家女儿的夫婿。暂且不说那等人家背后有多少说不得的事,就说显郡王这样俊俏的男人,太容易勾女孩家的心思,女儿嫁给这样的男人,太熬心。
  她今日不过是借这个理由让女儿早起,去三房那里给老太太请安罢了。
  他们大房与老太太并不亲近,倒不是因为义安候不孝顺,而是由于这位老太太是老侯爷的续弦,大房与二房乃是原配所出,老侯爷过世后,三兄弟就分了家。大房二房跟老太太不过是面上的情分,要说有多少母子情,就算别人信他们也是不信的。
  当年华和晟与卢氏成亲后,这位老太太在中间也做了些让人不太高兴的事情,卢氏不是唯唯诺诺的主儿,让老太太没脸几次后,老太太就收敛了态度,卢氏也没有得理不饶人,这些年一直维持着面上情分,不过确实怎么也亲近不起来了。
  华夕菀多少知道一些上辈的恩恩怨怨,不过鉴于自己母亲彪悍的Xing子,就算等她嫁出去,也不用担心老太太与三房的人能欺到母亲头上去。更何况她上面还有两个争气的哥哥,义安候府怎么也不会落到后继无人的地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