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极品农妃+番外(六)作者:leidewen

时间:2019-05-14 12:18标签: 古代言情 王妃
柳家世代还算清廉,所以除了谋反,我们拿他们一家一点办法都没有。辛鲲看小何抬头了,她不用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说道。 明天朕就把高家抄了。郭鹏直接锤了桌子。 对,今天高家自请出京,弹劾的折子应该不会少,直接挑个错,让他们别想安全的跳船。辛鲲
 “柳家世代还算清廉,所以除了谋反,我们拿他们一家一点办法都没有。”辛鲲看小何抬头了,她不用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说道。
  “明天朕就把高家抄了。”郭鹏直接锤了桌子。
  “对,今天高家自请出京,弹劾的折子应该不会少,直接挑个错,让他们别想安全的跳船。”辛鲲点头,这真是好主意。
  郭鹏回头看了辛鲲一下,自己是这个意思吗?他只不过是顺着辛鲲说的,他们拿柳家没法,那么就拿高家出气。
  但是辛鲲的想法明显不是这个,她是拿柳家没法,可以从高家入手,你们既然不要脸了,那么别的什么,我就不信扯不上你们。
  “皇上圣明!不如,这次,让审计司与禁军同时入驻。”小何是最了解辛鲲的人,立刻站起来,对着郭鹏笑着一拱手。
  “行,今天就传旨,成立审计司。”郭鹏点头,抄家只是抄财物和看看有没有什么信件之类的,但是明显的,这些破小孩子连他们和账本一块查了。这倒也是一个新的方向。
  辛鲲不再说话了,专心的照顾他们三人吃点心。
  “你要不要去郊外看看皇嫂他们?”郭鹏想想,回头看了辛鲲一眼。
  “身份不对,暂时别!”辛鲲摇头想想,“郊外的园子,里面的内侍、外机的禁军要全部换掉。”
  “他们身边的人呢?”郭鹏皱了一下眉头,他明白辛鲲的意思,能偷运一个孩子进去,这个本身就表明管理有问题。之前,他是清理过一批人的,但是说实话,虽说他和皇嫂们的关系一直一般,不过,他还是同情她。他们中间最大的也不过是二十出头,却要注定从此清灯古佛,他还是想给她们相对宽松一点的环境。
  “这个别管了,太后原本就是天下共养。只不过因为是皇上的皇嫂,要避嫌罢了。他们身边的心腹之人,还是留着。派个人去传个话,总得把皇上的好心告诉大家才是。”辛鲲笑了,郭鹏的善良是让她十分感动的。但是说实话,她也觉得小柳阁老是对的,所以老话说得一点错也没有,慈不掌军,义不掌财。像郭鹏这样单纯善良的人,真的不适合成为一代帝王。
  “皇上!”小何忍不住想说话了,但是脚下一疼。
  “皇上,大年初一祭祖,太后他们不好回宫。但是初三祭天时,不如请太后,太妃去天坛一块祭告天地,以安天下之心?”辛鲲转头笑着看着郭鹏。
  “我一小叔子,带着两位皇嫂去祭天?”郭鹏无语了。
  “您真是,她们可以从郊外一路去天坛,皇上从宫中出发,祭天大典原本她们也不可能进太庙,只不过让他们出来受天下臣民之礼罢了!再原路回园子,皇上与娘娘们,根本不会见面。”辛鲲这几日可没白看宫中的各类礼仪,就算是皇帝与皇后一块去天坛祭祀,进去的也是皇帝和太子,其它人都在下面的大殿中等着。皇后也不过是能让人知道,她还在罢了。所以说,新帝与原太后,怎么可能有什么交集。
  “嗯,我会跟礼部再议。”郭鹏点头,辛鲲这么说的意思其实挺明白,等抄完高家,就到年跟前了。回头再把太后太妃拉出来溜一下,让天下人知道,自己对先皇遗孀依然以礼相待。
  小何抬头看自己的老师一眼,他现在只能说,老师现在是在配合这个傻皇上吗?引着他走向正确的道路,当然,她还是在妥协着。让事情向好发展。
 
 
第555章 悲惨的柳家
  淑媛和蔡关一块坐在柳家的堂上,蔡关本来今天把郭深送到庙里去做法事之后,就抽空进宫的,他回家研究了一下郭鹏发的圣旨,他是被过继给安国夫人,而不是过继给大将军郭深夫妇。这里头是有讲究的!
  若是写的是,过给郭深夫妇,他就得改姓,郭深的葬礼,他这个孝子贤孙就得老老实实的全程跟进,甚至还得向朝廷申请丁忧。
  但是现在说的是,他被过继到安国夫人名下,那么意思很明白,自己不用改姓,自己只是姑母的儿子罢了。所以他对郭深的葬礼,就是个大管事,礼到即可。
  结果,刚刚回城,家里就传信了,柳家老太爷的人当朝为难圣上,虽说,圣上没搭理,但是柳家现在的情况十分堪忧了。蔡关没辄,那是新岳父,他女儿还在柳太太身边照顾着呢,只能拉着媳妇回娘家。
  这会儿就已经不是柳家一个人的事儿了,现在柳家的主子们全部都在坐,但没一个人说话。柳淑媛在路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哭了。她只是出娘女,她有什么资格置喙娘家的决定。她终身大事都不能自己做主!
  当初辛鲲一再的劝她,说家里为她选择的,真是因为疼爱她,她有一个好家族。嫁给蔡关之后,虽说开头时,有点别扭,但是她真的慢慢的理解了辛鲲说的话,当初的三个人选,也许现在她对那个优雅的辛大哥依然心有怀念,但是她也明白了辛大哥当初说的意思了。换个选择,她都不愿去想。
  也正是这样,她对娘家充满了信任,去给郭深办丧事,她都是把女儿送回了娘家。而现在,告诉她,家族参与了谋反,而现在竟然还在继续。就算是罪不及出嫁女,祖父难道不想想哥哥,不想想才几岁的侄子?
  而现在,一家人坐一块儿,竟然没一个人说话。她也不哭了,直接一拍桌子:“相公,我们走,既然一家子都不想活了,何苦我们往里头钻。”
  柳翰林妻哇的一声也哭了出来,她昨晚知道的,丈夫要写休书,让她带着孩子回娘家去。她和柳翰林可不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结合的,婚后感情一直很好,而她再差也是官宦之后,把事情一听,心就凉了,直接拉着柳翰林的手说她不走。为什么?真的柳家大树一倾,她那个娘家会保住她和孩子吗?与其那样,她还不如留在家里,死也死个痛快。昨晚,夫妇俩真的带着孩子抱头痛哭。
  但是出来了,他们还是一脸的平静,表达了他们默认了家族的安排。但是,现在被小姑一拍桌子,她内心的酸楚,再也压抑不住了。
  “别哭了,我们先把事情捋捋。岳父,高家的事,你参与没?”蔡关看僵局已经打开,就拍了一下手。
  “你想做什么?”小柳阁老冷冷的看着曾经一直觉得很不错的女婿。
  “没让您抛弃老太爷,我们现在看看情况有多麻烦!”蔡关真的快烦死了,虽说他之前和岳父、舅兄关系不错,但是现在,看他们的脸,他真心的觉得。人不能有欲望,一但有了欲望,就会犯错,“第一点你没参与;第二,礼部出错,御史台弹劾,你知道吗?”
  “之前不知道,不过,弹劾之前我知道了,但没有阻止,皇上需要……”小柳阁老已经沉默了一天了,他一直在找为自己辩护的理由。
  “这不重要,所以,第二点,你是知情者;第三点,今天早上的事,谁组织的?”蔡关一摆手,第三点说的就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其实第一点,第二点郭鹏算是放过了,现在他们却再尔三,这就是会压死家族最后的一根稻草。所以,他没问岳父,这最后一招他知不知道,而是在问,这件事,谁组织的。因为,这个家里除了老爷子,能组织这事的,还有岳父。
  “我!”小柳阁老坦然的说道。
  “行了,写休书,岳母,我们走。”蔡关立刻站了起来,想想看向了舅兄,迟疑了一下,“大嫂我们可以带走,但是小勇,他是柳家嫡长孙,只能希望皇上不会追究十六岁下子嗣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