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红楼之尴尬夫妻(七)作者:林月初

时间:2019-05-14 12:07标签: 古代言情 红楼
叫奶奶管管家里的下人,奶奶这是忘到天边去了。 王熙凤怔了一下,哟了一声道:你这丫头,好端端的魔怔起来了。 小红又道:头里那婆子,嘴里可不干不净的。以往在京里,家里的下人哪里敢议论主子的是非,再不管,可就反了天了。 王熙凤冷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画
叫奶奶管管家里的下人,奶奶这是忘到天边去了。”
  王熙凤怔了一下,哟了一声道:“你这丫头,好端端的魔怔起来了。”
  小红又道:“头里那婆子,嘴里可不干不净的。以往在京里,家里的下人哪里敢议论主子的是非,再不管,可就反了天了。”
  王熙凤冷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画自己的图纸,边画边道:“你且等着吧。”
  小红见她这么说,心道奶奶这莫非是知道的,故意不为所动?可若是不动这些人,万一又跟京城本家以前那样,可怎么是好?
  王熙凤又画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见小红在那发呆,便对她道:“你也是个没眼力见的,我都画了这么会儿了,也不知给我倒杯茶来。”
  小红忙去倒茶,将茶送到王熙凤手里又问:“今儿这事儿,要不要跟太太说?”
  王熙凤不紧不慢道:“说什么?说那张震又不死心了?然后又惹得太太发一通脾气?”
  小红气恼道:“奶奶也不着急?那可是太太和二姑娘的心头刺,依着太太和老爷的脾气,不是该把那人调的远远的才是,怎么还留在身边呢。
  “要说起来,咱家谁没有二姑娘跟太太亲了,那是太太嫡亲的女儿,又是长女。怎么她的事,太太就能这么不紧不慢的。”
  王熙凤放下手里的笔,伸了个懒腰,笑眯眯的看着小红道:“哟,这马上就是芸儿奶奶了,所以也跟着同仇敌忾起来了?算起来,你还得叫我声婶子呢。”
  小红脸唰的一下红了,刚想跑出去,就被凤姐一把拽住了。
  “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那张震不是不喜欢咱们二丫头,而是太喜欢了。”
  小红一愣,有点不解:“既然喜欢,为何二姑娘去试探,他还一口回绝了?”
  王熙凤抿着嘴乐道:“这事儿啊,换了谁都不清楚,只有你婶子我知道的最多。你还不叫声好听的,让我乐呵乐呵,指不定我一高兴,就全告诉你了。”
  小红急了,一跺脚道:“好一个奶奶,正经的不说,只拿人打趣。拿我打趣算什么,正经敢拿二姑娘打趣不成?”
  王熙凤见她急了,乐的前俯后仰,也不逗她了,招了招手让她附耳过来,这才瞧瞧的道:“那张震不是不肯答应,是不敢答应。因为他曾发过誓,若是没有功成名就之前就娶妻,那他的下场就是被人乱棍打死,他媳妇也会万劫不复。”
  小红吓了一跳,忙道:“这么毒的誓也敢发,他是癫了不成?”
  王熙凤哼了一声道:“可不是?疯子一个。”
  小红又道:“好端端的,谁肯发这种誓,怕不是谁拿话激他,故意骗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吧?”
  王熙凤咧嘴一笑:“谁说不是呢?”
  小红看到奶奶这个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奶奶,难不成是……”
  王熙凤忙摆手:“可别赖到我的头上,这可是大爷做的。”
  才说完,外头就有人道:“什么东西我做的?”
  话音刚落,贾琏就打外头进来,王熙凤见了他道:“喏,你侄儿媳妇跟我八卦呢,正说到那张震发了毒誓,不功成名就不娶妻。”
  贾琏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我当是什么,若是这事儿,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认了就是。”
  小红忙道:“大爷这么做,老爷和太太可都知道?”
  贾琏笑道:“你这丫头,c,ao不完的心。究竟像谁?”
  王熙凤笑着接口道:“都是太太培养出来的,自然是像太太。”
  贾琏对小红解释道:“这是老爷的意思,我可没那么闲。老爷说了,张震这人脾气有点犟,不懂变通,需得有点什么事儿,打击他一下,才能让他明白这变通的重要。
  “我不过是照着老爷的话,去激了他一句,他便果然发下这毒誓,谁知第二天二妹妹就找他了,他自然不敢答应。”
  王熙凤接着笑道:“太太也是知道的,咱家只是二姑娘不知道罢了。”
  小红目瞪口呆,一脸的不解:“可……这是二姑娘心仪的人……”
  王熙凤笑道:“再心仪又如何,都不过是半大点的孩子,这会子真的一味纵容他们在一起了,难不成日后看得他们两个碰的头破血流不成?”
  小红松了口气:“这么说来,太太和老爷其实也是想他俩成的?”
  王熙凤看着小红,边笑边摇头:“你呀,知道就行,可别说出去。特别是二丫头那边,但凡听到一点风声,我拿你是问。”
  小红应道:“奴婢又不是第一日当差了,这点规矩还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她又道:“那二门上的婆子知道不知道?”
  王熙凤哈哈大笑起来:“她能知道这些?”
  贾琏问:“二门上的婆子又怎么了?”
  王熙凤说:“今儿二门上的婆子来,说是张震往内院打量,每每路过就看一眼,也不知在看什么。她觉着可疑,特地来告状的。”
  贾琏嗤笑了一声道:“没事做了。”
  说罢,他开始脱外袍,准备换件家居的常服。小红见状便退了出去,王熙凤起身来帮丈夫宽衣。
  两人脱着脱着,说起悄悄话来。
  “你说,是不是差不多了?”
  “还早,再忍忍。”
  “还忍到什么时候?这都倚老卖老的故意不给我面子了,早就想收拾收拾这些人了。”
  贾琏摸了摸妻子的鬓角:“再忍忍吧,我让人从京城的育才买了一批人,正在送来,等人到了再说。”
  王熙凤点了点头,帮丈夫换好了衣裳便回到桌边继续画图,画着画着,想起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贾琏问。
  王熙凤又把笔放了下来:“才想起来,林之孝家的认了我做干妈,她这女儿,又要叫我婶子。这可太乱了!”
 
 
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求什么
 
  黛玉这头一路往福州去,船只也不能行的太快,一路停停靠靠的,到达李家已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这边早已备好了一切,一待新娘子的船靠岸,便先将嫁妆抬下来摆好,又接了新娘子上轿,一路抬着嫁妆在福州府绕了一圈。
  绕过一圈之后,按着俗礼进了门,先行了叩拜之礼,接着将黛玉送至新房稍微歇息片刻,二门这边就忙乎开来,准备晒嫁了。
  所为晒嫁,就是公开新娘的嫁妆,“晒”也有炫耀的意思,也有公开的意思了。
  这晒嫁倒不是为了给别人炫耀,而是给夫家炫耀。意思就是告诉夫家,我家的女儿嫁来你家,可不是靠着你家过活的。我家给了这么多陪嫁,我女儿一样能过的好好的。
  这些东西都是新娘的私产,夫家是不允许c-h-a任何手的,陪嫁的单子也分了两份,一份由娘家亲戚交给夫家的管家太太,一份由新娘自个保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