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教主走失记+番外(下)作者:一世华裳

时间:2019-04-15 11:00标签: 情有独钟
师被抬出来了,于是看了过去。 鬼相公和周围的人也都望向声源,等了等,却见无望宫的人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了自家宫主身后,甚至还搬来一张矮桌,放上了瓜子和热茶。 白道们: 鬼相公: 谢均明满意地一坐,慢悠悠地喝了口茶,说道:就算我长得一表人才,你们也
师被抬出来了,于是看了过去。
  鬼相公和周围的人也都望向声源,等了等,却见无望宫的人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了自家宫主身后,甚至还搬来一张矮桌,放上了瓜子和热茶。
  白道们:“……”
  鬼相公:“……”
  谢均明满意地一坐,慢悠悠地喝了口茶,说道:“就算我长得一表人才,你们也不用一个劲地盯着我吧?”
  一瞬间,杀千刀的魔头与他素来看不惯的白道大侠们奇迹般地在心里达成了共识:这货真欠揍!
  鬼相公移开目光,又等了一会儿,这才等到他想要的人。
  德如大师身上仍缠着铁链,晚饭时被纪神医喂过药,如今尚在昏睡,被少林弟子一路抬到大门都没能苏醒。
  慈元方丈看见小徒弟,握着佛珠的手微微一颤,凝固的表情似是溢出了一丝悲痛。
  他抚上徒弟的额头,低声默念着一段经文。
  少林弟子的眼眶一红,尚未哽咽出声,只听不远处响起一声闷哼,人群也随之惊呼,因为鬼相公又往侠客的身上扎了一刀。
  鬼相公抽出匕首,看向方丈:“别磨蹭,人交过来。”
  慈元方丈动动嘴唇,问道:“施主何时放人?”
  鬼相公将被自己扎过两刀的侠客的绳子割开,一把扣住他的肩,往前一送:“马上放。”
  慈元方丈蹙眉:“施主只放一人?”
  “我只要四个人,”鬼相公道,“为了以防万一,前三个咱们一换一,最后一个过来后,剩下的那些我全都放了,你们不赔。”
  丁阁主冷声问道:“剩下三个是谁?”
  鬼相公道:“你当我傻?我要是现在说了,他胆小跑了怎么办?快点,别废话,交人!”
  “麻不麻烦?”谢均明嗑着瓜子c-h-a嘴道,“我看不如一口气全换了得了,你直接把那四个人点出来,他们过去,你那边放人,省得你还得一个一个地叫。”
  鬼相公冷笑:“我就乐意一个个地喊,怎么着?”
  谢均明道:“自然不怎么着,我只是看你有点傻,忍不住同情你一下。”
  “……”鬼相公暗忖他若不是有正事要办,绝对得打这人一顿。
  他气得沉下脸,看向方丈,手上用了些力,身前的侠客的表情顿时扭曲。
  慈元方丈道声佛,垂眼道:“把人抬过去吧。”
  少林弟子欲言又止,终是不敢违背方丈的意思,红着眼把人抬了过去。鬼相公说话算话,把侠客往前一踹,还给了他们。
  鬼相公道:“第二,我要肖先生。”
  肖先生是他们目前抓到的人当中唯一一个知道白子身份的人。
  几位前辈一时有些沉默。
  但鬼相公显然知道这事需要那些人商量,便将几大门派的弟子拎出来,一副不给就直接宰人的架势,涉及到的门派掌门的脸色顿时铁青。
  几位掌门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人是武当和少林抓的,是否交人全凭他们做主。
  慈元方丈道:“人虽是我们抓的,但还是多亏了晓公子……”
  几人于是看向某对师兄弟。
  闻人恒很痛快:“给吧,我师弟能抓一次,就能抓第二次。”
  几位掌门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了一眼闻人恒。慈元方丈见状便吩咐弟子把人押来,又换了一次人。
  鬼相公道:“第三,我要纪神医。”
  众人一惊,再次炸锅,纷纷骂他做梦,然而尚未等鬼相公剁人,便见纪神医迈出去,径自走向了对方。这下不仅白道众人,连鬼相公都是一愣。
  纪神医道:“还不放人?”
  鬼相公回神,细细看了纪神医一眼,确定不是易容,这才放人,说道:“第四,我要晓公子。”
  闻人恒慢慢迈出几步,走到大门前的空地上。
  鬼相公道:“我要的是晓公子,不是你闻人恒。”
  “我知道,阿晓是我师弟,他的事本来由我做主,但我这次不想做主了,”闻人恒回头望着自从纪神医过去后便有些沉默的白道一众,温和道,“先前的肖先生是谁,你们有些可能不清楚,我来告诉你们。”
  鬼相公道:“你少耽误工夫,不然我……”
  “杀人?”闻人恒看向他,淡定道,“你杀吧,不让我说完,你哪怕全杀了,我都不会交人。”
  他说罢压根不等鬼相公宰人,重新望着身后的人,“咱们白道何时被人欺负到这种程度过?尤其还是泰山北斗都在场的情况下?丢不丢人?”
  众人在第三个人过去之后,就渐渐觉出有些窝囊了,闻言顿时提气。
  刀疤男听从门主的吩咐暗中在人群里安c-h-a了人,此刻那几个便高声喝道:“没错!大不了拼了,老子不受这个气!他当他是谁啊!”
  话音一落,一些血气方刚的侠客便跟着附和:“拼了!”
  “就是,拼了!他娘的!”
  鬼相公不是傻子,知道这时若真的宰个人,非但不能威胁到他们,还会起反效果,不禁咬牙切齿看着闻人恒:“你想说什么?”
  闻人恒道:“我想告诉他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让他们知道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了。”
  一直以来,事情都是几位位高权重的前辈们商讨的,并未往外多说,外面的人只知白道出了内鬼,剩下都靠猜测,如今听见闻人恒要说,他们立刻打起了j-i,ng神。
  闻人恒便把秘籍、地图、山庄、黑白子、菩提牢和来少林后发生的总总简单交代了一番,说道:“现在你们该知道他要的这几人是什么意思了,白字的依仗是药,只要有药,他们就能随时炼药人,以前咱们有的药人只有德如大师一个,他们把德如大师要走,再把纪神医要走,解药就配不出来了,剩下的方小神医虽然有天赋,但师父在人家手上,他不敢妄动,之后他们又要了知道白子身份的肖先生,如今是我师弟。”
  他指着“师弟”,说道:“这事我不做主,由你们做主,你们说交,我就交。”
  众人神色凝重。
  他们之前只知晓公子是闻人恒的师弟,却没想到竟会这般聪明,若没他与白子抗衡,他们今后会怎么样?
  鬼相公面色一寒。
  谢均明幸灾乐祸道:“傻了吧?都告诉你得一起要了,你看前三个那么容易就过去了,你要是一口气都要走,人们也不会觉得窝囊,让你分着要,该。”
  鬼相公:“……”
  鬼相公的神色更冷:“最后问一句,交还是不交?不交我就不客气了。”
  他抬起手,笛音再次响起,那群药人便齐刷刷摆出攻击的姿势,虽然双眼无神,却杀气腾腾。
  众人胸腔一口热血尚未冷却,拔剑就囔囔着要拼了,但白子也有人在人群里,高声叫着让闻人恒交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