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教主走失记+番外(上)作者:一世华裳

时间:2019-04-15 10:58标签: 情有独钟
文案 魔教最近发生一件大事,他们好厉害的教主忽然失踪了。 众人相互安慰:别急,教主肯定不知去哪看乐子了,等等就回来。 嗯,有道理。 他们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众人掀桌:等个球!教主肯定出事了!找啊! 于是一教教众哗啦啦地跑下了山。 某年
文案
魔教最近发生一件大事,他们好厉害的教主忽然失踪了。
众人相互安慰:“别急,教主肯定不知去哪看乐子了,等等就回来。”
“嗯,有道理。”
他们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众人掀桌:“等个球!教主肯定出事了!找啊——!”
于是一教教众“哗啦啦”地跑下了山。
某年某月某日,某教主睁开眼,心里疑惑地想:咦,我是谁?
食用指南:
1,本文主受,1V1,CP已定~
2,本文双向暗恋,虽然……刚开始不明显。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主角:叶右 ┃ 配角:闻人恒 ┃ 其它:HE,轻松,一世华裳
作品简评
魔教教主叶右留下一句“要干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后就此失踪,在长老们急得团团转,跑下山开始寻找他时,他已经毁容并失忆,被人救走交给了双极门的门主,然后被告之是这位门主的师弟,半疑半信之后决定与师兄找神医治病,谁料却被卷入了一场早在十年前便设计好的圈套之中……故事以魔教总坛与叶右失忆苏醒间的转换为开场,渐次将读者带入剧情,作者文笔诙谐幽默,人物刻画生动,剧情设计巧妙,悬念从生,随着十年前至今的局面的铺展,令人越发好奇黑子与白子对弈的结果,以及深藏的白子究竟是谁。
 
  第1章
  
  “这都多久了,教主还没有消息?”
  “没有,也不知去了哪……唉……”
  清水县的小青山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目光所及之处一碧千里,山泉蜿蜒而下,叮咚作响,虽说没有名山大川的名气,但也当得起“秀丽”二字,然而附近的庄子却没多少人敢来这座山上。
  原因无他,江湖赫赫有名的魔教就落在此地。
  这魔教迁来已经有五六个年头了,最初简直是j-i飞狗跳,那些拿着刀枪棍木奉的江湖人杀气腾腾地冲上去,又屁滚尿流地跑下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导致周围的百姓都知道小青山住了一个厉害的帮派。
  好事的四处打听,得知是外来门派,据说和中原武林人长得不像,青面獠牙可怕得紧,搞不好还喜欢生吃人r_ou_。大家吓得魂不附体,提心吊胆地过了些日子,见对方没有难为的意思,这才踏实了一点。
  他们仍是不敢靠近,倒是有贪玩的孩童曾跑上山,回来说碰见一个笑眯眯的公子,不仅好看,还有很多好吃的,另有几个则说碰见的是个姑娘,美得像一只花蝴蝶。
  大人们吓了一跳,生怕自家孩子中了迷魂术或妖法,一时求神告佛,末了拎起孩子打一顿,告诫他们不许再去。
  一年又一年,敢来小青山打架的江湖人越来越少,匪盗们也都自觉绕过了这块地,百姓渐渐觉得有魔教在也不是什么坏事,当然他们也清楚这是魔教太恐怖,导致别人不敢惹的缘故,因此对那座充满妖异色彩的小青山又多了几分敬畏之情。
  此刻被外界妖化的魔教一众既没有杀人,也没有吃人,而是在悠闲地过日子。
  做生意和外出办事的没回来,留守的几名骨干,种花看书者有之,一天换三套衣服者有之,研究蛊虫者有之,偶尔去逛一圈,摸摸有没有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的孩子者更有之。
  但日子一久,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件事。
  “教主还没回来?”
  “没有。”
  “他没说去哪?也没传回消息?”
  “都没有。”
  “哦……”
  最初只是简短的几句对话,数日后开始增加询问次数,再来则带上了些许焦急。怀疑和不安仿佛暴雨前的乌云,不断加重厚度,沉甸甸地压在心头,等待彻底爆发的那一刻。
  终于有一天,有人问出了口:“我说……教主该不会出事了吧?”
  “不能啊,”另一人道,“教主那么聪明,还能吃亏不成?”
  “这倒是……”
  “他是和白长老一起出的门,白长老也没消息?”
  “问了,白长老回信说早已和教主分开,他也不清楚教主在哪,不过教主向来喜欢看乐子,兴许是遇上了好玩的事,若离得远,光是回来恐怕也得要一两个月呢。”
  “嗯,重要的是若咱们贸然搅了他的好事,倒霉的就是咱们,所以别急,他肯定是去哪看乐子了,等等吧。”
  “有道理!”
  众人相互安慰了一番,雷打不动地等着教主归来。
  他们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等到雨水将小青山来来回回地洗了十多遍,也没能等到教主的身影。
  一位长老掀桌:“我这盆花都要谢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其他人也犯嘀咕了。
  梅长老拖着艳丽的裙子在书房走了一圈,忧心忡忡:“教主聪明是聪明,可论武功,在江湖只能排中上等,若遇上一流的高手……不,遇上高手还不算严重,怕就怕遇上变态,他那张脸太祸害人了。”
  另一位长老道:“长得再好也是男人,我只怕他被白道盯上,若是被擒……”
  “不会,他平时戴面具,白道的如何能知道是他?何况他出门经常易容。”
  “万一不小心露馅了呢?”
  梅长老:“我还是觉得碰见变态被囚禁的可能大。”
  “唔……”苗长老用研究蛊虫的语气缓缓道,“要说变态,我家乡就有过一个人,他就喜欢抓漂亮的回去,割掉舌头和鼻子,打断双腿,再套上颈圈,牵着在地上来回爬,给人们表演杂耍。”
  其余人:“……”
  苗长老:“对了,我听说入宫的宦官必须长得好看,咱们教主若是被歹人害了卖到皇宫……”
  其余人:“……”
  几人脑子里充斥着自家教主各种被虐待的画面,脸色渐渐凝重,就在他们要采取点行动的时候,外出办事的白长老终于回来了,他们顿时抓住救命草,争先恐后围住了他。
  白长老天生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做事也温吞吞的,除去打架外,干什么都要慢上一步。
  几人急忙问:“教主呢?他没说去哪儿?”
  白长老摇摇头,问道:“他还没回来?”
  “没有,也没有任何消息。”几人暗道教主搞不好真出事了,快速向外跑,打算去找人。
  白长老眨眼间被他们无情地扔下,默默理了理头绪,开口道:“教主走时说过一句话。”
  已经冲到院子里的几人当即一个急停,差点撞成一团,他们没来得及整理容装,齐刷刷又回来了:“他说了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