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我嫁的霸总是只喵+番外(下)作者:盐焗大龙虾

时间:2019-03-14 22:56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屋子的旖旎和暧昧消失得无影无踪,霍云说道:坐罢。 多谢老侯爷。崔世君依言坐在他的身旁。 稍倾,驿站的婆子送来热茶,崔长松和火华也进屋请安,霍云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便命他们退下,他看向崔世君,出声问道:这些日子你过得还好么。 多谢老侯爷关怀,小妇
屋子的旖旎和暧昧消失得无影无踪,霍云说道:“坐罢。”
  “多谢老侯爷。”崔世君依言坐在他的身旁。
  稍倾,驿站的婆子送来热茶,崔长松和火华也进屋请安,霍云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便命他们退下,他看向崔世君,出声问道:“这些日子你过得还好么。”
  “多谢老侯爷关怀,小妇人一切都好。”崔世君回望着他。
  两人久不相见,想必是在外风餐露宿,又无人照顾,霍云身形消瘦,眼珠凹陷在眼眶里,他身上穿得灰色衣袍有些发旧,袖口还有几处破损,也不知他近来经历了甚么,崔世君轻声叹了一口气,她对霍云说道:“您呀,当真是任性而为,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需知从侯爷,再到底下伺候的人,都在牵挂你呢。”
  她的语气带了一丝责备,霍云给她倒了一盏茶,简短对她说起近日的际遇,他缓缓的说道:“我的马丢了,又不想见他们,一个人漫无目的,有时竟分不清白日黑夜,只知累了就歇着,醒了就走路,一个人兜兜转转,等我清醒来时,已到了京城的地界。”
  他说的轻描淡写,崔世君听在耳中,心口不禁紧紧揪成一团,她呆怔怔的坐了半晌,这才说道:“老侯爷,下回不要这样了。”
  霍云目不转睛的看她,回道:“好。”
  崔世君移开双目,她站起身,叫来火华,说道:“你去叫人送热水进来,服侍老侯爷洗漱更衣,我们这便回城。”
  火华先看了老侯爷一眼,他见老侯爷没说话,出门叫驿站的杂役烧水。
  不一会儿,驿站送来大桶的热水,火华进屋伺候霍云沐浴更衣,崔世君在外间和崔长松说话,她问:“你们是如何找到老侯爷的?”
  崔长松回道:“早些日子我们失了老侯爷的踪迹,就已派了家人寻找,并关照沿途的驿站,见到老侯爷,务必要尽快知会我们。”
  “说来也巧,这驿站的主事是我一个旧识,以前曾远远见过老侯爷一面,他看到老侯爷时,老侯爷衣衫破败,他起初只当认错人,后来再三辨认,发觉是老侯爷,连忙差人来给我送信,我不敢耽搁,赶紧带人来接老侯爷回府,岂料老侯爷并未立即回城,只说请姑姑你来给他送一身干净衣裳。”
  说完,他停顿下来,又看了崔世君一眼,崔世君默默不语,二人在外面等了半日,火华出来传话,说是老侯爷梳洗好了,崔长松下楼去找驿站的主事,一行人便准备回城。
  一时,屋门打开,崔世君回身,老侯爷换上她带来的衣裳,他的头发半s-hi,一头乌发并未束起,此时夜色更深,霍云说道:“走罢。”
  三人下楼,崔长松和火华早就候在一旁,驿站里有备好的马,霍云没上马,转而上了崔家的马车。
  回城的路上,马车里没有点灯,霍云和崔世君坐在黑暗的车里,自始至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崔世君听着车轮和马蹄声,心底显出几分寂寞。
  月移中天,马车进城,又走了一盏茶的工夫,马车停在崔宅门前,崔世君下车,她对崔福说道:“福叔,你送老侯爷回府罢。”
  “知道了。”崔福答道。
  崔世君转头望着马车,老侯爷就坐在车里,他没有露面,甚至连句招呼也没打,崔世君朝着崔福示意,那崔福一扬马鞭,马车出了巷子。
  彼时,阿杏敲开家门,应门的是崔福家的,她看到崔世君,说道:“姑娘,你回来了。”
  阿杏告诉她崔福送老侯爷去了,那崔福家的给她当家的留着门,崔世君正要回屋,崔福家的说道:“姑娘,老爷在前厅,他说叫你回来了去见他。”
 
 
第56章 
  崔世君走进正屋, 桌上点着一盏油灯,烛光微弱, 照得四下昏昏沉沉,崔世君见她爹独自一人坐在屋里,出声说道:“爹, 夜深了, 你为何还没歇着?”
  崔海正面无表情,只道:“这么晚了, 你到哪里去了?”
  他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 脸上又y-in沉的厉害,若是换成旁人, 必定要惴惴不安,崔世君却丝毫不在意, 她轻声说道:“宁国老侯爷回京, 一时在城外的驿站耽搁了,宁国府的崔管家请我过去,一同去接他们老侯爷回城。”
  她满脸坦然, 倒把崔海正噎住了, 他听说他家这大姑娘, 大半夜的随着宁国府的崔管家出了家门, 心里不由憋着一口气,虽说她自打当了官媒, 每日抛头露面也算常态, 只是深夜私会宁国老侯爷, 要是传出去,不光她自己的名声不好听,就是其旁的家人也会受她连累,要知道,他们家安哥儿还没定亲呢
  “世君呀,你让爹说你甚么好呢!”崔海正拍着大腿,他痛心疾首的说道:“以前爹就跟你说了,这个霍家当年密谋造反,京里谁不远着他们家?咱们家就是个小小的官媒,招惹不起这些祸事呀。”
  崔世君抬眼看着她爹,淡淡的回道:“前些日子,爹不是还叫我把安哥儿引荐给宁国侯么。”
  “你,你这丫头……”崔海正又被她这话给噎住了,他气得拍着桌子说道:“你净等着拿这句话来堵我的嘴呢!”
  崔海正满红耳赤,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崔世君见此,叹了一口气,语气也稍微柔和几分,她道:“您老人家有事就请别人帮忙,没事就躲着人家,说句不好听的,趋利避凶虽说是人之情常,可也未免忒不厚道了。”
  崔海正被女儿戳中心事,越发恼羞成怒,他道:“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崔家着想,为了你的名声着想!”
  崔世君心知她爹胆小怕事,又最是顽固不化,无意跟他多谈,只道:“爹,你就放心罢,等到宁国侯的婚事办完了,我没事自然不会往宁国侯走动。”
  说着,她唤来阿智,叫他送崔海正回屋,崔海正原本准备了满肚子的话要教训这个女儿,谁知被她三言两语就顶回来了,这崔海正气呼呼的说道:“崔家都快没有我说话的份儿了!”
  “好了,老爷,天色晚了,我服侍你回去歇休罢。”阿智一边安抚着他,一边推他往外走。
  眼见崔海正的嘀咕声渐渐远去,崔世君和阿杏也打着灯笼回到院里。
  折腾了大半夜,等到崔世君安歇下来时,听到远处传来五下更鼓声,她躺在床上,一时想起今夜见到老侯爷的情形,一时又想起她爹叫她远离霍家,如此辗转反侧,等她迷糊睡着,耳旁传来阿杏的声音:“姑娘,醒一醒。”
  崔世君睁开眼,就见阿杏身上披着一件外衣,手里拿着一盏灯,立在床前唤她。
  “什么时辰了?”崔世君拥被坐起,她往外一看,窗外漆黑一片,屋里暗沉沉的,阿杏将帐子挂起,嘴里答道:“卯时一刻了,洗漱水都已打来了,我伺候姑娘更衣罢。”
  料想今日必定忙乱,崔世君便没有磨蹭,她起床一番梳洗,换上日常舍不得c-h-a戴的簪环,又穿了一件颜色鲜艳的衣裳,等她出门时,天还没大亮,马车一路晃悠,将她送到宁国侯府。
  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宁国府的正门大开,进了二门,里外照得通火通明,四处张灯结彩,侯府的家人仆妇脚步匆匆,有条不紊的各司其职,出门来迎接崔世君的是崔长松家的,她见到崔世君,先与她问了一声好,便引着她去见霍云和霍嘉父子二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