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嫁痞夫+番外(一)作者:江心一羽

时间:2019-03-10 20:01标签: 江湖恩怨 古代言情
内容简介: 素素啊!你听爹说,这选男人定是要看相面的,似那种桃花眼儿,薄嘴唇,轻浮无信,行不端坐不正的男子是万万不能做我方家女婿的! 这时那桃花眼儿,薄嘴唇,站没个站像,坐没个坐像,满嘴甜言蜜言的家伙凑上来一躬到地,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有礼了
内容简介:
    “素素啊!你听爹说,这选男人定是要看相面的,似那种桃花眼儿,薄嘴唇,轻浮无信,行不端坐不正的男子是万万不能做我方家女婿的!”
    “……”
    这时那桃花眼儿,薄嘴唇,站没个站像,坐没个坐像,满嘴甜言蜜言的家伙凑上来一躬到地,“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有礼了!”
    “啊……竟是这家伙,家里的小子们,你们都是死人么!给我乱棍将他打出去!”
 
    标签:江湖恩怨 玩世不恭 甜文 重生 
 
第一章 梦里见
 
    大魏建彰十一年
    这一年入了秋,一拨秋雨一拨凉,蜀中天气终是凉快了下来。
    卧龙镇外五里方家堡中,南面的秋实院中,有一座人工开凿的小湖,那水上头建了偌大的院子,正门的牌匾上头提了三个字“临波阑”。
    小小的方素素便住在这处,这日睡罢午觉,自梦里醒来,小脸儿红扑扑的还未曾回过神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呆愣愣自窗户处,瞧着外头水波滟滟倒映在房檐上的光影,风儿吹过水面,那上头的光影变化万千,波光闪动间没有一个重样的,待要仔细看时却已是又变了一个模样。
    方素素素午睡醒来神智未清,瞧着那处却是有些痴了,
    “梦里的是真么?”
    外头奶娘王妈妈进来瞧见她这样儿便笑着过来,
    “九小姐,可是醒了……”
    说着伸手摸她的额头和脖颈,前头几日天气热,九小姐又爱出汗,便是扇的再凉一觉也是一头的汗,小孩儿都是虚火又不敢在屋子里放太多冷,怕寒气入了体,这样倒害得九小姐汗出多了,那脖子上都生了痱子出来,又痒又痛让她生受了些罪。
    方素素素瞧见了人来,又听奶娘说了话,那迷蒙的眼神儿终是回复了清明,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王妈妈道,
    “妈妈,我又做梦了,梦见我成了一位女将军上阵杀敌……”
    王妈妈听着却是苦笑道,
    “我的好小姐……可莫要说了……”
    却是来不及了,外头有人听到了气道,
    “姑娘家家的,整日里喊打喊杀成什么样子……”
    说话间外头一名妇人撩竹帘迈过门槛走了进来,这妇人生的娇小温婉,肤白如瓷,墨黑的头发挽在脑后斜c-h-a了三根白玉钗子,最下头一根单凤钗口中垂了一串细小的珠子下来,在头上摇摇晃晃凭空多了几分俏丽。
    “娘!”
    方素素素瞧见那妇人欢喜的自床上翻身坐了起来,伸了手便要柳氏抱,王妈妈忙伸手抱了她起来哄道,
    “好小姐,可莫要夫人抱,如今你那小弟弟还在夫人肚子里,仔细伤着他!”
    方素素素听了乖巧的点了点头,自家穿了鞋下地,披散着头发咧着嘴过去牵柳氏的手,
    “娘……”
    又伸手在柳氏高高隆起的肚子上面摸了摸算做了跟小弟弟打了招呼,
    “娘……今儿小弟弟乖么?”
    柳氏瞧着大女儿娇憨憨的样儿,心里疼她嘴上却是嗔道,
    “你如今也是五岁了,也应学着拿针弄线做些女儿家的事儿了,不可再成日里想往前头偷瞧小子们学武,舞枪弄棍是小子们的事儿,女儿家还是斯文秀气些好!”
    都说是男女七岁不同席,方家又是这方圆几百里出了名的大户人家,家里的小姐可不能跟外头的野丫头一般,丫头小子混在一处做耍。
    虽说方家是世代习武但方素素同一辈的姐姐们没有一个跟着学的,都是斯文端庄,娟秀稳重的,可不能到了自家女儿这里便成了舞枪弄棍,没有半点女儿家的娇柔样儿!
    想到这处柳氏便抬头冲着奶娘王氏道,
    “隔几日我就禀了六爷,送九小姐去族字里,她也应读书识字了!”
    这也是六爷宠着孩子,前头五爷家的琳琳四岁都跟去了族学里,如今已是呆了两年了,更不用说大房、二房的小姐们都是早早送去学堂,一个个识文断字,出口成章,特别是大房的大姐儿妙妙,如今提笔能文做出的文章便是先生也说考秀才都紧够了!
    都是方家的姑娘,自家的女儿那里能比别人差了去!
    王氏听了也很欢喜忙去哄一脸不情愿的方素素素,
    “九小姐,以后读书识字也要同姐姐们一样做大家的闺秀!”
    方素素生在这方家堡,母亲柳氏便是卧龙镇上人,殷实的商户出身,自家父母宠爱请了女先生学琴棋书画,倒也是学的样样j-i,ng通,人又生的小巧玲珑,肤白貌美天生一副怯弱惹人怜爱的样儿,平日里养在深闺,待长到十五岁也是如花般的样儿了。
    柳茵茵在家中久静思动偶然去自家铺子里耍一耍,却是被这方家堡三房的六爷在镇上办事时一眼瞧中了,回到堡中禀明了自家父亲方崇山,方三老爷却是有些瞧不上柳氏出身商贾,身份有些低了,配自家儿子差了些便道,
    “这女子出身却是稍低了些,你若是喜欢便接回来做个妾室好了,为父的至交好友袁成仕膝下有一位三小姐倒是与你年纪相配,娶了做正妻如何?”
    方魁闻言却是摇头,他的性子少言寡语却是沉静稳重,是个主意极正之人,前头几年因年纪到了父母也张罗婚事,都被他摇头拒绝,皆是因不合心意,如今终是寻到了一个可心之人,自是不愿委屈了人家。
    当下应道,
    “父亲,孩儿乃是练武之人,于女色之上也应多有节制,孩儿有妻一位便足矣,这柳氏乃是儿子瞧中了的,不想再娶他人,还请父亲成全!”
    方崇山闻言犹豫半晌终是点了头,他自己也是只得一妻一妾,却是因着早前正妻生二子方魁时伤了身子,才纳了一妾生下一儿一女,庶子在三岁上便因病去了。
    他自觉命中应只有两子便再没有纳过女子进门,方魁这性子与自家倒有几分相似,心里认准了,再瞧旁人便不能入眼了。
    思来想去还是顺了小儿子心意,他在心中暗道,
    “这儿媳妇门第低些也是好事,江湖上世家女子多娇纵,娶回家来任性刁蛮徒惹事端,老六在小,上头还有哥哥嫂嫂,族中大事有几位妯娌们帮衬着,柳氏虽是小门小户只要循规蹈矩便也无妨的!”
    当下便点头应下了这桩事儿,翌日派人去请了媒婆到卧龙镇上柳家说媒,柳家人得此消息倒如天上掉了金元宝下来一般,真是欢喜无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