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夫人持剑+番外(下)作者:鹿青崖

时间:2019-03-09 11:13标签: 古代言情
了。 李渡让孟尘送了两人出门,两人离了小院,裴真问未英,我看李君颇为平易近人,怎地你之前并不想管他们的事? 未英说并非不想管,李渡确实不错,只是从前孟尘高高在上,为人十分冰冷,李渡想同我们说几句话,碍于他也不好多说。不过李渡中了蛊之后,孟尘
了。”
  李渡让孟尘送了两人出门,两人离了小院,裴真问未英,“我看李君颇为平易近人,怎地你之前并不想管他们的事?”
  未英说并非不想管,“李渡确实不错,只是从前孟尘高高在上,为人十分冰冷,李渡想同我们说几句话,碍于他也不好多说。不过李渡中了蛊之后,孟尘好似没有从前的冷硬了,我还是头一次同他说话,好像也没有这么吓人。”
  裴真听着若有所思,外面的人看冷名楼的人,因着身份的缘故多看不清,不料楼内众人也这般,是杀手本就生性冷漠,还是被隔开了太久呢?
  她琢磨着往回走,没多远便瞧见陕婆婆站在门前树下张望,远远地见两人来了,笑眯了眼睛。
  两人赶紧上前行礼,陕婆婆看看裴真又看看未英,“出了趟门,都长高了。”
  未英上前挽了她,裴真没做过这样同旁人亲昵的事,可想到自己异体反噬那段日子,陕婆婆的忙碌看顾,心下泛了暖意,也学着未英的样子,挽了陕婆婆的另一条手臂。
  三人说着话,往居所去了。
  而远在京城的人,却把身边所有人打发了干净,独自一人坐在锦衣卫书房中,盯着手中展开的画像,怔怔地出神。
  哑巧是会易容的人,如今已经确定无误,只是那个让他恨让他恼的女人身上的秘密,却不是易容能遮掩的。
  他清楚地记得,新婚那夜,他刀锋擦过她的眼角,当时划出了血珠,然而他也细细看过她的眼下,根本没有任何伤痕,不然,他怎么会轻易就信了她?
  还有在锦衣卫那天,他将她虎口震得通红,再不能更清楚了,他当时如何不怀疑他的夫人就是女贼,可看了她的虎口,又是什么都没有,他也是细看了的,没有任何粉妆遮掩的痕迹。
  是哑巧那十几岁小姑娘的易容术已经出神入化了,还是什么旁的原因?
  可即便是哑巧的易容术出神入化,那唐沁一只脚踏进鬼门关,她又是如何一把拉回来的?!
  韩烺想不透,把脑袋想破也想不透,只是一想到唐沁,他脸色又沉了下去。
  他现在算什么?!唐沁才是和他三书六聘拜堂成亲的人,他却看上一个连名字都不愿意留下、骗了他转身就走的女杀手!
  这是什么?!是私情!
  幸亏人家唐大小姐没有要留下的意思,不然他怎么办?!
  她就果真想着,他是旁人的夫君,她撩了就能甩了吗?!
  这些日,他每每想到此处,便心如油煎,恨不能让派去南边的人,直接将她抓回来了事!
  他必须要把她绑起来,必须关进地牢黑黢黢的屋子,必须狠狠地折磨她一顿,必须让她知道他锦衣卫指挥使可不是吃素的!
  不然他下辈子也解不了气!
  因着这个,这通缉画像已经被他扯烂了七八张。只是发狠要折磨人家的人,却连那些被扯烂的画像都舍不得扔,一张张捋平拼好折起来夹进了书页里。
  韩烺解不了气又不能把人抓到脸前来,心里进行了何等更为y-in险的盘算,旁人皆不得知。反倒是裴真这处,见到了空中峰捧月楼里的大楼主,厉莫从。
  按规矩,先行回话。前一批人厉莫从早已见过问过,现在裴真几个到了,厉莫从便从木原开始,挨个叫进去问话。
  裴真并不着急,此次任务她与未英才是主要人员,未英那边并未获得涉及核心的消息,而她也已提前将说辞告知未英,只要她一口咬死韩烺什么消息都没找到,厉莫从也无法核实。
  最主要的,只要韩烺没有现在便主动暴露所查,他们这趟任务的金主自然也不能得知,待到金主将钱交付清楚,他们离楼任务便算成了,立时便能离开。
  这之间,裴真算着约莫一月,她是希望唐沁能永永远远瞒着韩烺,便是不能,给她一个月的时间也是好的。
  只是若是瞒不住,韩烺知道了真相,大发雷霆吧?
  她的错处理应她来领受,万望他不要迁怒旁人......
  裴真就这么想着,木原和哑巧都已经上到二楼又下来了,未英也被领了上去,那二人却已经离开,她独自一人坐在捧月楼一楼的厅中。
  窗扉打开,空中峰的山风自四面八方涌进厅里,将水墨的细纱帷幔,吹得随风翻飞,影影绰绰之间,有人从后门,游荡到了裴真身后。
  裴真自然有所察觉,却没回头。
  “几月不见,果真变得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声音从后侧响起,时而沙哑时而尖细,裴真知道是谁,回过头来,看到了王焚半张y-in柔俊美、半张粗烂扭曲拼在一起的脸。
  鬼医王焚,也是冷名楼为数不多名声在外的人物,裴真异体排斥那会便是得他救治,他当时对她之病简直用了十二分的j-i,ng力,用他的话说:“这病简直非凡间之病!”
  裴真那时便觉得此人不可小觑。更不用说,此人确实是个奇人。
  传言王焚本不叫王焚,生于普通行医之家,只是某次随父兄外出行医,被一权贵子弟看中。那人见王焚美艳不可方物,强留王焚不得,便设计将王焚一家陷害,暗中掠走王焚。未及多久,那权贵便拿王焚巴结贵人,将王焚送了出去。
  王焚被送出不到一年,那权贵家中便突然败落了,只是王焚当时侍奉的贵人,比之权贵子弟,有过之无不及也。王焚在其手中三年不见天日,尝尽人世苦楚,后那贵人因事触怒其父祖,被勒令交出私自关押的王焚等人,贵人咬牙不把王焚交出,王焚狠心放火自毁半脸,勉强得以逃脱。
  只是他如何能真正逃出那贵人手心,那人派人去追,扬言王焚便是死去也要是他的鬼,王焚走投无路之际,一人从天而降,将他自刀山火海中救出,此人正是厉莫从。
  王焚自此,唯厉莫从之命是从!
 
  ☆、第18章 小师妹
 
?  裴真静静地看着王焚,平静地客气道“王先生,别来无恙。◢随*梦◢小*.lā”
  她客气说话,王焚却上下打量着她,哼笑了一声,“上次那病症,可有再犯?你不同我好生交代一番病从何来,我可难保能把你彻底治好。”
  他y-in阳怪气地腔调,裴真也不见怪,排斥那会王焚没少问她,她的事如何能说与这等人,她一口咬定不知原因,显然王焚不信,却是无济于事。
  裴真暗暗猜测,王焚突然出现在捧月楼,是不是还想要从她嘴里得知些什么,她只当没听见方才王焚的话,礼貌地笑笑。
  王焚脸上闪过不悦,歪着扭曲的半张脸笑起来,“你现在不愿意说,没关系,我等你愿意说的那一日。”
  他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让裴真隐有不安,他说完便揭过了这茬,双手背在身后,探头凑近了裴真,“我不管你是未采还是裴真,不管你是在冷名楼还是已经离楼,我可告诉你,不该管的事一样都别管,尤其,不要和楼主对着来,不然你救的人,说不定就变成了你害的人。”
  他将最后拉得极长,警告的意味十二分的浓厚,裴真略一思索,知道了原因。
  她看了王焚一眼,“也就是说,李君今日发病,是因为楼主不给药,是么?”
  王焚皱眉冷笑,“难道我的意思不够清楚?”
  裴真点点头,淡淡道“我只是确定一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