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夫人持剑+番外(上)作者:鹿青崖

时间:2019-03-09 11:12标签: 古代言情
书名:夫人持剑 作者:鹿青崖 文案: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韩烺,24岁才娶上了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娶了个假妻!一个窃取情报的贼! 女贼没有节c,ao,顺手牵羊,窃取了情报,还偷走了他情窦初开的老心! 韩烺:你给我回来! 裴真:你当我傻? 韩烺:好
书名:夫人持剑
作者:鹿青崖
文案: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韩烺,24岁才娶上了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娶了个假妻!一个窃取情报的贼!
女贼没有节c,ao,顺手牵羊,窃取了情报,还偷走了他情窦初开的老心!
韩烺:你给我回来!
裴真:你当我傻?
韩烺:好好好!你不回来,我跟你去!
裴真:???
韩烺不知道,他就此上了妖j-i,ng的贼船……
 
PS:妖j-i,ng转世系列3,猜猜女主什么妖吧~
PS:叫人家韩烺(lang3),不要喊娘!
 
作品标签: 轻松、妖j-i,ng、热血、转世、代嫁
==================
 
  ☆、第1章 天堂有路你不走
 
  京城,八祖胡同东侧街角的茶楼,一如既往的热闹。
  八祖胡同作为京城最名不见经传的胡同之一,来往的也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然而越是这样不打眼的地方,越是能把京城里那些朱门绣户的私事,描出来个大差不离,南来北往的人坐在这听上一下晌,回去能当一年的谈资。
  肖鹅从茶楼开了缝隙的窗前过时,也禁不住放慢脚步。
  他把紫砂汤盅往怀里捂了捂,正好从窗缝里瞧见一个老道士,c,ao着一口地道的涿州话,捋着胡子叹道:“老祖宗们提剑汗马,何等不易,到了这些儿孙手里,竟然连宝刀名剑都没见过,还要巴巴地去借人家的刀剑来赏!若是我,也不借给他们!没得糟蹋了宝物!”
  这话引得在座众人纷纷点头,有认识那老道士的,叫他道:“关道长莫说这,我可还听说,竟有那贵勋人家带着家里的世孙去看嫁妆,那世孙都七八岁了,竟连摸一摸那嫁妆头十箱的刀剑都不敢,好不容易被人推着去了,手一伸,就划了个大口子,见了红,一家人哭天抢地!”
  这事儿有好些人没听说过,当即就有人问:“果真是公侯伯爵家的世孙?七八岁了,没见过刀剑呐?”
  那方才说话的人道是,“若不然,还亲自跑到韩府长见识?这回伤了手,那没见识的世子夫人还要往韩家这位三爷身上闹,那位爷可不是受气的人,当时便发了话,道是血污脏了他家新夫人的嫁妆,让那家人用杭绸蜀锦给新夫人的剑擦干净呢!”
  “哎呦!”
  众人皆嚷起来,唏嘘着哄笑着,都道“恶人自有恶人磨”,还把“恶人”两个字咬的极重。
  “......那家真不长眼,韩三爷岂是好气性的?那可是锦衣卫指挥使,杀人不眨眼的!让他们用杭绸蜀锦拭净,已是手下留情了!不然,那家也想尝尝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诏狱不成?”
  这话说了,便有人问那家到底擦没擦,没人知道,然而大家却异口同声,“那是自然了!”
  满京城,没谁敢捋锦衣卫指挥使的虎须。
  话说到这,没人知道后续,又慢慢说起了旁的事来,有人说起韩家的种种,有人嘀咕宫里的密事,也有人问起关老道他们涿州出的侯夫人。
  窗外,肖鹅听得心满意足,不敢再耽搁,把汤盅又往怀里掖了掖,嘴角扬起“凡人怎知神仙事”的得意笑,脚下快起来,一步不停地往四角胡同去了。
  四角胡同车水马龙,红纸铺了一地,青砖黛瓦的墙上尽是红绸高悬。
  天公作美,今日,也就是元嘉十年二月二十二这日,风和日丽,红绸在高挂的大红灯笼的照应下,流光溢彩,尤其门匾前的那一条,将门匾上“韩府”二字衬得火红锃亮。
  肖鹅看了一眼,从渐渐自宅院里陆续离去的醉客身旁挤进了院内。再过不到几刻钟就要宵禁了,便是威武如他家主子——锦衣卫指挥使韩烺,也不好明目张胆地和京城里的律法对着来。这倒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还是,不能因为这些前来贺喜的醉客,误了韩指挥使这二十四年来头一遭大事——洞房花烛夜。
  肖鹅把怀里的汤盅上下摸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揣着往里跑去,打眼瞧见忙得团团转的他们爷的近身侍卫韩均,赶紧上前叫道:“均哥,爷的解酒汤来了!”
  这一喊,立时把韩均喊回了头。也不管那些围在一旁回事的人了,韩均连忙问:“可是四角胡同老孟家的?”
  肖鹅连道没错,“我亲自看着孟大爷做的,汤一好就揣我怀里了,连气儿都不敢多喘,一路跑来的!”
  他自然不提在茶楼边听人闲聊了两句的事。这事他不提,韩均也不知道,只撇开身侧一堆回事的人,亲自接了肖鹅手里的汤盅,试了温还热乎着,连声道好,“我给爷送去!”
  众人自然晓得喝了一晚上酒,他们爷就快撑不住了,而韩均是那近身侍卫,旁的事都不打紧,吃的喝的却要把着关的。
  以他们爷在外头得罪的人,若不是韩府上下天天绷得跟满弓的弦似得,韩烺不知道已遭了多少毒手了!
  所以韩均不敢怠慢,先找来小碗试喝了几口,舌尖分辨出果然是老孟家的滋味,一分不差一份不错的,这才端着汤盅寻韩烺去了。三转五转寻到的时候,一眼瞧见他们家爷正脚下打晃地送走了最后一位客,烂泥似的伏在小厮肩上往回走。
  “爷,老孟家的醒酒汤!”
  话一出,小厮肩上抗着的烂泥就猛一抬头,猛得眼前直冒金星,缓了一缓,又迫不及待嚷道:“快!快!给我灌下去!”
  平日里最最八面威风、最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指挥使大着舌头说话,说到最后的“去”字,调一转上了天,就跟胡乱唱戏一样,抗他的小厮闷笑不已,然醉酒的人已然察觉不到了,倒是韩均给了那小厮一脚,“笑什么笑?!”
  小厮不敢笑了,忙不迭把笑闷尽肚子里,韩均却又道:“这还是好的呢!爷又不是没给路人洗过头!”
  “噗!”小厮破功了,他想了起来,他们爷有一回喝得猛了,大街上拽了个人回府,非得伺候人洗头,把人家吓得尿了一裤子!
  他到底不敢对自家爷的轶事仰头大笑,直到把韩烺拖进一间厢房安放好,才捂着已经憋疼的胸口跑了出去。
  韩均把一整盅老孟家解酒汤都给韩烺灌了下去,烂醉如泥的人拍着鼓鼓的肚皮,歪在椅子上歇了一刻钟,终于在月光悄然流转中,吐出了一口最深的酒气,因着根本没吃菜的缘故,这酒气竟还带着酒酿的原香。
  “醒了!”
  歪在圈椅上的锦衣卫指挥使韩烺,摇晃着脑袋抖擞着坐直了身子,身上的红底金边的喜服让他回想起,今夜乃是他过了小半辈子头一遭洞房花烛夜。
  韩烺摇了摇头,青砖上的月影晃了晃。
  虽然他没准备娶亲,她也无意嫁他,可踏入黄泉前的最后的挣扎却让她嫁进了他府里。
  他在报恩,他在给她冲喜,若她命中此劫不渡,自然万事尘归尘土归土,若是他当真救了她,他倒也任她去留。
  韩烺揉了揉眉心,听见了门外韩均急匆匆的脚步。他让韩均去问一问新夫人身子可还好,睡了没有。不论如何,在外人面前他们二人还是要做做样子的,只是韩均缘何急奔而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