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门客的娇养日常+番外(下)作者:风储黛

时间:2018-09-17 19:19标签: 甜文 市井生活
赵潋怎么可能为了确认一件根本子虚乌有的事,就掘了谢弈书的坟。 她近乎跌跌撞撞地疾步往外走去。脑中绷紧了的弦,如弓箭拉成满月,绷得整个头颅都嗡嗡轻颤着响。 怎么会? 谢珺走了这么多年,大周再无其遗踪,他若真活着,这十年来他去了哪?为何又回来?太
赵潋怎么可能为了确认一件根本子虚乌有的事,就掘了谢弈书的坟。
  她近乎跌跌撞撞地疾步往外走去。脑中绷紧了的弦,如弓箭拉成满月,绷得整个头颅都嗡嗡轻颤着响。
  怎么会?
  谢珺走了这么多年,大周再无其遗踪,他若真活着,这十年来他去了哪?为何又回来?太后从哪找到的人?他回来见的第一个人为何又是太后?
  太多事赵潋都来不及细思,只剩下谢珺活着这一个消息,连是真是假她都恐惧去分辨。
  小太监拎着衣角跟上,赵潋还没走出门槛,那滚烫的冲上心口漫到喉咙的热血,骤然冷凉,她步子一停,身后跟来的低着头颅的小太监,差点儿撞上了赵潋的后背。
  她猛然回头,花林深处,她方才一时义愤丢下的人,还在缓缓剥着菱角。她忽然觉得那身影,仿佛罩在一层秋意萧然的冷雨之中,落寞而失意。
  赵潋咬咬唇,将小太监的肩膀一推,“你在外头等我。”
  她飞快地朝君瑕奔过去。
 
 
第53章 
  君瑕的身影如在繁花雾海之中, 笼着一层并不真实的烟气。
  这是让赵潋最害怕的,总有一种撒开手他便会化云而去的不真实感。她忍着疼, 快步跑到了他跟前, 俯身将人紧紧地揽在怀里。
  用尽全身力气,唯恐失去地拥着他, 将自己的温暖、彷徨和不安都分给他。
  “先生,你等等我, 我入宫之后稍晚一些便会回来。”
  怀里的人薄弱得似张透光的宣纸, 赵潋紧张兮兮地松开他,捧起他的脸, “你放心, 即便他回来了, 也改变不了什么。”
  君瑕那张没有硬伤, 并不如其名的俊脸在赵潋的魔爪下险些被挤变形,他轻轻一笑,“真的?”
  赵潋重重地点头。
  那模样, 颇有几分海誓山盟的意味。
  君瑕缓缓垂眸,笑道:“我知道,谢公子在你心中很重要。否则你也不会——”
  赵潋搂着他的后颈,将红唇不由分说地压了上去, 将他未尽之言都堵在喉咙下说不出来。
  外头的小太监又催了几声, 赵潋很不耐烦,瞪了他好几眼,才松开君瑕, 改拉住他的手,“不许你东想西想的,乖乖等着我。嗯?”
  君瑕略有迟疑,“太后找着了谢公子,定是想给你续上这段姻缘罢。”
  赵潋一怔。
  其实君瑕说得一点不错。她冷静下来之后,也是如此想的。不论谢弈书今时同不同往日,他都是忠良之后,至少比君瑕要地位超然些。
  所以她的母后这是要来退而求其次了么。
  她的眸子微微黯淡下来。
  舍弃了骑马入宫,赵潋乘着太后遣来的宫车驶入宫门,小太监要搀扶,她当先一步跳下了马车。
  巍巍宫阙,如凌云九霄。
  赵潋仰着脖子,将手掌遮在额头上眺望了一眼,入秋以来一场凉雨已过,秋高云淡,一行黑雁斜掠而过。
  她不回头,凉凉地问道:“谢公子在长坤宫么?”
  “正是。”
  赵潋省了许多麻烦,步行朝长坤宫而去。
  走了约莫两炷香时辰,拐入凤阁复道之下,两畔山花杂树,怪石嶙峋,如野兽,如长龙。她眯了眯眼,趁着天色未晦之前,走入了长坤宫主殿。
  不出所料,母后的宫殿里已点燃了四十八只蜡烛,擎在铜盘里,影影绰绰地摇曳在锃亮的石板上,如扭曲的鬼怪,将重重y-in影和光明都推至门槛,却仿佛怕光,对着殿外的夕阳又缩回触手。
  她定睛一看,除了坐于上首的太后,便是跪在右阶之下,一袭雪白,脊背如松似竹,高颀秀雅的男子。
  赵潋来之前,很大程度上怀疑太后为了拆开她和君瑕,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找人顶替谢珺。
  倘若是如此,她一举便可拆穿他们的把戏,教这个西贝货颜面无存。
  但却不知为何,眼下只是一个背影,竟让她又没来由心慌起来。
  太后手边的青花瓷铿锵一碰,不怒自威的凤眼底漫过笑意,“莞莞,过来。”
  在赵潋一激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时,她轻轻笑道:“还不来见过你师兄,尊师重道的礼节都忘了么。”
  她不说,赵潋都快忘了,这个女婿还是太后自个儿也相中了的,千满意万满意。
  倘若谢珺不是风流早夭,他早该是文昭公主驸马。
  赵潋心如鼓槌,乱点乱敲,步子都错了好几步,好容易才走到太后跟前站定,跪下来行了礼。
  她艰难地扭头去看身旁的男人,他也正在看她。
  目光碰到的一瞬,谢珺噙了缕笑,面容如绚丽芳草,如矜贵之锡,秀而见锋锐,傲而不狷的眼神,活脱脱似当这十年都不存在,还是少年肆意模样。
  赵潋的心忽地漏掉一拍——倘若谢珺还活着,也应该是这模样。
  她震惊地盯着他,想从他身上看出一丝破绽。
  可年岁已久远,除却这通身的气度,这副夺人魂魄,如琳琅如珠玉的神采……不像假的。
  就像璩琚,画虎不成反类犬了多年,从未沾得上谢珺半分神.韵。
  对着璩琚几眼,赵潋便能看出他假模假样,但对着眼前人,半点马脚她都看不出!
  太后对她露出柔和慈爱的一点笑容,“好孩子,你怕什么,怎么见了师兄半句话都吝啬说了?你平日里可不是这般模样。”
  说罢又朝谢珺颔首笑道,“你怎的也傻了,不说话?”
  谢珺被太后一句话弄得倒惭愧了起来,于是知错就改:“莞莞,许久不见。”
  赵潋咬了咬唇,“何止许久,已有十年了。”
  她心乱如麻。
  师兄尚在人间,她很高兴,也很欢喜。可为何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出现?
  当初指婚的时候,赵潋并没有反驳,她和谢珺的婚约是天下皆知的。即便他们不知道后来文昭公主曾属意过瞿唐,但都一定知道誉满天下的神童,那个活在“生子必如谢弈书”的贺词里的传奇,知道这个传奇早被太后慧眼识珠赏赐给了自己女儿。
  仿佛一桶冰凉的水,从头浇到脚。
  可是,怪不得他。
  赵潋怪不了谢珺,也怪不了太后。
  倘若太后早一日找到谢珺,在她认识君瑕之前,也许不会有这困局。可见是天意弄人。
  她浑身发冷,瘫坐下来,目光像是痴了。
  太后的声音犹在耳畔,如弹奏在琵琶上,震得耳膜嗡嗡不休:“你师兄少年时经逢了一场大难,后来内外兼伤一病不起,大夫也说,随时有性命之忧。哀家便让他暂时养在山林间,后来好容易才有了好转。只可惜数度高烧不退,半只脚踩进鬼门关,醒过来时人也糊涂了,往日里许多事也记不大清了,这才好了一点,渐渐地能想起些事情来。他担忧你,从兖州一路赶来,入了宫哀家便传人去唤你来了。”
  说罢,太后笑着看了眼谢珺,“带莞莞出门走走,你们也说会儿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