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瑾瑜公主/快穿之乱日云端 作者:Amy报社

时间:2018-07-26 16:40标签: 古代言情
文案: 取错了名字,本文非快穿哦。无记忆今穿古《瑾瑜公主》。 第一卷:京城前缘(1-76章) 第二卷:南下心肝(77-130章) 文案: *父皇、皇兄、驸马、公爹、侍卫、朝臣等等和瑾瑜公主的交情。 *没有底线的瑾瑜公主,说要开后宫,却总是开岔了路。 原名快穿
 
 
文案:
 
取错了名字,本文非快穿哦。无记忆今穿古《瑾瑜公主》。
第一卷:京城前缘(1-76章)
第二卷:南下心肝(77-130章)
文案:
*父皇、皇兄、驸马、公爹、侍卫、朝臣等等和瑾瑜公主的“交情”。
 
*没有底线的瑾瑜公主,说要开后宫,却总是开岔了路。    原名快穿之乱日云端
    ————————————————
    冻死冻活
    端木俞在一个冰冷的雪夜醒来。
    冰冷的雪水已经沁入了她的里衣,全身冻得像个冰块儿。
    端木俞眼前一片茫茫的鹅毛大雪,若不是自己冻得快要死掉了,一定大赞一声这景致的豪迈和优美。
    她伸僵硬得发脆的胳膊,在空中捞了捞,终于捞住一颗瘦弱的树苗,顺着那颗树苗,她慢慢地坐了起来。
    端木俞,端木俞,她只知道现在自己的名字是端木俞。
    而自己到底是谁,脑海里却如眼前的雪花般,茫然飘落,不知何处。
    但她知道,以前的端木俞已经冻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她。
    “俞儿…俞儿…你在哪里啊?俞儿,要是听到嬷嬷的声音,快应一声啊。”
    远处传来老人家苍老的呼唤声,声音嘶哑,似苟延残喘。
    端木俞张了张嘴巴,喉咙里发出封箱一样破败的声音。
    她努力的分泌着自己口腔里的唾液,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能发出声音来。
    “嬷嬷…嬷嬷,我在这里。”
    这声音是还是夜莺般女孩儿的声音。
    是呀,我现在只有十二岁呢。
    高嬷嬷眼睛瞎,耳朵却是很灵,那么小的声音,都被她捕捉到了。
    她外面套着一件很薄的棉麻布料,里面裹着塞棉劣质棉花的背心,脚上的厚底棉鞋也全部打s-hi了。
    她寻着那道声音摸索着靠近,最后在一颗矮树下,摸到了自己的小宝贝。
    高嬷嬷一把搂住端木俞,摸到她一双冰僵的小手拿到嘴下呵着热气,拼命的揉搓。
    端木俞靠在高嬷嬷的怀里,老人家身上有一股怪异的味道,好像是很多年不曾洗澡,发出的陈年腐烂的气息。
    高嬷嬷粗糙的手心搓地她生疼,但好歹慢慢地回了一些j-i,ng力。
    端木俞心中先是c,ao了一声,感叹自己境况之恶劣,随即心口又是一阵暖融融的涌动。
    有人真心爱着她,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高嬷嬷发白的眼眶下,簌簌流出了许多眼泪,嘴里责怪道:“乖宝儿,你怎让嬷嬷一把老骨头好找啊,你说你,心情不好,为甚跑那么远?知道嬷嬷找了你多久吗?从早晨找了午时…嬷嬷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住的地方荒凉偏远,不要随便乱跑。嬷嬷是个瞎子,万一找不到你了怎么办?”
    说着忍不住呜呜的哭起来。
    端木俞的手指终于能够自主活动,她伸手去抹嬷嬷脸上的褶子,笑道:“好啦,我的好嬷嬷,外面冻死啦,我们回去吧。”
    高嬷嬷大力的揉搓着端木俞的手和腿。
    端木俞笑道:“嬷嬷,你一大把年纪了,力气倒是不小嘛。”
    高嬷嬷破涕为笑,一边笑,一边缩着快要留下来的鼻涕。
    等端木俞终于能歪歪扭扭的站起来,一老一小在漫天的雪花里,慢慢的往回走去。
    蒋家败落
    二人相携着走到了安化宫门口,遇到一位正从内匆匆出来的高个男人。
    他转着宝蓝色的侍卫装,腰间别着一把细宅的长刀。
    高嬷嬷的耳朵动了动,那侍卫也压低声音道了一声“高嬷嬷”。
    高嬷嬷欢喜起来,笑道:“杭侍卫,你来啦,我找到大公主啦,你快来帮帮我。”
    杭侍卫快步过来,打量了二人一眼,相比高嬷嬷的j-i,ng气神来讲,大公主脸色苍白,脸颊上的肌肤部分已经冻成了紫色。
    他上前从高嬷嬷手里接过端木俞,轻声道了句抱歉,便将她打横抱起来转身朝内走去。
    安化宫位置出于冷宫偏后的位置,长年都没有什么人。
    倒是不远处的冷宫内,时常会有女人尖叫发疯的声音。
    相比来说,安化宫荒凉就荒凉点,也不会有什么心怀鬼胎的人过来。
    因为人人都知道,晋国的皇帝端木钦,向来厌恶蒋家,蒋家作文书香门第名誉败尽,如今更是在端木钦的手下苟延残喘。
    当年蒋家为了拉拢端木家优异的长子,在宴会上给十四岁的少年下药,把自己的十六岁的女儿蒋龚俞送上了他的床。
    端木家实力雄厚,端木钦十岁就随父参军,因为杰出的军事才能,同其父一起击退了北方的匈奴,一站成名。
    蒋家把宝压在端木钦身上,不过使了点美人计,想要生米煮成熟饭,结果事与愿违。
    端木钦醒后,不顾经历初夜的蒋龚俞阻拦,立即回家,坚决不接受将蒋龚俞娶回家。
    蒋公初次上门就被刮了几层面子,端木钦站在大堂上冷笑,道:“你们家的人能做出这种事情…那蒋龚俞,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处子呢?”
    原本事情到这里,蒋公也准备放弃了,心里埋怨端木一家骨头太硬,很怕亲家没做成,却把仇家给做成了。
    没料三个月后,蒋龚俞被诊断出已有孕在身。
    蒋公只得硬着头皮再次上门。
    而端木钦的提议又是让他吐了一口老血。
    十四岁的端木钦讥诮地看着躬身作揖的蒋公,道:“娶就娶吧,若是他日孩儿诞下,不是我的种,那母子两只能拿去沉塘。”
    蒋公无法,只得答应。
    也不知道端木钦是怎么想的,他厌恶蒋家和蒋龚俞,却热热闹闹地把蒋龚俞当做正房给娶了。
    蒋公很是松了口气,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然而好景不长,蒋龚俞因为年纪小,盆骨窄小,艰难生下女儿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心绪更是压抑痛苦,不过一个月,就病死了。
    他们的女儿端木俞,被端木钦丢给自己的管家。
    管家又把孩子丢给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嬷嬷。
    这么多年过去,高嬷嬷其实不是当初那个老嬷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