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韶华舞流年+番外(下)作者:火狸

时间:2019-04-22 12:28标签: 古耽
有醒来的可能,除了那血中含毒,似乎没有别的可能了,幸而先前毁去他一目之时,并未沾到。 父皇放心,我没事。祁溟月摇了摇头,望着赤熙殿内一片混乱,心里叹笑了一声,今晚的酒宴还真是热闹的很。 祁诩天听了他的回答却并未放心,在他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
有醒来的可能,除了那血中含毒,似乎没有别的可能了,幸而先前毁去他一目之时,并未沾到。
  “父皇放心,我没事。”祁溟月摇了摇头,望着赤熙殿内一片混乱,心里叹笑了一声,今晚的酒宴还真是热闹的很。
  祁诩天听了他的回答却并未放心,在他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见他外袍之上仍是纤尘不染的白,这才满意的揽住了他的身子,“溟儿无事就好。”一转身,见大臣们还惊魂未定,眼巴巴的望着他,祁诩天扬了扬唇,“众卿受惊了。”
  群臣都还没定下神来,这时候也无人去多想陛下对太子殿下那动作似乎有些不妥,即便是见了的,也只当是陛下对太子殿下的关切,一连串的意外和惊吓下来,都有些回不过神,听祁诩天这么说了,有人才连忙摇起了头,“陛下,臣等无恙,只是安炀的人一到了苍赫便惹出如此是祸事,臣请陛下……”
  “行了,朕已说了,在事情尚未明了之前,安炀王需留在苍赫,至于连朔,只要发现了他的行踪,立时捉拿,杀了便是了,别的还有什么事要提醒朕的吗?”狭长的眼眸往一侧轻轻瞥去,口中的话虽说的清浅随意,但听这话的大臣却吓出了一身冷汗。
  陛下最不喜有人对他的决定指手画脚,只要是他出口之言,为臣的只需依从便是了,他一时给吓糊涂了,担心连朔再闹出什么事来,竟忘了这个忌讳,先前说话的大臣连忙跪下身来,“臣不敢。”
  提醒?他哪里有资格提醒陛下,他能想到的事陛下岂会没想到,他欲借此事让安炀知道苍赫的厉害,陛下却只是将安炀王留在苍赫,并无其他举动,莫非是陛下另有安排?君心难测啊,在心里感叹着,他跪在地上不敢再言。
  连慕希坐在原处,显然是听见了祁诩天的话,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苦着脸,一双大眼内全是担心的神色,时不时往祁溟月看去。
  对连慕希时常望来的眼神祁溟月早有所觉,并未理会,眼下赤熙殿内的酒宴看来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天色不早,戏也该落幕了,继续把玩着手上的佩玉,扫了一眼在混乱中被打翻的酒菜和神色不定的大臣,他将手中的玉放到了眼前,“小小一枚太子佩玉,竟闹出这许多事来,真是没意思的很。”
  青绿的颜色在明珠的光晕下泛着柔和的光泽,说着这番话的人微微蹙着眉,听见这番话的大臣们却一时无语,太子佩玉是先祖所传,是何等的重要,到了太子口中却成了“小小一枚”,显然并不重视。
  有年岁大的臣子听了这话,颇不赞同的回道:“太子殿下,今日之事全因你未妥善保管太子佩玉所致,臣不敢怪责殿下,臣只想恳请殿下往后切勿再大意,太子佩玉是苍赫皇储才可佩带,轻忽不得,也是代表着太子殿下您的身份,如此重要之物,请太子殿下定要好生保管了。”
  二皇子当上太子之后,从未出过差错,样样都让人满意,除了未有立妃,眼下也就这佩玉的事让大臣们有些微词,此时听了这位赵大人的话,都觉得不错,可仍是无人敢附议他的话,太子殿下为陛下所宠信,本身又是威仪日盛,谁敢随便开口,也就倚老卖老之人才有如此胆量了。
  无人言语,所有人望着先前说话的赵大人,又偷偷瞧了太子的神色,只见太子殿下听了这话,似乎觉得很有趣似的,同陛下相似的薄唇明显的扬了起来,口中却是说道:“哦?太子佩玉果真如此重要?竟比溟月本身更重要 不成?若是失了佩玉,便是轻忽大意,是大罪了吗?若果真失了佩玉,是否这太子位也就坐不了多久了?”
  对着他一连串的问话,那位赵大人显然是无力招架,他哪里敢说太子有大罪,太子殿下之能,还有陛下对其的宠信,使得朝中上下人人都知,苍赫太子之位,只会是这位二皇子殿下的,无人可以取代,也无人有能力取代。
  无人敢答话,虽说历来失了太子培养的皇储确实算是犯了大错,但谁又敢拿这件事来指责眼下这位处处不凡的太子殿下。
  眼中含着嘲弄的笑意,将那枚群臣眼中无比重要的太子佩玉放在指尖把玩着,祁溟月见无人言语,轻笑了一声,带着些冷然,有些无趣似的,将那枚佩玉随手往身侧一抛。
  莹润的绿色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在所有人眼里,那枚佩玉被太子随手扔去,如同丢了一件毫不起眼的琐碎,竟似一点都不在意。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直到眼见着那抹绿色落到了陛下手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太子接下来的话,却又让所有人再度瞪大了眼。
  “无用之物,不要也罢,父皇不如收回,也免得再闹出什么事来,麻烦。”
  太子竟要陛下将佩玉收回,这是何意?是不要这太子之位,还是不要这象征太子身份的佩玉?不论是哪一种,都是绝不能答应的,苍赫太子只能是二皇子殿下,太子佩玉是皇族所传,意义重大,也只能佩带在太子身上,是万万不可不要的。
  众人听他这么说,齐刷刷的都朝着他们的君王看去。
  “溟儿不要这佩玉,可父皇却是不会收回的。”祁诩天将圆形的佩玉放到了手中,缓缓开口说道:“这枚佩玉代表着太子的身份,一旦给了溟儿,便是溟儿的了,你不要,他人也要不得,苍赫太子只能是你。”
  听了这话,群臣纷纷点头,那位赵姓的大臣也松了一口气,他说那些话,可不是让太子让位,他也不敢,他只是要太子好生保管了佩玉便是了。
  “不过既然溟儿嫌它麻烦,父皇也不会勉强,”注视着祁溟月,祁诩天握起了手掌,“无用之物,不要也罢,父皇不会收回,既然溟儿不要,它也就没必要留着了。”
  放开了手,在文武百官面前,先前还是莹润圆滑的圆形佩玉,已化作了一滩翠玉,细碎如沙,如水般由指缝中滑落在地,清晰可闻的沙沙声,落在群臣耳中,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无人不惊,静默的赤熙殿内霎时响起了一片抽气声。
  陛下,陛下竟然将先祖所传的佩玉就这么毁了?!
  “陛……陛下……”赵姓大臣不敢置信的趴到了地上,捧起了已成了沙子一般的太子佩玉,结结巴巴的,已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太子之位是朕所赐,区区一枚佩玉又能起什么作用,死物一件,留着只是麻烦罢了,”祁诩天垂首注视着仍跪在地上,为佩玉哀悼的大臣,不紧不慢的开了口,“年岁久了,已无用的东西,留着也是无用,赵卿觉得可是?”
  跪在地上的赵姓大臣身躯一僵,陛下这话……
  原本在一旁正要谏言,打算说些什么的大臣,听了这句话,立时便止住了口,赵大人为官日久,是先皇留下的老臣之中少数还活着的几人之一,平日里也没做什么别的,也就是依仗着自身的资历,上上下下的混吃骗喝而已,只是口头上仍总念着先皇的好,陛下的过往大家也都知道一些,先皇之事也算是忌讳之一,这回这位赵大人自己撞了上去,也算是他自找的。
  “陛下,老臣只是想说……”因一语不慎,造成了陛下的不快,眼看自己的官职就要不保,这位赵姓大臣很是懊悔,他想为先前之言解释一番,身着玄色皇袍的男人已淡淡哼了一声,“多余的话便不用说了。”
  苍赫帝性情善变天下皆知,处在臣子的位置,对他们陛下难测的行事之风也是早就熟知的,这会儿听了这淡淡的哼声,猜测陛下定是有些不快了,本欲为这碎玉一事发表些看法的大臣,见几句话之间,那赵大人的官位便已不保,权衡之下,全都闭起嘴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