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韶华舞流年+番外(中)作者:火狸

时间:2019-04-22 12:27标签: 古耽
他本就未打算将此事隐瞒他,他是救下炎瑱之人,他的护卫也为此受伤,怎么说,眼前这位不凡的年轻公子都算是山庄的恩人,若雅儿果真做出忘恩负义之事,也还需一可信的外人在场,见证此事,也免得日后被不明内情之人指责他对一名弱质少女逼供审问。 于是祁溟月
他本就未打算将此事隐瞒他,他是救下炎瑱之人,他的护卫也为此受伤,怎么说,眼前这位不凡的年轻公子都算是山庄的恩人,若雅儿果真做出忘恩负义之事,也还需一可信的外人在场,见证此事,也免得日后被不明内情之人指责他对一名弱质少女逼供审问。
  于是祁溟月与云景昊,还有琰青炎瑱,一行四人,来到了看押苏雅儿的房内。
  房内,苏雅儿坐在妆台前,正呆呆出神,不知想着何事,听得开门声,倏然侧首,见几人进入,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记得先前,雅儿姑娘可嚷着要让人杀了我呢,”淡淡轻语,从祁溟月口中吐出,才踏入房中,他便开口如此说道,不见气愤也无嘲讽,只是平淡的一句话,却令苏雅儿垂下了头去,身子轻颤了一下。
  她未曾料到,事情竟会发展到今日的局面,本以为无人知晓,却被程子尧的到来搅了局面,他先是解了蛊毒,夜使到来,又偏巧被他撞见,若非是他,自己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程公子可会听错了?雅儿未曾说过。”低低垂着首,她拨弄着妆台上的几件饰物,掩饰着心中的慌乱。
  “程少侠亲眼所见亲耳所闻,难道还冤了你不成?!炎瑱也已记起当日是你送去汤羹,才使他昏睡,莫非你也想抵赖?云某自认待你不薄,为何你要如此加害炎瑱?我以为你倾心于他,才会放心将他交你照顾,没料到这一切竟全是你所为!今r,i你倒给我说说,究竟是何原因?为何要加害炎瑱,又是何人指示?”云景昊双目怒睁,对着苏雅儿一番斥问,显然已是气极。
  对着他的怒喝,少女静坐的身影依旧不动,只是垂首坐着,不发一语,敛下的眼眸之内,神思翻涌,口中想要辩解,却不知用何种说辞才能使得众人再度相信于她,思及心底的那一人,眼角余光瞧见那一抹浅青之色,心中又乱了几分。他已知晓蛊毒之事是她所为,又会如何看她?是仇恨还是轻视?愤怒还是怨恨?猜想着,却是不敢抬头去看炎瑱的反应。
  “若是你将内情告知,我便保你周全,让你安然离开,如此可好?”
  平静的语声忽然响起,她心头一震,并非因那话中之意,而是因那说话之人语声十分熟悉,并非旁人,正是她最不敢面对的炎瑱。
  缓缓抬起头来,她望着神色如常的青袍男子,同往日一般唤了一句,“炎瑱哥哥……”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她,才会说出了这番话吧,她闻言心中一喜,不由又生出几分希翼。
  琰青在旁,却冷冷一笑,往日的媚惑化成了全然的厉色,“对钟情之人都能做出这等事来……如此女子,何必对她客气,”对着炎瑱,他头一次露出不满的神情,“难道你还要放过她?”
  炎瑱不答,未理睬琰青之言,望着视如亲妹的雅儿,见到她眼中的柔情和祈求,只是皱了皱眉,等着她的回答。
  苏雅儿见此,怕炎瑱被琰青说动反悔,连忙开了口:“雅儿认了,炎瑱哥哥切勿怪我,雅儿什么都说,只求还能留在庄内……”若是离开此处,恐怕她也活不成。
  “你先告诉我,为何要对炎瑱下蛊?”祁溟月自踏入之后说了一句话,便再未开口,此时见她有意吐实,便如此问到。
  苏雅儿听他此问,闪烁着避开了炎瑱的目光,“夜使曾有吩咐,要在天下大会之前,将炎瑱哥哥除去,是我……是我调换了蛊毒……”
  “蛊毒从何而来?”
  “是……雅儿的师父所授,用蛊之法,也是从小所学。”
  “那所谓夜使又是听命于何人?你可知他为何要置炎瑱于死地?”
  苏雅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哀戚之色,“雅儿本是安炀的孤儿,被师父养大,却连师父的名号都不清楚,自小学的便是用蛊之法,只知听从师父号令,几年前他命我来到苍赫,潜入云昊山庄,听他之命行事,而后便有夜使前来,我只是接令,又怎知他的心思,若非不忍炎瑱哥哥死在我的手中,我也不会擅自换了蛊毒,才会让师父知晓,又派了夜使来……”她岂会不知,在她那师父眼中,他们这些所谓的徒儿,只是几个编号罢了,一朝失手,除了死,另一结果便是生不如死,她已违背了他的意思,又哪里还敢再回去,不如全部说了,求得庇护。
  安炀?!祁溟月脸色一沉,唇边却扬起了一抹浅笑,又是安炀……想害炎瑱,便是因为澜瑾了,天下大会在云昊山庄举行,地处苍赫,澜瑾又言明择主,要将一身所学和所有财宝相赠,选在此处,在他人看来,绝不会毫无缘由,其中已隐隐有了倾向苍赫之意,如此,定让安炀有了猜忌之心,担心若是叫苍赫得了此人,便真有可能有了夺了天下。
  一番心念流转,脸上却未露异色,祁溟月对云景昊说道:“云前辈,此事牵涉他国,为澜瑾而办的天下大会在庄内举行,若是安炀仍不死心,恐怕会再度命人前来。”一招不成,自然还会有第二招,安炀存了心搅乱大会举行,说不定还四处派人搜寻澜瑾的踪影,以求得到此人相助,近年来安炀的野心越发明显,不可不防,回去之后定要与父皇商讨一番,虽无意天下,但被人欺到门前仍不还手,便不是父皇了。此时庄内所居之人,兴许便有父皇安c-h-a的密使,安炀和莲彤,自然也是一样。
  云景昊听他这么说,自然也不敢轻忽,牵涉国事,岂能草率,同祁溟月想的一样,他也知江湖中人多混杂,无法将所有人的身份一一查明,若要杜绝往后之危,便只有加派人手,时时提防了。
  想到此处,他再也站不住了,交代几人继续查问,便匆匆去布置庄内的安全事宜。
  房内,苏雅儿的一番话让炎瑱凝神沉思,琰青透着些嘲讽,靠在他身旁注视着眼前的女子,眼中流露出些许妒色,被祁溟月无意中瞧见,不由发出一声轻笑,他可还未见过琰青少爷会对着他人露出此种神情。
  听到笑声,炎瑱疑惑的抬起了眼,却见苏雅儿缓缓站起身来,怯生生的脸上带着哀求,“雅儿已全说了,求你们不要赶我离开……”轻弱的语声带着微微颤抖,一双大眼内已有雾水凝聚,望着炎瑱,她眼中水汽霎时成了露珠,纷纷滚落,白嫩的脸上血色全无,只余凄惶的哀求和几分幽怨柔情。
  第七十七章 归迟
  苏雅儿本就生的秀美可人,此时挂着泪水,更是仿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使人不得不对她生出怜惜之情,炎瑱瞧着她如此,叹息一声,还未答话,琰青已冷冷说道:“莫非你还想留在庄内?你害得炎瑱险些丧命,还要求他原谅,如此厚颜无耻的女子,琰青倒是头一回见着。”
  “琰青。”炎瑱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莫再多言,事已至此,再恶语相向也是无用,一朝背叛,便再难回到往日,即使他再故念旧情,若要留她继续在庄内,也是无法接受之事,他根本无需为此担心。
  “你还是走吧。”犹豫再三,炎瑱终于如此说到。
  “你要放她离去?”琰青并不赞同,苏雅儿却睁大了泪眼,不敢置信的摇着头,“你……真要赶雅儿离开?”这些年来朝夕相处,她以为炎瑱对自己也有几分柔情,虽然是她做错,但那也是被逼所为,若不是她手下留情,炎瑱早就死去多时,为何他不知感谢,反倒如此绝情?
  迷蒙的泪眼中透出几分怨怼,她颇觉委屈的咬着唇,哭诉着说道:“雅儿在世上已无亲人,炎瑱哥哥若要赶我走,便是绝了雅儿的生路,和让我去死又有何分别?”抽泣的语声断断续续,她对着炎瑱,神色凄婉,“进入山庄虽是师父的命令,但雅儿对炎瑱哥哥却是一片真心,往昔种种炎瑱哥哥不会毫无所觉,难道你真如此狠心,将雅儿对你的心意抛在脑后全然不顾?当真要想赶雅儿离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