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天龙八部同人)[天龙]小观音 作者:宴行危

时间:2018-01-12 17:36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江湖恩怨 武侠
文案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不会写文案。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呆萌妹子穿成正在强X段延庆的刀白凤。 算是治愈文吧,轻松欢乐向,HE。 【回馈大家,此文不V!大家看着玩就好,但是要积极冒泡哟】 为什么没有人萌延庆太子!!!!!!(╯-
 
文案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不会写文案。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呆萌妹子穿成正在强X段延庆的刀白凤。
算是治愈文吧,轻松欢乐向,HE。
 
【回馈大家,此文不V!大家看着玩就好,但是要积极冒泡哟】
 
为什么没有人萌延庆太子!!!!!!(╯-_-)╯╧╧ 掀桌!
想想这篇文的内容……
我自己都有点小Ji动呢(≧▽≦)/!!!
 
内容标签:武侠 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凤,段延庆 ┃ 配角:天龙众,十八禁 ┃ 其它:各种体位
 
==================
 
☆、流氓观音
 
  白凤半梦半醒间,只觉下身袭来一波一波的炙热,滚烫的触动神经,极不舒服。她心觉不对,迷迷糊糊的伸手摸摸下面:“我屁股发烧了吗……”嘶哑的嗓子,调不成声。
  
  话音未落,手指却轻碰到一个不能描写的东西。
  
  白凤愣了愣,不知是什么玩意儿,抬指使劲一戳,却听身下传来一句低低的闷哼。
  
  白凤松了口气,不是肿瘤增生啊。
  
  傻兮兮一笑,仰头望了眼天上明月,正准备继续睡大觉,却蓦然一惊!
  
  月亮?哪来的月亮?明明她吃饱饭午睡的时候天上还在下暴雨呢!白凤浑身一僵,双目圆睁,只见她面前是一棵菩提树,树干笔直,三人合抱不完,枝桠横生斜逸,翠绿的叶子,掩映着西南边一座古寺。
  
  她心如擂鼓,还未来得及弄清周遭情况,夜风一吹,只觉遍体生凉。
  
  低头一看,雪白的不能描写登时跳入眼帘,竟然……竟然……没有穿衣服!
  
  “天啊!”白凤大惊失色,忙双手护胸。正在这时,身下又传来一声痛苦的低吟。
  
  可是,等等……
  
  为什么是从她身下传来的……
  
  白凤突然觉得小腹的灼热又开始缓缓攀升,她呆了一呆,僵硬的低头,只见自己修长白皙的双腿大大岔开,正跨坐在一个人身上。
  
  ——不,不,他根本不能称作是人。
  
  他衣衫破烂,血污满身,肮脏不堪,露出的皮肤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脸上被砍了好几刀,额角磕破,伤口浮肿,鬓眉上尽是伤,鲜血模糊的看不出面容;手腕处不知被甚么磨破了皮,露出了白惨惨的骨头;臂上、肩上、脸上、脖子上……能见之处,都是狰狞伤口,皮Rou翻卷,肌理暴露,到处都在流乌黑的血水、恶臭的脓液。
  
  这些血Rou模糊的伤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凝目细瞧,却是活生生的蛆虫!
  
  “唔。”白凤双眼睁大,一把捂住嘴,胃中翻涌,险些作呕。
  
  她背后汗毛直竖,连滚带爬的从这人身上爬起来,却绝觉下身一阵酥酥麻麻的抽缩,似乎滑出个不能描写,低头看去,顿时呆掉。
  
  谁能告诉她,这位……大哥……不能描写的……
  
  白凤双手还捂着胸口,然而这时却不得不捂住下身,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她看着那要死不活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大树底下,和他生命大和谐了!
  
  “我的妈呀!”冷风一吹,白凤此刻彻底清醒,她环顾四周陌生环境,恨不得哭晕过去。
  
  便在此时,躺在地上的男人喉咙里发出“喝喝”的嘶吼,嗫嚅着双唇,布满血丝的双眼一霎不霎的盯着白凤。
  
  一股寒意从白凤脚底生起,她瞧着这人又是可怜又是害怕,脑中更是一头雾水。然而仔细一想,说不定这个男人也许知道些什么。
  
  当下她缓缓走过去,将背后的长发拢来,挡住身前的不能描写。蹲着身子,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肩头,颤巍巍的问:“喂?喂?你……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转动眼珠,依旧痴痴的盯着自己。努力的想要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脸上被划了数刀,一做任何表情,脸上的肌Rou和伤口纠结在一处,挤翻皮Rou,汩汩流血,仿佛脸上的烂Rou都要掉将出来。
  
  “别别别别别别别别……别说话了!”白凤吓得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
  
  可她说完想了想不对啊,自己要知道情况他还非得说话不可。
  
  “那个,你还是说话罢。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白凤生怕他牵动脸上伤势,弱弱的看他一眼,伸出食指,“只回答一句就可以了哦。”
  
  男人喉间低沉的溢出一声:“嗯……”
  
  白凤一僵,放下手呆呆道:“大哥,虽然我让你说一句话,但是你这一句也太短了诶!”
  
  她话音犹未落下,突然发现他喉头上被砍了一道极深的刀伤,结着新痂。她毫不怀疑,只要伸手一碰,那痂口便会破裂,鲜血直流。
  
  莫非他声带已毁……不能说话了?
  
  对方似乎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递给她一个“确实如此”的眼神。
  
  白凤被他察言观色的精准吓了一跳,但随即却想是他误打误撞。
  
  眼见他喉间伤口又一只白蛆蠕动着往下巴爬,白凤忍住心头难言的恶心,伸手给他拨开。不经意触碰到此人的皮肤,热的烫手,竟是全身都发着高烧。
  
  那白蛆掉落在旁边的菩提树枝上,只见树枝下掩盖着一行字,白凤拿开树枝,却见上面写着“你是观音菩萨”。
  
  “你、是、观、音、菩、萨。”白凤一字字的念出,灵光一现,旋即指着他,不太相信的问,“你是观音菩萨?”
  
  纵然他伤势极重,一双眼睛却是灵活至极,听见白凤误以为自己是观音菩萨,翻了个白眼。
  
  “对哦,你邋邋遢遢的,哪有这样的菩萨。”白凤细细一想,估摸这字是此人写下,那言下之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