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耽美同人 >

(红楼同人)红楼之抱琴+番外(上)作者:Panax

时间:2018-01-06 16:26标签: 穿越时空 宅斗 宫斗 红楼梦
文案 穿越到了红楼里只在元春省亲时出现过一次的大丫鬟身上,笔名抱琴的著名美食评论家觉得自己前路渺茫。 她主子元春最多还有十年寿命,要是不早日自立为王,摆在她面前的路大概只有撞柱或者殉葬了。 不过那个躲在角落里吃山药枣泥糕的皇子,你最后能当皇帝
 
文案
穿越到了红楼里只在元春省亲时出现过一次的大丫鬟身上,笔名抱琴的著名美食评论家觉得自己前路渺茫。
 
她主子元春最多还有十年寿命,要是不早日自立为王,摆在她面前的路大概只有撞柱或者殉葬了。
 
不过那个躲在角落里吃山药枣泥糕的皇子,你最后能当皇帝你知道吗?
 
金手指:能看见对方近十二个时辰吃的食物,外加一小句上帝视角的评论。
元春:中午吃了粳米饭,胭脂鸭,小菜三碟,汤一碗。艾玛,吃多了,好撑。
抱琴:小姐我们去花园转转,小姐想吃山楂糕吗?
元春:抱琴好体贴~
 
太后:昨晚吃了桃子两个。预计会在半个时辰之后腹泻。
抱琴:今儿天气不好,奴婢陪着太后在屋里下下棋如何?
太后:抱琴好温柔~
 
皇帝:早上吃了米粥一碗,春卷两个,素的。此人极度饥饿中,四处求投喂。
抱琴:臣妾刚要了汤面,陛下要来一碗么?
皇帝:爱的汤面好好吃~
 
 
注意:
1. 女主内心强大,宛若变形金刚,完全没有被迫害妄想症。
2. 做为三观不合,时代也有巨大鸿沟的两个人,女主跟皇帝到死都不是真爱。
内容标签:红楼梦 穿越时空 宅斗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抱琴 ┃ 配角:贾府及皇宫相关人等 ┃ 其它:红楼梦
 
【晋江编辑评价】
穿越到了红楼里只在元春省亲时出现过一次的大丫鬟身上,笔名抱琴的著名美食评论家觉得自己前路渺茫,她主子元春最多还有十年寿命,要是不早日自立,摆在她面前的路大概只有撞柱或殉葬了。于是抱琴靠着有点Ji肋的金手指和从不拖后腿的家人,终于摆脱了作死的贾府,一路打怪升级,痛快地站在了皇宫最高处。本文以红楼的世界为背景,以女主后宫升级为主线,行文流畅,情节合理。文章设定新颖,引人入胜,女主Xing格积极向上,从日常生后的一点一滴中改变自己的命运。从宅斗到宫斗,从丫鬟到太后,且看女主如何在红楼世界中活出风采。
 
  ☆、001
 
  “我的儿~你可长点儿心啊~”
  抱琴还没醒,就被耳边一阵阵销魂的哭喊声吵的头疼欲裂了。昨晚上没喝多少酒啊,怎么这么难受。她用力的想睁开眼睛,但是在别人眼里不过是眼皮子动了几下,眼珠子略转了转而已。
  哭声更响了,“那珠大爷岂是你能宵想的,你也不看看,这荣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都眼巴巴的跟盯着唐僧Rou似的围着珠大爷转,就算他现在身子不好了,那也轮不到你……”声音的主人一边哭一边小声数落着,时不时还停下来擦擦眼泪。
  还能不能好好睡觉了,抱琴使劲挣扎着,终于从鬼压床一般的噩梦中清醒过来了。
  床边坐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人,一身青布衣裳,头上素素的只有两根木头簪子,两个眼睛哭得通红,见到抱琴醒来,很是惊喜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中年妇人手心茧子不少,刺得人生痛。她死死盯着抱琴,激动的嘴唇蠕动,没说出话来。
  抱琴震惊的环视一周,中年妇人后面还蹲着个中年男人,蹲在地上也是半红了眼睛。抱琴一阵眩晕,看着中年妇人下意识叫了一声“妈妈。”
  中年妇人拍了拍她的手,说:“醒了就好,好好的跟着大姑娘便是。你听妈一句话,别再想珠大爷了。妈知道你是为了你两个兄弟好,但是他们自己的前程自己挣去,你顾好你自己!”说着,中年妇人压低了声音,凑在抱琴耳边道:“我听老太太房里浆洗衣服的人说了,老太太想把自己屋里的鸳鸯给了珠大爷,你小心着点。太太虽然喜欢你,但是怎么着也别不过老太太去。”
  我是谁?你又是谁?一时间抱琴脑里被巨大的信息量冲击的没了思考能力,临晕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谁是珠大爷,贾珠么?谁特么能看上那个短命鬼!
  “抱琴,抱琴!”中年妇人见自家姑娘又晕了过去,急忙站起来踢了身后的男人一脚,“没出息的,就知道吃饭,我求太太给闺女找个大夫!”中年妇人急冲冲的奔出了房门。
  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觉,抱琴终于清醒过来,天已经黑了,房间里晃晃悠悠一点烛光,就她亲娘一个,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摇了摇还有点昏沉的脑袋,抱琴发现她这是到了元春身边的大丫鬟抱琴身上。
  早知道不起这个笔名了,就说嘛,一个美食评论家起个饕餮类的名字多好。抱琴,太文艺了。
  原著里抱琴只露了一回脸,就是在元春封妃后的省亲,就是那次,连老太太都客气的不敢受她的礼,不过这只能算是借了皇宫的势。
  但是元春早晚得死,贾府早晚得败,参考原著里秦可卿身边两个丫头的结局,她大概能自己选择的也就只剩下撞柱或者上吊了,或许也有可能是毒酒。
  宝玉都已经过了六岁的生日,留给她自救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十年了。
  抱琴躺了一天,身上骨头都酸的慌,刚刚换了个姿势,床边的妈就醒了。抱琴一见她那张着急到有些蜡黄的脸,还有到现在都没消肿的眼睛,心中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
  “好闺女,可别哭了。”梁丰家的见到自己女儿这般伤心,急忙安慰道:“我去求了太太,给你开了药,一直拿水温着。”说着她急忙从桌上取了药碗过来。
  黑黢黢一碗苦药汤子,抱琴略皱了皱眉头,还是一口气喝完了。
  梁丰家的接了药碗,又递了清水给她漱口。
  “我跟太太说是我腰疼病犯了,不小心磕了一交,跌了血出来,你这才着急上火晕了的,明*你去谢恩可别说漏了嘴。”梁丰家的一边说,一边拍着抱琴的手背,“好闺女,你妈妈我知道珠大爷是个好人,可他那身子骨……你又是他妹妹的人。”
  抱琴心中一阵阵酸涩,理智跟情感最终斗争的结果就是这滴眼泪怎么也掉不下来。
  梁丰家的看到自家姑娘这幅模样,心疼极了,说:“你哥哥没本事,Xing子又随了你爹,都是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Xing格,大字也不识几个,不去赶车还能干什么。你弟弟还小,你能教他几个字就行了。我们一家子家生奴才,怎么着也脱不开贾府去。”
  抱琴低着头不说话,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愤慨,半天才憋出一句:“妈妈,我也是不得已的。”
  一阵唏嘘,梁丰家的拍拍抱琴的头,“你伺候好大姑娘,顾好你自己,别的都有我。”
  抱琴点点头,往里面挪了挪,说:“妈妈也上来一起睡吧。”
  梁丰家的一边感叹女儿懂事了许多,一边又怕她是故作镇静,心里攒着什么大主意,因此一点不敢松懈,虽上了床,但是一直咬着牙坚持着,直到天蒙蒙亮才眯了一小会。
  抱琴倒是结结实实的睡了一整宿,神清气爽,太阳出来后也是被吵醒的。
  “抱琴姐姐,太太喊你去回话。”来叫她的是王夫人屋里的小丫鬟,玉钏儿,今年才十一岁,跟她姐姐金钏儿两个同在王夫人屋里当差。姐姐是大丫鬟,连带着她也不怎么受气,平常干的都是些轻松活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