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蓦然回首之降服刻薄少将军+番外 作者:逝如斯

时间:2019-05-14 22:57标签: 励志人生 情有独钟
文案 赵昱诚,像春日的暖阳,十四岁懵懂的爱恋刻骨铭心。 南赫,像夏天的风雷,幼时相知倾尽所有; 赵筠瑾,面对爱人背叛、亲人离世的困境,不舍本性,打拼出自己的商业版图,面对欺凌,奋起还击。 当她知道了背叛背后的付出,也明白了相知背后的守护,该如
文案
赵昱诚,像春日的暖阳,十四岁懵懂的爱恋刻骨铭心。
南赫,像夏天的风雷,幼时相知倾尽所有;
赵筠瑾,面对爱人背叛、亲人离世的困境,不舍本性,打拼出自己的商业版图,面对欺凌,奋起还击。
当她知道了背叛背后的付出,也明白了相知背后的守护,该如何抉择?
小剧场:
赵昱诚:“怀瑾握瑜,昱昱五彩。其实我的心中一直都有你,即便被你利用,我也心甘情愿。”
是你当初攀了高枝,是你岳丈追杀于我,是你老婆伤了我的新欢,利用一下你,一点都不过分。
南赫:“赵筠瑾,若你为了别人拼命,信不信,你为了谁,我便杀了谁!”
信信信,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我定珍爱自身,努力挣钱养家!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朝堂之上 姐弟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筠瑾 ┃ 配角:南赫,赵昱诚 ┃ 其它:穿越,古装言情
 
 
  第1章 楔子
 
  死亡的感觉是怎样的?古往今来,谁也给不出答案,人生在世总有一阶又一阶的目标,一道又一道的关卡去费神费力,没有功夫去思索这些无妄的问题。想我赵筠瑾也是,从未想过自己未成年便要早登极乐。低头看着胸口的血滴答成线,心口火燎般的痛感蔓延到了全身,还真是疼呀,身体不受控的开始发抖,终于支撑不住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缠斗了约半个时辰,那两个凶徒终于越过了我这个障碍向身后追去。刚刚的恶战已经耗光了我所有的力气,即便是一根指头现在也动不了了。就这样吧,我尽力了,子安,希望佛祖能够保佑他逃过此劫吧,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好累呀,好想睡一觉,就是有点冷”自己是要死了吧,终于不再拖欠别人什么了,都还清了,可是我还这样年轻就要暴尸荒野,自己从未做什么缺德事,老天怎么这样不开眼。想到此处,眼睛有点酸,想哭,天空突然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雨水混着泪水从脸上滑落,许是老天知道我一贯要强,替我遮去了最后的软弱吧。
  自己还有遗憾吗?好像没有什么遗憾的,我爱的人都离我而去了,谁还会在乎我呢,三年的漂泊自己却从未有一天将过往放下,现在终于一切都结束了,唯一的不甘心就是自己要客死异乡,无人收尸了,不过尘归尘土归土,无所谓了。
  我,姓赵名筠瑾,这个名字蕴含了父母对我与众不同的期盼,既有刚正不阿的君子气概,又要有美玉般无暇的道德品质,横竖是没有一点女子特质的。诚然,我的过往也确实应了这名字,与其他的闺英闱秀相比大相径庭。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还是有三分道理的,自己短短的人生经历揭示了选择的重要性,很多时候一个选择就会导致后续人生轨迹的完全不同,遗憾的是当事人并不知道自己每次小小的决定会有那么大的蝴蝶效应。譬如在下,如果我不是有副侠肝义胆,允诺了智远大师照顾子安,或许就没有今日之祸。不过如果三年前我没有离家出走,那么如今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呢?可是,人生又哪里会有那么多如果,爹爹也曾经说过莫问前路,但求无愧于心,我不后悔自己的每一个选择,有些事,终究是无能为力,有些人,也终究是要形同陌路……
  胸口的剧痛就像一个黑洞,将我所有的感官都淹没了,死的时候原来这样痛、这样冷,绵绵的雨滴砸在脸上,让我不自觉的想起了十三岁那年冬天的那场雪,一样的延绵不绝,一样的冰冷无比……
  
 
  第2章 飞雪迎春到
 
  快冬至了,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三天三夜,只让我想起了一句诗“朱门酒r_ou_臭、路有冻死骨”。别问我为什么会这么煞风景,实在是因为我那忧国忧民的爹爹,长吁短叹,一点都没有文人见雪咏梅的兴趣盎然。
  “爹爹,瑞雪兆丰年,何以如此烦忧”实在看不下去的我,只得出言安慰。
  “这雪下的如此大,只怕不等开春,便有人会冻……的活不下去”
  父亲姓赵名文翰,是一个好人,一个真正领悟了先贤文章j-i,ng髓的好人,年近半百,却依然只是个从六品的礼部郎中,虽然为官多年,但是丝毫没有让官场的勾心斗角泯灭掉心里最初的良善,寒门子弟出身,所以心中装着百姓的疾苦,可是人微言轻,在朝堂上并不能左右什么。为官清廉,每月的俸禄,田产租子也就能保证一家老小过个小康生活衣食无忧,搭个粥棚施粥这种善举是想都别想,有心无力,所以父亲心里才更加苦闷吧。想想也真是可笑,若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得先抛弃理想,成为自己最不齿的那种人,饱读圣贤书的父亲,想必年轻的时候很是挣扎过一阵子吧。
  “父亲不必太忧心,最近几年并无大的灾情发生,这雪也快停了,想必会有人施粥送衣的,朝廷对北边刚刚打了胜仗,想来大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爹爹,快别苦着脸了,女儿的十四岁生辰快到了,您答应过女儿什么您可一定要记得,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一边说一边扑上去,抱着爹爹的胳膊晃来晃去,多少的苦口婆心都没有一个撒娇卖乖来的管用,这招多年来屡试不爽。
  “你呀,都快长成大姑娘了,还是这般的爱耍小脾气,女孩子要端庄,要守礼,明白嘛?”父亲的脸上终于拨云见日般有了一丝笑容,虽然这笑容中还带着三分佯怒。
  “不明白,不明白,我不要长大,我就要一辈子守着爹爹,爹爹不准打岔,弓箭是您之前答应了我的,不准抵赖。”这嗲嗲的声音,让自己都忍不住抖了三抖。
  “好好好,放心吧,爹爹不会忘记,但是你答应爹爹的也得记得,定心去学堂,身为女子,不求才华闻达天下,但求修身自省,胸有丘壑。”望着爹爹坚毅的神情,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爹爹着实是少有的开明,在这个女子传宗接代大过天的时代,却依旧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像男子一样知事守礼,虽然成功的岔开了话题,让父亲不再沉溺于忧国忧民的愁绪中,但是想到父亲的付出和艰辛,心里还是酸了一酸。
  “爹爹,您陪女儿下盘棋吧,看看我最近棋艺是否有j-i,ng进?”这种费脑子的博弈之术并不是我的专长,而且我也着实无法沉心静气一屁股坐太久,但是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孤身一人,做女儿的总是想多陪陪他,慰藉他的伤感。
  “天色已晚了,早些歇息吧,父亲还有公务要处理,改天我们再切磋。”
  “好吧,那爹爹莫要太劳累,一定要早些休息,女儿先回房了。”行礼、退出门外,和常嬷嬷互相搀扶着顺着廊下小心翼翼的走回了自己的小院子—采薇居。寒风冷冽,虽然只有短短的一段距离,可是感觉脸上已有些火辣辣的疼痛。靠坐在床上拥着棉被,感觉身体才一点一点的暖了起来。摇曳的烛火映着房间的每个角落,没有华丽的装饰,只是一些普通的家具摆设,简单的有些不像一个女子的闺房。
  “今年的天气也着实奇怪,冷的这样早这样快,诚少爷在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不过算算日子他也快到了。” 嬷嬷口中的诚少爷姓赵名昱诚,两家的父亲是多年的同窗兼好友,虽说后来他家定居洛阳,但是两家也没有断了往来,父母膝下无子,他更是认了父亲为义父,于学问上,父亲也是倾囊相授。这次进京是为了准备开春后的省试,听爹爹的意思,如无意外,以他的学识定能参加殿试,这样算下来,前前后后他在家中能暂住小半年的时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