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狗官修炼手册(上)作者:黍宁

时间:2019-05-10 11:34标签: 甜文 爽文
文案: 穿成个已婚妇女,渣男心有白月光,正准备和离时,简娣一睁眼,发现自己又变成个男的?还是个政府没编制的公务员,一个叫卢仲夏的翰林院庶吉士。 感觉到自己少了点什么引以为傲的东西,多了点什么可怕东西后。 简娣:保持微笑.jpg 更可怕的是,她和人
文案:
  穿成个已婚妇女,渣男心有白月光,正准备和离时,简娣一睁眼,发现自己又变成个男的?还是个政府没编制的公务员,一个叫卢仲夏的翰林院庶吉士。
  感觉到自己少了点什么引以为傲的东西,多了点什么可怕东西后。
  简娣:保持微笑.jpg
  更可怕的是,她和人家原主卢小哥一体双魂。
  为了确保自个租住的壳子有个远大光明的未来。
  简娣决定顶着卢仲夏的马甲,和卢小哥一起,一心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高举大庆朝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做个两袖清风,勤政爱民的狗,阿不,好官。
  大庆朝张首辅:呵呵
  谢状元郎:呵呵
  都察院杠j-i,ng御史们:呵呵
  卢仲夏:呵……不对!我不是狗官QAQ
  简娣:我狗。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娣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重生
  寅牌时分,天尚是黑的。
  刑部员外郎卢行永府上却已陆续点上了灯。
  卢府中一间屋子里,床上安然卧着个青年男子。
  屋外的喧嚣传入屋中,惹得青年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
  当简娣一睁眼,往下一摸,发现自己下|身多了二两r_ou_的时候,她神情十分镇定,甚至能见怪不怪地哦一声。
  毕竟,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简娣打量了一眼天色,确定是时候起来了。
  正当她起床穿衣的时候,她却亲眼看到了自己那小兄弟忽然悄咪咪地抬起了头。
  简娣:“……”
  我去你妈个大西瓜啊啊啊啊啊!镇定个球啊!!!
  一觉起来忽然晨|勃,不管经历多少次只要是个正常女性都无法镇定的吧?!
  拉来被子飞快把自己下半身盖上,选择眼不见为净,躺在床上的简娣默默流出两行眼泪。
  就在此时,她脑中出现了一道清朗男声。
  声音如淙淙流水,十分扣人心弦。
  “简姑娘,是我失礼了,”男声羞愤欲死,“姑娘放心,卢某并非登徒子弟,既然对姑娘做出此等下流的事,我定会对姑娘负责,来日摆脱了如今的境地,我会上门提亲,发誓要对姑娘一心一意,绝不……”
  “停停停!”简娣眼看脑子里的男声越说越离谱,忙打断了他的话。
  “不关你的事,正常的生理现象,我懂。”
  简娣叹了口气。
  眼前的事还要从三四个月前说起。
  简娣是个穿的,穿到一个叫大庆朝的朝代。
  真正的简娣是个弃妇,很悲惨的一个弃妇,她本是个小门小户的庶女,嫁给了京中一位名叫姚鉴的青年才俊。可惜青年才俊心有白月光,白月光在朝中做女官,一心事业。
  姚鉴看不上只懂绣花的妻子,常常同白月光勾搭成双,并在本尊委婉提出后,义正言辞地说,我对她并不敢有男女情意,只是以朋友相交,并且把本尊痛骂一顿,说她多想,满脑子只有后宅的一些事,毫无眼界与见识。
  “苏玉静姑娘抱负不凡,非后宅妇人能相提并论,我与她之间只有同僚情谊,你日后休得再以妇人之心羞辱她的品节。”
  本尊伤心欲绝,郁郁而终。
  直到简娣她穿来。
  简娣本打算好好做个宅斗小能手和姚鉴和离,扭转人生,结果她又出事了。
  她忽然附身到了另一个人身上,叫卢仲夏,性别男,目前在翰林院学习的庶吉士,年龄二十有二。
  她和卢仲夏是一体双魂,就目前来看,主要由她掌握身体的控制权。
  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两个小丫鬟端着脸盆和巾子一类的东西入内。
  一个生得丰满,面容端庄大方,一个年纪小,生得一把小蛮腰,清秀可人。
  “艳福不浅啊。”简娣在脑中对卢仲夏道。
  卢仲夏羞愧:“简姑娘莫要打趣我了。”
  那丰满的丫鬟冲着简娣笑道,“郎君既醒了,怎地还不起?”
  简娣默默地想:我怕我掀开被子吓着你。
  毕竟披着卢仲夏的马甲,和正主一体双魂,简娣不好意思当着人的面做崩人设的举动。
  简娣答:“有些困倦,躺一会儿。”
  有一把小蛮腰的丫鬟婷婷袅袅地上前两步,微微一笑,伸出削葱似的手扶在床缘,“我来伺候郎君穿衣吧。”
  卢仲夏:不行!
  简娣重复:“不行!!”
  丫鬟没想到简娣反应如此激烈,微怔:“郎君?”
  丰满的丫鬟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转而又对简娣摆出一副笑脸,“郎君想躺一会儿,你便让他多躺一刻吧,如今时候还早哩。”
  小蛮腰神色一僵,也扯出些笑来,“是我逾矩了,这不是郎君才入翰林,我一时担心误了时辰。”
  “担心也轮不到你我二人。”丰满的丫鬟轻笑。
  眼见俩丫鬟明枪暗箭的,简娣在心中吹了个口哨。
  卢仲夏窘迫道:“简姑娘叫她们下去吧。”
  “见姑娘为你争风吃醋不好意思了?”
  “姑娘又说笑了。”
  简娣没好意思再继续调侃他,找了个由头让俩丫鬟下去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觉小弟弟慢慢变软,简娣才准备下床洗漱。
  抹了抹脸,拧了把巾子搁在架子上,简娣突然觉得膀胱传来一阵尿意。
  “卢仲夏。”简娣憋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想如厕。”
  “砰——”
  卢仲夏炸了,脸红成了个番茄。
  “在下……在下失礼了,”卢仲夏面带羞愤,“都怪在下不争气。”
  简娣死鱼眼,“你想你弟弟怎么争气。”
  “你别害羞。”简娣继续给这位年轻的庶吉士上生理卫生课,“不论晨勃还是排泄都是无比正常的生理现象。”
  虽然简娣她这么说,其实前世作为一个母胎solo到死的,简娣也有点尴尬。
  但卢仲夏比她还害羞,倒给简娣缓解了不少心理压力。
  走到恭桶前,简娣端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解开自己的裤腰,教育卢仲夏。
  “正常的生理现象,记住了没?”
  “记……记住了。”
  简娣解开裤带。
  下面多了点东西总感觉怪怪的,等排完水,她拉上裤腰带擦了把手,坐到镜子前。
  铜镜中映出的青年,面容干净,目若点漆,唇红齿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