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继室子的为官路(四)作者:戚华素

时间:2019-04-29 10:24标签: 爽文 科举
二郎连忙道,便是你不考科举,我也不会看轻你呀。 谢笙笑道:这不就得了?左右也没什么影响,就像你说的,若是果真不好,到时候便求皇上赐一个出身便是。 二郎这会儿倒是没接谢笙的话茬了。 虽然二郎以前一直说谢笙不用考科举,直接让皇帝给个出路,但他其实
二郎连忙道,“便是你不考科举,我也不会看轻你呀。”
  谢笙笑道:“这不就得了?左右也没什么影响,就像你说的,若是果真不好,到时候便求皇上赐一个出身便是。”
  二郎这会儿倒是没接谢笙的话茬了。
  虽然二郎以前一直说谢笙不用考科举,直接让皇帝给个出路,但他其实心里也清楚,这不过是谢笙最后的退路。谢笙花了多大心思想要走通清流的路子,他看得明白,也心里有数。如今只差临门一脚,要是真就此放弃,岂不可惜。
  谢笙其实也就这么一说,不到最后的时候,他可不愿意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二郎清了清嗓子,想再和谢笙说什么时,马车便停了下来。
  “少爷,表少爷,咱们到码头了。”
  两人闻言赶忙下了马车,一边等着下人把东西搬到船上,一边趁着这会儿赶紧休息休息。
  脚踏实地的感觉比起在马车上,自然是如今更好便是谢笙不怎么晕车,也难免更喜欢落地的踏实。
  “东西都安置妥当了,少爷、表少爷,咱们该启程了。”
 
 
第169章 补更
  归京之路, 算得上是星夜兼程。
  谢笙和二郎、朱红玉三个还好, 该吃吃,该睡睡,唯有一个谢麒,颇有几分食不下咽, 坐卧不安的味道。
  原本是因为谢麒晕船,谢笙两个才没想着要用船来赶路的, 如今谢麒除了在最初的时候犯了一阵之外,便只剩下满心的焦躁, 哪里顾得上晕船。
  谢笙几个见此,除了宽慰他, 也没有什么更多的办法。
  谢笙其实也不是不惶恐, 只是却万万比不得谢麒的。谢麒从小在谢老夫人身边长大, 受尽偏疼。
  谢笙六岁以后名为养在谢老夫人膝下, 还不如说是养在宫里。虽然不曾受什么来自谢老夫人的磋磨, 却也比不上和朱皇后更亲。
  后头谢老夫人有心弥补, 可到底裂隙已成,两人之间面上看着恭恭敬敬的, 却并不亲近,索性谁也不去强求了。
  出京路上走了许久才到, 如今日夜行舟, 还不到九月,竟然就已经到了京中。
  二郎身边的人有特殊的传递消息的方法,故而谢笙等人的船才刚靠岸, 就已经有宫中和侯府的家仆迎了上来。
  京中不能策马而行,谢麒即便再着急,也只能坐上马车。
  “别走大路,”谢笙嘱咐道,“大路人多,即便近些,也快不起来,小路人少,只要注意着些,便不会出什么大事。”
  “按二弟的话做,”谢麒赶忙道。
  那马夫依言而行,谢笙甚至只来得及和二郎说了一声道别,马车便疾驰而去。
  二郎等谢笙等人走了,才坐上来接自己的马车,回宫去了。
  谢笙坐在马车上,一路紧紧拉着马车的扶手,等下了车,赶忙叫捧墨去请了府里的供奉去朱红玉那里等着。
  “你都昏了头了,”朱红玉赶忙叫住捧墨,“现今祖母病了,她那里还能没有大夫?再说了,咱们本就是为了祖母的病匆匆赶回来的,要是还没见过祖母,便先请了大夫,传出去难道好看?”
  谢笙被她这么一说,也犹豫起来:“可到底这时候不同以往……”
  “小满说得对,”谢麒道,“祖母这边虽然重要,红玉你如今也是特殊情况,祖母定会理解的,你若觉得单独请大夫不好,过会儿看过祖母之后,便叫那边守着的大夫给你看一看便是。”
  “这……”朱红玉面上浮现出些许迟疑。
  “就按我说的做,”谢麒眼中闪过几分心疼,难得强硬了一次,拉了朱红玉的手道,“我们一起走。”
  谢笙见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重新对捧墨道:“你去送信给爹娘他们,就说我们一进府就去祖母那里了。”
  “不必去了,”小六子赶来正巧听到这话,“这些日子老夫人不大好,夫人和两位小姐都在老夫人那边呢,便是侯爷,这些日子也向皇上请了假,在老夫人那边守着的。”
  谢笙看了走在前头的谢麒一眼,轻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报信的人也说不清楚,临走前祖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得这么重?”
  “听说是前些日子天气转凉,受了寒气,后头又吃了些世子特意差人寻回来的瓜果,一时高兴,用得多了些……”
  因为事情涉及谢麒,小六子也不敢大声说话,免得事情的起因被谢麒听了去,这事儿上上下下都瞒着他呢。
  “当天夜里便上吐下泻了好几次,到最后都成了水,起初老夫人只叫瞒着,后头还是她不知怎么昏了过去,身边人吓坏了,赶忙报到了夫人这里,夫人便叫人赶紧拿了侯爷的名帖去请了太医来。侯爷也向皇上求了太医令亲自出马。”
  “信儿也是当时送的,那会儿情况危急,老夫人险些……”
  这话不吉利,小六子说到一半,就又咽了回去。
  谢笙一听这描述,就猜测谢老夫人可能是得了急性肠胃炎一类的病,不过后头又昏了过去,人事不省,也不排除有没有急性胰腺炎的可能。
  但是这年头要是发了急性胰腺炎,估计也拖不了这么多天,想来即便是有,大概也很轻。可能主要还是肠胃炎为主。
  “太医怎么说?”谢笙问,“祖母这些日子没用什么饭食?”
  小六子知道谢笙爱看杂书,医书也看了不少,便道:“太医正是叫老夫人不要吃东西呢,只叫饿着。老夫人眼见病是好多了,但是人削瘦得不行,j-i,ng神头也不怎么好了。”
  说话间,谢笙几人就已经走到了谢老夫人的院子。前几句话不能叫谢麒听见,可后面的却没什么影响,故而谢麒也顾不得叫人先通传一声,赶忙进了门。
  “祖母!”
  谢笙进门时,便听见谢麒喊了一声,声音里竟有哭腔,等谢笙自己亲眼见了谢老夫人的模样,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也大吃一惊。
  谢老夫人旧时保养得宜,虽然抗不过岁月年迈,到底皮肤也算得上饱满。如今的谢老夫人,却像是一棵摇摇欲坠的枯死老树,脸瘦了一圈儿,手上连镯子都戴不住了。
  她瞧见谢麒,伸出手去,衣袖下移,露出一截臂膀,前臂上的r_ou_皮吊着,显然不是一日功夫。
  谢笙先和谢麒两个一起请安,随后便直接问常在谢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大丫鬟:“祖母这削瘦的模样,必然不止是这几日功夫,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以前晨昏定省时都没人来说?被衣裳遮住了的地方我们瞧不见,难道你们还瞧不见吗!”
  谢笙难得生气,连一向对他们十分尊重的谢麒听了谢笙的话,也只拉着谢老夫人,半点视线都不分给她。
  “世子、二少爷容禀,”那大丫鬟赶忙道,“不是奴婢不想来回话,实是老太太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不许我们说出去的。”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何苦呢,”躺在床上的谢老夫人有气无力的道,“我能等到你们回来,已经很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