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孩子他爹,你选择暴毙还是从良[快穿] 作者:甜饼猫

时间:2019-04-15 13:02标签: 甜文 快穿
文案: 一场酒醉,姜倾不知乱了谁的性,乱出了个小包子,同时还被绑定了个亲娘系统。 系统说:要想小包子顺利出生,得对身为母亲的你进行一场修习和考验,你教导出的孩子必须正直善良。 于是,姜倾开始了穿越之旅。 每个世界里,她必定是独自带着孩子讨生活
文案:
一场酒醉,姜倾不知乱了谁的性,乱出了个小包子,同时还被绑定了个“亲娘”系统。
系统说:要想小包子顺利出生,得对身为母亲的你进行一场修习和考验,你教导出的孩子必须正直善良。
于是,姜倾开始了穿越之旅。
每个世界里,她必定是独自带着孩子讨生活的母亲,这很好,这让她有足够的时间教导孩子,可好景不长,不久就有不长眼的家伙急吼吼跑来告诉她,说孩子的父亲是个大反派,必须训练这孩子继承父亲的伟大反派志愿!
姜倾:……
她怒而提起砍刀:滚!我欲我儿正直善良!
姜倾烦不胜烦,最后想出了个永绝后患的好办法——
姜倾:孩儿他爹,你选择暴毙还是从良?
反派:……选你。
阅读指南:
1.轻松欢乐向宠文,慢穿,1vs1,he,甜文。
2.随性乐观女主vsj-i,ng分男主,男主从始至终都是同一人,是现实世界中和女主乱了的那个,最终会回到现实世界。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倾 ┃ 配角: ┃ 其它:反派,快穿,穿书
=第1章 床前明月光是大家的白月光(1)
 
  姜倾只是想出门扔个垃圾,没想一脚踩进树坑,树坑积水,被迫s-hi身的同时还被积累了长达一个星期的资深垃圾兜头盖了一脸。
  她抬头望天,无语凝噎。
  一个小孩儿出现在树坑边沿,脑袋往洞底一探,随即又漠然地撇开头,自顾自舔着木奉木奉糖。
  姜倾头顶泡面盖儿,呆兮兮地仰着头,冲舔木奉木奉糖的小孩儿龇牙:“嘿!小荀子!你妈掉坑里了,你知道么?”
  小孩儿自然知道,清清楚楚,但……没有搭理她。
  姜倾啧啧两声,伸手摘了头顶的泡面盖儿,四肢贴着洞壁呼哧呼哧往上爬,一边爬一边嘴里嘟哝着“这个无情又残酷的世界哟”。
  这个世界的确没有对姜倾展现一丁点儿的温情。
  这是一个叫做《床前明月光是大家的白月光》的里的世界,姜倾在这里叫做荀乐,是个苦逼的配角,爱慕反派余铭,可惜余铭心中已有白月光。
  值得欣慰的是,反派也很苦逼,他的白月光是书中主角的私有白月光,和主角早已恩恩爱爱。反派在得知自己的白月光和主角订婚时,愁得干掉了数瓶老白干儿,醉得一塌糊涂,被荀乐趁机引诱,于是**……
  两个苦逼并没有一炮好上,余铭醒来后死不认账,荀乐伤心欲绝远走他乡,不想一炮中的,在他乡生下了个小包子,借以小包子的慰藉,荀乐在异国他乡安稳度过了三年。
  三年后,荀乐家里苦逼地破产了,她带儿归乡,可苦逼地遇上了车祸,挂了。
  姜倾就是在这个时候接手了荀乐的身体,以及……荀乐的小包子荀锐。
  姜倾虽然是个外来人,但对自己穿戴着的这具身体还是有几分同情的,因为她本人也很苦逼。
  姜倾在自己的世界里也酒后乱了场性,还乱出了个不知是哪位渣渣的小包子,这还不算,她要还莫名其妙地被个系统绑定了。系统告诉她,要想她的孩子顺利出生,得对她进行培训和考验,看她有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
  于是,她穿了,穿到了这本书里。她的目的就是要对荀锐进行正确指导,培养他善良正直地长大。
  荀锐已经四岁了,嗅觉和他的名字一样敏锐,在医院时发现自己车祸醒来的母亲不对劲,一直质疑自己的母亲是不是换了个人,所以对姜倾很是不假颜色。
  姜倾初来乍到就碰上了铁壁,前途堪忧。
  想到这儿,她愁眉苦脸,戳戳站在树坑旁的小孩儿的脸,问:“锐锐,木奉木奉糖好吃吗?”
  锐锐头一偏,拒绝了她的碰触。
  小孩儿的不假颜色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了,这两个星期里,姜倾先是代替荀乐回家处理了家里的事,安顿好了因为破产而一蹶不振的父母,然后又给荀锐找了个幼儿园,接着又奔波找到了工作,如此紧凑地干完了这一系列事情之后,可喜可贺,如今新生活终于步上了正轨。
  值得一提的是,荀乐家里破产并没有欠多少外债,只是夺去了荀家一家锦衣玉食的权利,姜倾对此还算满意,她在这个城市的老城区租了间房,方便工作的同时也方便送荀乐去幼儿园。
  只是,小孩儿对她始终抱有敌意这件事让她很是头疼。
  姜倾心里那个愁啊,可是为了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以便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她不得不强打起j-i,ng神来:“锐锐,你别不理妈妈啊,妈妈被车车撞坏了,所以才会变得奇奇怪怪的。”
  “奇奇怪怪”是荀锐的形容,这小孩儿聪明,词汇量还挺高,初见姜倾就形容她“奇奇怪怪”。姜倾忍辱负重,承认了自己奇奇怪怪:“锐锐,你看看我这脸——”说着又俯身亲亲小孩儿的脸,“再看看我对你深沉的爱……你看,是不是和你妈妈一模一样?”
  小孩儿猝不及防被亲,呆愣了好几秒,好一会儿过后,他反应过来,立即蹦开老远,拿小手狠狠擦脸。
  “你很臭啊……”他嫌弃地说。
  姜倾不以为意,笑嘻嘻地扑过去,抱着他就是一顿乱蹭:“是吗?我觉得不臭啊,要不你再好好闻闻?”
  荀锐:“……”
  小孩儿板着脸一脸生无可恋,看得姜倾心里直发笑。
  她撩撩自己的头发,闻了闻,顿时皱成了菊花脸。
  臭……是真的。
  强行忽略掉这一事实,良好的道德素养催促着她趴在洞口捞垃圾,一边捞一边教导:“锐锐,你娘现在正在做的呢你以后也要这么做,好孩子是不能随地扔垃圾的,我们人类制造了垃圾就应该把垃圾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她本身话不少,唠叨起来有点刹不住车,等她意识到自己话题有点走偏,她瞄一眼身边的小孩儿,发现对方并没有不耐烦,反而听得很认真,而且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姜倾身上,一点看不出他讨厌着姜倾。
  小孩儿只是不坦诚罢了。
  姜倾心里偷着乐,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旁传来:
  “小姐,你在做什么?”
  那声音实在好听,简直要把姜倾满鼻子的臭气都洗涤得干干净净,她有点沉醉其中,下意识地微笑着回头——
  一枚优质帅哥正蹲在她身边,隔着不足十厘米的距离,朝她温柔地笑着。
  吓!
  姜倾心神俱震,一个不稳一头栽进了树坑里,完美地扮演了一下什么叫做青蛙入水。
  “……”
  “……”
  她维持着摔倒的姿势,坐在树坑底下一动不动。
  温柔男蹲在树坑旁问:“小姐,你还好吗?”
  不好。
  她有点扭到腰了。
  尽管扭到腰,但她没有表现出来,抬头挤出一个笑脸:“很好,好得很,我好久没有体验过如此天然的凉水澡了,舒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