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这设定崩了+番外(四)作者:一世华裳

时间:2019-04-15 10:53标签: 天之骄子 阴差阳错
时扫他一眼,见这人很年轻,眼睛呈天蓝色,非常好看。年轻人见他望过来,对他友好地笑了笑。白时点点头,拿着房卡走人。 年轻人若有所思盯着白时的背景,对前台说了句房间先不退,走到旁边拨通了一个号码:我刚刚碰见了一个有趣的人,你一定会感兴趣,他是人
时扫他一眼,见这人很年轻,眼睛呈天蓝色,非常好看。年轻人见他望过来,对他友好地笑了笑。白时点点头,拿着房卡走人。
  年轻人若有所思盯着白时的背景,对前台说了句房间先不退,走到旁边拨通了一个号码:“我刚刚碰见了一个有趣的人,你一定会感兴趣,他是人类,但身上拥有一股很强大的兽族血脉,可惜还没觉醒,一般的兽类根本闻不到,嗯,我当然不会闻错的……等等,你确定要催化一下?”
  他微笑:“好,我知道了。”
  
  第177章 催化
  
  白时睡得并不踏实,黑暗中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不停地撩拔他,他感到浑身发热,呼吸厚重,但过了一会儿这些症状又迅速消失,紧接着骨骼和肌r_ou_开始一寸寸发疼,虽然程度很轻,却让人无法忽视。
  他不由得睁开眼,诧异地坐起身,擦了把额头的细汗,慢慢活动四肢,感觉并没有什么问题,便暂时压下心里的疑虑,看一眼时间,干脆去浴室泡澡,缓缓浸到温暖的热水里。
  但五分钟后,疼痛非但没有减退,反而越发清晰,并且面积在逐渐扩大,一下下揪着神经,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出了状况。他立刻站起,拉过浴巾简单将水擦干净,穿上睡衣就走。
  难道他们进的是黑店,这是被下药了?特么好歹是星级酒店啊,会不会太玄幻了点?白时回忆着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来到客厅,垂眼打量承炎。
  承炎的警惕心一向很高,猛地醒了,接着见这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摸不准他到底要干什么,眯起眼:“又怎么了?”
  白时打开灯,忍着不断加重的痛感面无表情道:“没事,就是来看看你睡得好不好。”
  承炎还没开口,早已变成光脑的六越便飘到半空邀功:“挺好的,我一直有在看着他哦主人,如果他敢稍微做出一点点令我怀疑的举动,我会听你的话不客气地电击他,绝不会让他跑掉哒。”
  承炎神色变冷,挑眉道:“都听见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睡不着就去吃药,别烦我。”
  白时点点头,再次盯着他看几眼,觉得他不像是难受的样子,吩咐六越电他。
  六越:“是!”
  承炎:“……”
  下一秒只见电光噼里啪啦地闪出来,承炎还没开骂直接便晕了,身体抽搐两秒,不动了。
  白时观察一会儿,带着六越回卧室,紧接着双腿一软就要栽倒,他在床垫撑了一下,转身坐好,冷汗顺着脸颊慢慢流了下来,低声说:“帮我看看。”
  六越也已经发现他的问题,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伸出探针快速扫描,惊讶:“主人,你的骨密度在升高,细胞和肌r_ou_组织好像在发生某种转变。”
  “什么意思……”白时低声问,只觉痛感如同锋利的刀不停拉锯着神经,他向后倒在床上,慢慢闭眼,恍然有种和以前泡营养液恢复基因等级一样的感觉。
  “就是从一个物种转换到另外一个……”六越寻找措辞,“主人你要淡定,如果我没理解错,你马上要变身了。”
  不是变兽人吧?这个时候?在这里?我不要毛茸茸的……白时几乎发不出声音,他以为意识会模糊,但不知道为什么,听觉和嗅觉好像都在迅速提高,他能听到六越的话,能感觉到它正围着自己转圈,并且能闻出空气中逐渐变浓的……奇怪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以前没闻过,什么时候出现的?和我目前的情况有关吗?
  白时的念头一闪而过,还没等弄清便只觉体内骤然涌上一股力量,像是潮汐般呼啸地冲击着身体,痛感顿时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几乎要撕裂身体,他猛地蜷成一团,当下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所有的感觉、情绪和能量都仿佛找到了宣泄口,急速外涌,玻璃立刻被震得咯咯作响,卧室的门砰地被吹开,砸在墙上不停地震。他的大脑霎那间一片空白,疼得滚了两圈,最终咚地掉到了地上。
  卧室再次变得安静,过了半天才白时渐渐找回神志,抬起头,茫然地环顾四周。
  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等,我……我又是谁?他看看自己的小白爪子,隐约有种不适的诡异感,只觉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
  可不是这样……会是哪样呢?
  他也说不出,伤心地默默窝着,感到疲惫一阵阵地上涌,不禁望着床铺,想要睡觉,但他现在没什么力气,小短腿又跳不上去,便看着垂到地上的大半张被子,慢吞吞扒拉开爬进去,抱着尾巴缩成一团,渐渐沉睡。
  承炎被一阵强烈的冲击惊醒,猛地坐起身,只觉太阳x,ue被刺激得生疼。客厅的灯没关,他感受一下身体状况,抬头望着前方,接着快速听到卧室传来一声闷响,盯着敞开的房门,微微眯眼。
  出了什么事?
  他一向懂得抓住机会,便耐心等待数秒,试着动了动,缓缓站起环视一周,轻轻移动到小书桌前开启家庭机器人调到静音,吩咐它把绳子割破,然后活动着发麻的手腕,冷冷一笑,大步进了卧室。
  床上一个人都没有,腕带扔在床边要掉不掉,他看着被子滑落的方向,谨慎地绕过去,发现同样没人,便拿过腕带戴上,接着就僵住了,只见空间钮表面的防护膜出现了细纹,虽然很少,但的的确确存在。
  可这是高防的材料做的,既然能给它造成伤害,那证明……他下意识望向浴室,余光却扫见旁边的玻璃,迅速望过去,发现从左上到右下角斜斜开了一道裂痕,直将里面的人影切成了两半。
  他摸着腕带的纹路,又联想到弄醒自己的冲击,瞳孔危险地缩了缩。
  白时的j-i,ng神力……究竟涨到了什么程度?
  承炎甚至有些心惊,这样的人如果留着将来肯定是个大麻烦,现在白时半天没动静,搞不好是除掉的最佳时机,可有六越,要下手是个问题……他盯着浴室的门,想要进去看看,这时只听外面忽然传来少许声音,立刻一顿。
  “应该行了。”
  年轻人靠在走廊的墙上,慢慢收起手里的释放液,关掉无声吹风仪,微微呼出一口气。刚刚那股气息强悍霸道,瞬间让他起了一层愉悦的战栗,他笑着带上呼吸器,吩咐:“破门,抓人。”
  受本能驱使,旁边的几名手下早在闻到那股味道后就控制不住跪在了地上,到现在还没缓过来,他们相互扶着站起,迟疑地望着他:“……怎么抓?”
  “没事,”年轻人道,“他虽然刚成年,但还算幼崽,而且被强行催化过,现在估计已经没力气了。”
  手下齐齐应声,强迫自己定神,纷纷戴好呼吸器,迅速开门潜了进去。承炎这个时候恰好从卧室出来,瞬间和他们对上了。手下打量他胸膛被勒出的红痕,简单道:“这就是那个男宠,留着没用,杀了。”
  承炎:“……”
  开口的人说完便率先冲过去,掏出后腰的匕首,跃起直刺。承炎轻松侧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紧接着夺下刀顺势前掠,噗地一声直直没入咽喉。
  整个过程仅用了一秒,血腥味顿时散开,其他人猛地一停。承炎拔出刀擦了擦,随手扔掉尸体,危险地勾起嘴角:“我最近的心情很不好,你们要是肯告诉我进来的目的,我也许会饶你们一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