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主角全是鬼[快穿](下)作者:言采其莫

时间:2019-03-14 19:43标签: 现代架空 快穿
没好利索,但还需要休息,不能拎沉东西,所以这些活就都归了解青谙。 她们刚回来的时候,解青谙对于白萱的过往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白萱看他有兴趣,就给他讲了一些关于自己和禄正川之前的事。 她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属于那种有娘生没娘养的货,寒冬腊月天
没好利索,但还需要休息,不能拎沉东西,所以这些活就都归了解青谙。
  她们刚回来的时候,解青谙对于白萱的过往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白萱看他有兴趣,就给他讲了一些关于自己和禄正川之前的事。
  她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属于那种有娘生没娘养的货,寒冬腊月天里,被师父严离捡到,从此过上了四处漂泊的日子,这种日子过了大概有五六年,严离又收了一个徒弟,就是禄正川,他们这才在郾城安家。
  由于严离是个生活在现在的捉妖师,为了处理大大小小的灵异事件,他从来没在一个地方待着半年以上,而白萱也就跟着她一直漂泊。
  到底郾城后,她们身上的钱加起来不超过一千块,以往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给人看风水,看好了,一次能挣到不少钱,师徒俩就可以很好的生活一阵子,但严离也是个十分不讲究的人,花钱从来都是大手大脚,一点都不知道省着用,这就导致了他们通常是上顿没下顿,严离一个糟老头也就罢了,白萱这个正长身体的女孩跟着他饥一顿饱一顿的,身体发育严重受到阻碍,比同龄的孩子足足小了大半头。
  白萱有时候就经常问严离,问她为什么要四处漂泊,严离没有具体跟她说,就说是答应了一个必须要这么做,白萱对于这些事都不在乎,所以也并没有去深究。
  为了能在这个地方落脚,严离给人家去工地上搬砖,一天一百块,她们很快就租到了一个在禄正川家附近的房子。
  在没有租到房子之前,她们就寄居在桥洞下面,那时候有好心的人要把他们送到救助中心,但都被严离拒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打他遇到禄正川后,他就一改往日大手大脚的臭毛病,开始攒钱了,为了攒钱,他硬是带着白萱在桥洞下蹲了两个月,还好那时候是夏天,要是冬天,他们可能就真的去见了阎王爷了。
  搬新家的第一天,严离叫来了禄正川,那时候的禄正川还是一个眼睛长到了后脑山的中二少年,据师父说,他碰到禄正川的那天,正好是他被一个小鬼纠缠,这小子被吓的吱哇乱叫,差点就将附近的野狗都召来了,严离仿佛天神般从天而降,差点把禄正川砸死,哦,对了,忘了说了,严离是个瞎子,这从白萱记事那天开始就知道了,不过这老瞎子虽然瞎了,但却清晰的能感知外面的一切,搬起砖来毫不费力,仿佛是个正常人。
  由于她们俩当时都是一个德行,所以一直看对方不顺眼,这就直接导致了在搬新家的第一天,直接把刚收拾的屋子拆了。
  严离看着自己的这俩宝贝徒弟,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重新开始收拾,白萱和禄正川打了一架后,看见师父一个老人家佝偻着身子在打扫满地狼藉,他们又开始过意不去了,最后为了谁扫地这个问题又打了一架。
  禄正川是个单亲家庭,据说他的父亲是在他八岁那年被活活气死的,罪魁祸首就是禄正川。
  父亲死后,母亲一个人带着他生活,渐渐的,开始变的喜怒无常,经常打骂禄正川,白萱开始还嘲笑过他,但到最后了解了情况时,她就一直让着这个时而疯疯癫癫、时而乖巧懂事的师弟了,有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他。
  禄正川有时候控制不住的发疯,咬了白萱好几口,但她都没那这当回事,清醒过来的禄正川看到后又十分愧疚,有事没事的就跟她道歉。
  禄正川发疯这个问题,据师父说,是有些毛病的,至于毛病出在拿哪,他也没说,白萱也没问,后来,姜严慢慢的教给了禄正川好几个平心静气的法子,他也渐渐的控住住了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这毛病也没有在犯。
  约么是知道自己小时候是个熊孩子,长大了的禄正川对白萱还是很不错的,白萱在他面前没有也没有什么秘密。
  用姜严的说法,禄正川天生体质弱,容易招来灾祸,所以干什么都需小心,这些年来,他也碰到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故,但有一点奇怪的是,每当他有性命之忧的时候,都会有神秘人前来相救。
  听完这些话,解青谙一把将白萱搂在怀里,亲了亲的额头:“没想到你小时候过的是这种日子,以后有我在,定不会在让你受苦了。”
  白萱靠在他怀里,看着窗外的星星:“也不是很苦,我这些年来其实过的也挺开心的,毕竟没人催婚,不是么?”
  解青谙不由的失笑,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啊,那后来呢,我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见到你师父呢?”
  白萱在他怀里眨了眨眼,促狭的问:“怎么了,这就想见家长了?”
  解青谙听了这话,登时被堵了个哑口无言,他本来就是随口问了一句,但听了“见家长”这话,内心深处不由的就荡起了一丝涟漪,“见家长”好像也不错。
  好在白萱这话也是随口问的:“师父在已经走了好几年了,我和师弟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还是说,他到底......”
  白萱到底还是把最后那“他到底还在不在人世”这句话咽了下去。
  解青谙尽量避开白萱受伤的胳膊,搂着她:“那咱们遇到的那个黑衣女子,就是一直保护你师弟的人吗?”
  白萱在他怀里动了动,选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说:“是,我见过一次,那判官老儿肯定知道一直保护我师弟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要不然他不能费尽心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嘶,我的胳膊,要不是看在他是判官的份上,我早大耳瓜子抽上去了,哎呦,这都一个月了,怎么还不好。”
  解青谙笑了笑,将她搂的更紧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你就消停一段时间,好好休息吧。”
  白萱轻轻的“嗯”一声,没在说话,半晌她她看着外面的星星,又轻轻的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们这个门派,还是有来历的,据说是几百年前传下来的,只不过现在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
  解青谙没有c-h-a话,静静的听她说,“哎呀,”白萱一拍自己的脑门,“我怎么把我们门派的名字给忘了。”
  解青谙:“......”
  他忍住没笑:“好了,忘了就忘了吧,别去想了,等哪天你师父回来,在问他。”
  白萱点了点头,又继续和解青谙讲他和禄正川小时候的故事。
  黑夜里繁星如海,有万家灯火。
  探索白萱和她过去的经历,这是一件很令解青谙高兴的事,就好像,他亲自参与了她的成长。
  解青谙拎着白萱买回来的一堆东西进了门,就发现屋角站着一个人,他皱了皱眉:“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白萱看到此人后,明没有什么紧张,她大喇喇的坐到椅子上,“咱们的生意又来了。”
  解青谙:“你这还受着伤呢。”
  白萱白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你能找打这里,就说明懂得我的规矩,想要我帮你,就必须等价交换。”
  来人听了这话,从y-in影里走出来,短袖加牛仔裤,一身休闲打扮,并没有太刻意的修饰自己,他看着白萱:“我知道,但我现在还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的,只要你帮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白萱吊着一只胳膊懒洋洋的看在椅子上:“先交钱后办事,这是我的原则,万一你跑了,我去哪说理去!”
  来人想了半晌,手腕一翻,自他手中出现了一株嫩芽,他把这颗嫩芽递到白萱面前:“这个给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